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工作辛苦 调包286行李“报仇” 搬运工Uncle判监20天

2019年11月11日

(新加坡11日讯)嫌搬行李箱工作太辛苦,65岁行李箱搬运工人向主管投诉不果,竟上演了一则“复仇记”,在三个半月内调换286个行李箱的标签,导致航空公司损失4万2346元(约12.7万令吉),他因此被判坐牢20天。

被告郑文家(译音,65岁)被控286项恶作剧控状,控方以其中20项提控,余项交给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他认罪后被判刑。

案发时,被告是樟宜机场雇用的承包商Lian Cheng Contracting的职员,负责在机场第二搭客大厦的行李箱处工作。

嫌工作辛苦 调包286行李“报仇” 搬运工Uncle判监20天

被告郑文家

所有行李箱在运上飞机之前,须经过一台扫描机器的检查,而被告便是负责把行李箱妥当地搬到机器上。

根据控状,被告在2016年11月8日至去年2月6日之间,在樟宜机场把不同行李箱的标签对调。

案情显示,案发两个月前,被告被派驻的扫描机器时不时会发生故障,这时被告就得亲自把行李箱从运输带搬到六米远外的另一个运输带上。

被告觉得每次来回搬运行李箱很吃力,因而向主管抱怨,然而当时承包商的人手有限,主管没有同意增派人手帮忙被告,被告因此心生怨气,决定展开复仇记,把行李箱的标签对调,导致乘客飞抵目的地后收不到行李箱。

新加坡航空公司与胜安航空公司在2016年12月8日至隔年2月初,一共接到268项客户的投诉,至今已对其中221名乘客做出补偿,数额为4万2346元。

庭上揭露,被告在机场行李箱生意这一行做了15年,案发前不久他才刚换工作,因而不想失去工作,才没有直接辞职,而选择进行“复仇计划”,最后因为被告被调到较轻松的工作才停止“调包”。

代表律师指被告患重郁症,恳请法官判他有条件释放或罚款,法官列五点表明病情与案件无关。

代表律师骆维明和邓锦胜求情时表示,被告案发时患重郁症,会经常躲在厕所哭,因而无法控制自己不停调换行李箱标签,以暂时纾解心理压力。

律师也称,东窗事发后,被告一度闹自杀,因而恳请法官判他有条件释放或罚款一万元。

法官今早下判时同意心理医生的观点,并例举五点来说明被告的病情跟案情没有直接关联,这包括被告心理不平衡才导致他犯案、被告行为是经过精心计划、被告病情并不影响工作表现、他被调换工作后停止调包,足见他是有自制能力的。

另外,法官也指被告去年的评估显示病情已获得改善,但他仍一直证明自己被不公平对待,甚至信誓旦旦指若心理医生被上司不公平对待,也会乱医病人报复,足以证明是“复仇心”促使被告犯案,而不是病情。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