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佳正式起诉王咏生 追讨至少1953万损失

2019年08月29日
百佳正式起诉王咏生 追讨至少1953万损失

百佳公司正式起诉王咏生。

(新加坡28 日讯)艺人赖怡玲的老公遭革职风波出现重大发展,饮品公司百佳(Pokka)正式起诉王咏生,爆出王咏生连同金味集团与亚洲物语的秘密勾当,王咏生的行为疑似违法,百佳要向他追讨至少651万元(约1953万令吉)的损失。

根据《联合晚报》所取得的法庭文件,百佳指王咏生其实是金味集团上市与亚洲物语收购行动的幕后操手,从金味集团取得私利,并且以违法手段托高亚洲物语的公司价值,同时偷偷利用百佳资源,把只有一名职员的亚洲物语变成出产多达27种产品的饮品公司。

百佳称,王咏生的所作所为违反证券与期货法令,对百佳的生意构成损失,因此要向王咏生追讨至少651万元的损失。公司前商务总监陈金华(译音)也被列为答辩人。

百佳企业(Pokka Corporation)新加坡公司与百佳国际(Pokka International),是在上个月入禀法院,案件目前在审前会议阶段。

这起以王咏生(44岁)为“主角”的风波是在一年前爆出,去年9月百佳公司管理层大地震,当时的百佳国际总裁王咏生连同其他部门的高管遭撤职。公司也展开内部审计,并且下令包括王咏生在内的8名职员,不准踏入公司。随后,百佳终止与赖怡玲的代言人合约,结束10年合作关系。

原本的撤职事件进而演变成连锁咖啡店经营者金味集团(Kimly)收购饮品公司亚洲物语(Asian Story Corporation)的轩然大波。

金味集团执行主席林喜烈和集团执行董事谢书强,因收购交易涉嫌违法而被商业事务局逮捕,王咏生也受到商业事务局和金融管理局的调查。

百佳正式起诉王咏生 追讨至少1953万损失

王咏生是艺人赖怡玲的丈夫,他被指以联络赖怡玲为借口,在交出公司手机之前,删除手机里的“证据”。 (档案照)

指与林喜烈只是好友

王咏生否认违法与勾结指控,他称与金味集团的林喜烈只是好朋友,自己只是以私人名义给对方建议如何上市。

根据辩方的说法,王咏生没有在亚洲物语持有利益或股份,也不清楚王家业、谢玲玲与林喜烈和亚洲物语之间的关系。

王咏生称,林喜烈是他的朋友,后者时不时以朋友身份,向王咏生寻求生意上的意见,包括金味上市一事。

事实上,王咏生称,他曾利用与林喜烈的友情,让后者的咖啡店多卖百佳的饮品。而金味集团有自己的法律与金融顾问,来咨询他们有关上市的事情。

他否认与林喜烈等人有任何勾结,也没做过违法的事情。他也对百佳提出反诉,指责对方违反雇佣合约的信任条款,须对他做出赔偿。

王咏生被指是“幕后主谋”

百佳在提呈给高庭的诉方索赔书中指出,自2015年底左右开始,当时是百佳国际总裁的王咏生以“幕后主谋”的身份,开始策划如何让金味集团上市以及收购亚洲物语。

他被指与百佳另外4名职员,包括第二答辩人陈金华与市场营销总监王家业,串谋让百佳与当时只有一名职员的亚洲物语签署生产协议,损害百佳的利益。

之后,王咏生等人被指以一系列手段“强销”亚洲物语的饮品,目的是托高亚洲物语的公司价值,为金味的收购行动铺路。他被指全程隐瞒百佳,没有公开他与金味集团的利益关系,以及他从金味所取得的个人利益。

王咏生被指花上两年的时间,一步步策划与执行金味对亚洲物语的收购行动,而手机简讯证据显示,只要王咏生的计划成功,他就可取得亚洲物语的49%股份。

2009年:

-亚洲物语成立,诉方指该公司一路来只有一名职员,从未自己生产或批发任何饮品。王咏生与王家业(Amos Wang)等人被指有份主导亚洲物语的业务,王家业甚至拥有公司股份。

2015年4月:

