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宜机场38年老租户DFS原来是被“吓走”的

2019年08月28日
樟宜机场38年老租户DFS原来是被“吓走”的

DFS将在明年6月结束在樟宜机场的烟酒特许经营的业务,但还会继续卖奢侈品。(海峡时报)

限著卖、烟更难卖、奢侈品也卖少了、免税店DFS面临三重打击,只能打包走人?

财政部长王瑞杰今年在财政预算案中宣布,随着国际旅行日益频密,为继续确保我国税务机制在这一旅游趋势中保持韧性,从今年4月1日起,入境我国者可携带或购买的免税酒,将从原本的3升减至2升。而烈酒的免税优惠仍限制在一升。

另外从2月18日起,国人、永久居民和旅客,若在新加坡境外逗留少过48小时,购买回国的物品、纪念品、礼品和食品的免税限额,也将从之前的150元缩减至100元;出境超过48小时者,免税限额则从之前的600元减至500元。

从明年7月1日起,所有在本地售卖的烟草产品都得采用统一包装,烟盒上的健康警示图像必须放大,从原本占包装的一半面积增至四分之三。烟盒表层一律得用土褐色,或曾被票选为全球“最丑颜色”的泥棕绿色Pantone 448C。

就是以下这个:

樟宜机场38年老租户DFS原来是被“吓走”的

(卫生部提供)

没想到,新条例还没来得及吓走烟客,其他已生效的条例就已经吓跑了在樟宜机场经营了38年的免税商品店DFS。

今天《海峡时报》最先传出这项重大宣布:

来自香港的DFS决定不再参与樟宜机场的新招标,将于明年6月8日租约到期后,结束在樟宜机场的烟酒特许经营业务。DFS在樟宜机场有18家烟酒商店,分布在四个航站楼,占据8000多平方米的零售空间。

DFS退出的理由简单粗暴,就是在新加坡机场卖烟酒越来越不赚钱。这可不是红蚂蚁乱乱说的,是DFS自己坦白承认的。

DFS在媒体声明中说,该集团作为樟宜机场目前这项特许经营的业者,根据集团对商业环境的独特理解,决定不再继续投标经营。

“具体而言,在地缘政治不明朗的全球背景下,加上(新加坡)有关烟酒销售条例的修改,意味着留在樟宜机场已不再是一个经济上可行的选项。”

这盘帐怎么算呢?

几乎所有回国的新加坡人,抵达樟宜机场后都会到DFS买些酒,有些帮忙朋友代购,有些自己喝。统计局网站的数据显示,2018年,新加坡居民乘坐飞机出境约有836万人次。

在新条例生效后,意味着DFS从每个人钱包中少赚1升酒的价格。据网站标出的价格,视乎你买的是啤酒、葡萄酒还是烈酒,1升酒售价介于40元至300元不等。

蚂蚁粗略算了一下,DFS一年下来,就少赚几个亿啊(40 x 836万 = 3亿3440万)!

这还没加上免税奢侈品以及烟的销售额下降,怪不得作为机场最大且合作最久的租户,大家都以为“打死都不会走”的老租户,出乎预料的地转身打包就走人。

樟宜机场38年老租户DFS原来是被“吓走”的

免税店DFS集团入驻樟宜机场近40年后,将在明年中撤出烟酒特许经营的业务。(联合晚报)

DFS还说,集团是在经过慎重考虑后,决定不竞标在樟宜机场的烟酒特许经营权。

樟宜机场集团去年12月曾透露,DFS免税店集团将通过特许权协议,待目前的经营权在2020年到期后,继续留在樟宜机场内经营多两年,直至2022年4月。

特许权(concession)是指特许人授予受许人的某种权利,相当于给予特定企业特许垄断权。

时隔约半年,DFS免税店集团近期却突然表示,该集团将不会与樟宜机场集团签订延续两年特许权的协议,只是同意将现有的租约延长两个月至2020年6月8日。(不知道DFS撤走前会不会特价甩卖免税烟酒呢?)

有媒体今年5月也报道,DFS免税店集团那时拒绝续约后,曾表示会参与樟宜机场集团6月的公开竞标活动,但最终也没有付诸行动。

就连免税店行业中的龙头老大,也就是来自瑞士的Dufry出席了樟宜机场6月的公开竞标活动后,最终也没参与竞标,是不是和DFS英雄所见略同呢?

料数百人失业

这么大的集团突然撤离,受影响最大的一定不是顾客,而是集团的员工。据《海峡时报》报道,随着DFS免税店的撤离,预计有数百名员工会丢失饭碗,尤其是年长员工和高层人员。

替代DFS的新免税公司应该都会优先考虑聘用年轻员工,再引入自己集团的高层来管理,因此相对来说,DFS的年长员工和高层会比较难被返聘。

在本地的其他分店业务不变

如果蚁粉对DFS情有独钟,很想光顾它们,还是可以到位于在樟宜机场的奢侈品特许经营DFS商店、位于史各士路(Scotts Road)的T广场(T Galleria),以及在新加坡邮轮中心(丹那美拉和港湾)购物。DFS说,这些新加坡分店的业务将照常运作。

樟宜机场38年老租户DFS原来是被“吓走”的

位于乌节的T Galleria仍会继续营业。(海峡时报)

DFS的撤退,连业主都觉得惋惜

樟宜机场集团空侧特许经营部集团高级副总裁张秋云受询时说,“对于他们(DFS)决定退出,我们虽感失望,但会继续与他们紧密合作,确保新业者能顺利接手烟酒的特许经营权。”

张秋云透露,集团已收到多份竞标书,并将开始评估各家业者的提案,希望在今年底之前敲定竞标得主。

所以爱酒爱烟的蚁粉,别担心啦,东家不买买西家咯。

《海峡时报》报道,相信至少有三家公司参加了樟宜机场集团6月份的竞标活动。

它们分别是来自韩国最大的乐天集团(Lotte)旗下的免税店和第二大的新罗免税店集团(The Shilla Duty Free),以及德国旅游零售公司Gebr Heinemann旗下的免税店。

新罗免税店目前已在机场经营化妆品和香水的免税销售。占有先机的它们胜出的几率会不会比较大呢?大家拭目以待。

樟宜机场38年老租户DFS原来是被“吓走”的

新罗免税店集团目前在樟宜机场经营化妆品和香水的免税销售。(互联网)

樟宜机场38年老租户DFS原来是被“吓走”的

乐天集团(Lotte)旗下的免税店。(互联网)

这场竞标活动今年6月4日开始,刚在昨日结束。至于花落谁家,预计今年底会出炉。

樟宜机场38年老租户DFS原来是被“吓走”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