【2新加坡人丰盛港失踪】关丹岸边发现独木舟 寻获男失踪者手机证件

2019年08月14日
【2新加坡人丰盛港失踪】关丹岸边发现独木舟 寻获男失踪者手机证件

失踪狮城男女乘坐的独木舟及所有发现的物品,已移交给彭亨州大马海事执法机构。

(丰盛港13日讯)“2狮城人丰盛港失踪”案进入第六天,一名渔民今午在关丹岸边发现证实属于失踪男女的独木舟。

独木舟上,也发现属于男失踪者陈永顺的手机及身份证件。不过,两人仍然下落不明。

位于兴楼的搜救行动中心今午12时30分,接到彭亨州关丹一名渔民通报,声称出海捕鱼回来时,在岸上发现一艘独木舟。

【2新加坡人丰盛港失踪】关丹岸边发现独木舟 寻获男失踪者手机证件

“2狮城人丰盛港失踪案”取得突破性发现,一名渔民在关丹岸边发现证实属于失踪男女的独木舟。

【2新加坡人丰盛港失踪】关丹岸边发现独木舟 寻获男失踪者手机证件

男失踪者家属与找到独木舟的关丹渔夫通话。

渔民声称在独木舟上有一台黄色手机,手机仍有电,他就用手机发送短讯,到手机通讯程式内的家庭群组。

男失踪者陈永顺的家人在场证实收到短讯。

大马海事执法机构柔州主任阿米努丁今午发文告指出,渔民是于今午在距离关丹丹绒哥浪东南方0.6海哩的海域上,发现属于失踪者的独木舟。

【2新加坡人丰盛港失踪】关丹岸边发现独木舟 寻获男失踪者手机证件

潘玉珍及陈永顺失踪前乘坐的独木舟已被发现,在独木舟上也发现了各种随身物品。

【2新加坡人丰盛港失踪】关丹岸边发现独木舟 寻获男失踪者手机证件

在独木舟上发现陈永顺的护照等相关证件。

他说,除了手机外,渔民也在独木舟上发现2袋装了令吉及新元现金的塑料袋、属于陈永顺的新加坡护照、一袋衣服、一张身份证及一把划桨。

他说,发现独木舟的海域与2人在6天前消失的地点,距离约80海哩。

“有关独木舟及所有发现的物品,已于今午移交给彭亨州大马海事执法机构,进行进一步调查。”

阿米努丁指出,随着这项突破性发现,当局将按照新线索,重新部署搜救任务。

稍早前,当局发文告指出,今日共派出122名人员加入搜救行动,且大马皇家警察及海事执法机构各出动一架及两架直升机,在海域上空进行搜救,当地渔民也协助在丰盛港各岛屿附近的海域搜索。

新加坡籍女商人潘玉珍(57岁)和退休律师陈永顺(62岁),上周四(8日)下午5时许在丰盛港附近海域划独木舟时,与13名团员们分散,至今下落不明。

【2新加坡人丰盛港失踪】关丹岸边发现独木舟 寻获男失踪者手机证件

潘玉珍(左)及陈永顺至今仍下落不明。

【2新加坡人丰盛港失踪】关丹岸边发现独木舟 寻获男失踪者手机证件

搜救队扩大搜救范围,当局船只24小时通宵巡逻。

【2新加坡人丰盛港失踪】关丹岸边发现独木舟 寻获男失踪者手机证件

搜救行动进入第五天,搜救队至今未有失踪者陈永顺及潘玉珍下落。

家人感谢搜救队搜寻

对于搜救行动取得突破性进展,女方家属说:“有这样的讯息就足够了。”

目前仍在搜救行动中心的陈永顺和潘玉珍家人,感谢搜救团队的努力搜寻。

另外,潘玉珍的大儿子连日半夜贴文,倒数等候新一天搜索行动开始。

他周一清晨4时,在社交媒体发布即时动态向母亲喊话:“再多4小时,搜救队伍就要再出去找你了。再多4小时,拜托,撑著点。”

【2新加坡人丰盛港失踪】关丹岸边发现独木舟 寻获男失踪者手机证件

儿女陆续发文,盼望母亲早日平安回家。

周二凌晨,他再次发动态说:“已经超过150个小时,但你还好,对吗?”

目前跟父亲同在丰盛港的小儿子彭明毓(24岁)透露,他们连日来都睡不安稳,一直担心着母亲,祈祷母亲安全归来。

大马海事执法机构柔州主任阿米努丁早前指出,搜救行动最多持续7天,但是,若找到一丝线索,或有新消息,搜救团队可能延长搜救行动。

【2新加坡人丰盛港失踪】关丹岸边发现独木舟 寻获男失踪者手机证件

搜救队持续在海上,展开搜救行动。

警查是否涉人为过失

这起意外或涉及人为过失,我国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新加坡一团15人结伴到丰盛港出海划独木舟,岂料途中遇上强风,导致62岁退休律师陈永顺及57岁女商人潘玉珍与众人分散,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警方目前已将此案列为失踪案处理,据了解,意外起因及事发经过,不排除人为过失。

警方消息透露,身为此行主办人的带团领队吴奇伟(译音),正在协助警方调查。

新加坡记者在丰盛港尝试针对协助调查一事询问吴奇伟,但他在记者表明身份后,表示不愿回应。

【2新加坡人丰盛港失踪】关丹岸边发现独木舟 寻获男失踪者手机证件

搜救队持续在海上,展开搜救行动。

团员不知出海须申请准证

完全信任领队,受访团员坦言不知出海必须申请准证,感叹“我们太天真。”

这次行程由大马籍领队吴奇伟主办,他也是新加坡永久居民。

新加坡英文《海峡时报》报导,部分团员参与这次行程之前,并不认识吴奇伟,只听说他策划过许多类似划舟活动。

独木舟团员之一郑先生(56岁,工程师)透露,他受朋友之邀加入,没有多加了解应该做什么。

郑先生坦言,他不知在马来西亚出海必须申请准证,感叹“我们太天真。”

另一名团员王女士说:“我们大家都只是跟着领队,我们很信任主办者。”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