-王家业把亚洲物语部分股份转让给一名叫谢玲玲的女士,诉方相信谢玲玲只是挂名持有人,金味集团执行主席林喜烈才是真正的亚洲物语股东。

-同一期间,王咏生开始在幕后布局金味集团的上市,以及金味对亚洲物语的收购行动。

2016年8月:

王咏生被指在罔顾百佳利益的情况下,与亚洲物语签下生产协议,代亚洲物语生产饮品。当时代表亚洲物语签署协议的,竟然是金味集团执行董事谢书强。百佳原本可使用生产线来生产自家产品赚钱,但在王咏生的密谋下,公司资源却给了亚洲物语。

2016年8月至2018年7月:

百佳为亚洲物语开发和生产多达27种产品。诉方指王咏生让亚洲物语借用百佳的品牌,来售卖亚洲物语的产品。

2016年12月:

谢玲玲把亚洲物语的股份转回给王家业。诉方指这么做是为了替金味的收购行动铺路。

2017年3月:金味集团上市。

2017年12月:

手机简讯证据显示,王咏生准备偷偷签署一份咨询协议,若能成功让亚洲物语日后上市,王咏生可获亚洲物语的49%股份。即使亚洲物语在上市前被人收购,王咏生也能取得利益。

2018年7月:金味宣布以1600万元收购亚洲物语。

2018年9月:王咏生被百佳革职。金味随后宣布取消收购亚洲物语。

2018年12月:金味集团的林喜烈和集团执行董事谢书强被商业事务局逮捕,王咏生也受当局的调查。

王咏生被指以各种手段托高亚洲物语价值,包括以免费的百佳饮品,与亚洲物语饮品挂钩出售,以及奖励诱使百佳员工多卖亚洲物语饮品。

诉方在索赔书中指出,百佳饮品的毛利率一般上是21%,但亚洲物语产品只有7%。当有存货卖不出时,王咏生等人指示下属调高亚洲物语的产品预售需求,以解释为何百佳剩下大批亚洲物语存货。

王咏生等人也在百佳公司内推出“亚洲物语奖励计划”,只要销售人手成功推出亚洲物语产品,就可获得奖励。诉方指王咏生等人这么做是在损耗百佳的资源。

诉方也指王咏生等人以高端的百佳饮品,与亚洲物语饮品挂钩,来促进后者的销量。这导致百佳蒙受声誉及金钱上的损失,单是这方面的金钱损失达219万元(约657万令吉)。

百佳下​​令王咏生离开公司,王咏生被指以联络妻子赖怡玲为借口,在交出公司手机之前,删除手机里的“证据”。

根据诉方的索赔书,2018年9月19日,百佳展开革职行动,把王咏生与其他高层人员撤职。王咏生与陈金华都被令交出他们所拥有的公司财产,包括公司手机。

当时王咏生有一台属于公司的“iPhone X”手机,他声称须联络生病的父亲与妻子,结果被发现是趁机删除手机内的简讯。隔天,他再次要求使用手机,这回他被指偷偷删除手机中的“WhatsApp”软件。王咏生当时辩称,他是把手机放进口袋时,“不小心”删除软件的。

百佳前商务总监陈金华则在被革职后,上门要求讨回手机,并声称手机是他的私人财产,不属于公司。他之后请律师出马,取回手机后,疑似把手机重新设定为原厂设置。陈金华日前在提呈给法官的答辩书中否认所有指控。

王咏生辩称,与亚洲物语合作是为了“打击杨协成”,以阻止杨协成大力发展绿茶饮品,对百佳构成竞争。

王咏生通过代表律师在上周提呈答辩书给法院,答辩书中说道:“起诉人旨在骚扰答辩人,令他难堪。”

王咏生解释,百佳向来专攻日本饮料产品,包括茶、咖啡和果汁,除了生产自家品牌饮料,公司也会生产或分销其他代理品牌,如Kickapoo,这些代理品牌必须不与百佳产品有直接竞争,

王咏生称,公司一直想进攻其他种类饮品,例如亚洲华人饮品和有气饮品,却没能成功,理由包括杨协成一直在这些其他饮品种类的领域,以具竞争性的价格站稳市场。

于是,王咏生想借与亚洲品牌的合作来“打击杨协成”,让杨协成专注守护自己的亚洲华人饮料市场占有率,而不是去开拓绿茶饮料市场,因为后者会对百佳带来竞争压力。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