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卫“鱼尾狮”的“鹰”——新加坡F-15SG“先进鹰”战斗机小记

2020年03月02日

今年的新加坡航展因为新冠病毒的影响,导致很多厂商取消了参展计划。但是,新加坡空军的当家主力F-15SG依然如期赴约。今天,稀星天外就像和大家聊一下新加坡空军的“先进鹰”战斗机。

进入新加坡空军

过去三十年来,新加坡共和国空军(Republic Singapore Air Force,RSAF)对地攻击部队的主要装备是体量小巧的麦克唐纳 道格拉斯公司(McDonnell Douglas)的A-4“天鹰(Sky Hawk)”攻击机。这些飞机购买自美国海军的剩余库存,后来又升级到了令人印象深刻A-4SU“超级天鹰”标准。装备最多的时候,新加坡空军的三个攻击机中队(第142、143、145中队)以及第150训练中队共拥有约120架A-4攻击机。第150训练中队将A-4SU作为高级教练机使用,直到该型号全部退出现役。

护卫“鱼尾狮”的“鹰”——新加坡F-15SG“先进鹰”战斗机小记

A-4SU“超级天鹰”攻击机在以前的新加坡航展上

1998年,在新加坡计划引进洛克希德·马丁公司F-16C/D逐步替换其A-4SU机队的同时,启动了“下一战斗机替换计划(Next Fighter Replacement Program,NFRP)”。NFRP的入围者包括欧洲战斗机“台风”,达索“阵风”和波音F-15E。它们之间的竞争异常激烈。欧洲战斗机“台风”于2005年4月被淘汰,但这主要是由于欧洲战斗机集团合作伙伴无法承诺向新加坡提供Tranche 2(第二批次)标准的战斗机。事实上,一位新加坡空军的资深飞行员在2013年对媒体特别赞扬了欧洲战斗机“台风”,并暗示如果当时欧洲战斗机集团能够保证提供Tranche 2飞机的话,它很有可能成为NFRP合同的最后赢家,而不是现在的F-15SG

护卫“鱼尾狮”的“鹰”——新加坡F-15SG“先进鹰”战斗机小记

欧洲战斗机集团因为没法确保提供第二批次的“台风”战斗机,使它失去了新加坡NFRP项目的订单

新加坡空军于2005年9月正式宣布F-15成为获胜者,并签署了购买12架F-15SG飞机的合同,同时包括另外八架飞机的选择购买权。这些飞机将在2008年至2009年之间由波音位于密苏里州圣路易斯(St Louis)的工厂进行生产。2007年10月,新加坡空军行使了那八架飞机的选择购买权,在此基础上又额外添加了四架战斗机,使总订单数增加到了24架。

稀星天外注:F-15SG中的“SG”是新加坡英语的国际通用缩写。

“和平卡文”V计划

第一支装备F-15SG的新加坡空军部队是第428战斗机中队“海盗(Buccaneers)”,该部队是2009年11月在爱达荷州芒廷霍姆空军基地(Mountain Home AFB)作为“和平卡文(Peace Carvin)”V计划派遣队的一部分建立的。“和平卡文”V是新加坡空军与美国空军达成的一项为期20年的F-15SG训练合作计划。新的F-15SG机组人员最初的机型转换培训工作则在北卡罗来纳州西摩·詹森空军基地(Seymour Johnson AFB)进行。

护卫“鱼尾狮”的“鹰”——新加坡F-15SG“先进鹰”战斗机小记

新加坡空军的F-15SG战斗机

稀星天外注:Buccaneers特指在西(班牙)属美洲领土海岸活动的海盗。

新加坡空军位于芒廷霍姆的战斗机中队完全融入到了美国空军的现役F-15E“打击鹰(Strike Eagle)”联队中,为新加坡空军人员提供了出色的训练设施和演习机会,如每年定期举行的“红旗”和“战斗弓箭手”演习。新加坡空军还在美国举行全部由自己国家部队参加的“锻造军刀”联合演习。该演习汇集了来自亚利桑那州卢克空军基地(Luke AFB)的“和平卡文”II计划派遣队的F-16C/D战斗机,来自“和平前锋(Peace Vanguard)”计划派遣队的AH-64D“长弓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和来自“和平牧场(Peace Prairie)”计划派遣队的CH-47SD运输直升机。

护卫“鱼尾狮”的“鹰”——新加坡F-15SG“先进鹰”战斗机小记

2019”锻造军刀“演习宣传画,可以看到包括了F-15SG、F-16C/D、AH-64D、Heron 1无人机和A330MRTT加油机

F-15SG创造了新加坡空军历史上许多里程碑,包括根据美国外国军事销售(Foreign Military Sale,FMS)协议首次发射AIM-9X“先进响尾蛇”导弹。可能和大多数人的看法相反,第428战斗机中队的绝大多数飞行员都是战备飞行员而非训练飞行员。它作为一支作战中队位于爱达荷州的基地,目的是最大限度地利用新加坡根本无法获得的设施。

F-15SG“先进鹰”战斗机

在沙特皇家空军的F-15SA出现之前,新加坡的F-15SG战斗机是地球上最先进的量产型F-15战斗机。它装备了雷声公司研发的AN/APG-63(V)3多模有源(主动)相控阵雷达,并且与韩国F-15K“撞击鹰(Slam Eagle)”一样,在左发动机进气道下方挂架上携带了一具AN/AAS-43“虎眼(Tiger Eye)”红外搜索与跟踪(Infra-Red Search and Track,IRST)吊舱,和它一起还有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开发的AN/AAQ-33“狙击手XR(Sniper XR)”瞄准吊舱。而与其他“打击鹰”战斗机一样,F-15SG在右发动机进气口下方保留了AN/AAQ-13导航吊舱。

护卫“鱼尾狮”的“鹰”——新加坡F-15SG“先进鹰”战斗机小记

这张F-15SA战斗机的图片显示了”虎眼“IRST吊舱(上)和”狙击手XR“瞄准吊舱的挂载方式,F-15SG与次相同

F-15SG是第一架在座舱盖后加固筋下方安装了两个整流罩的“鹰”式战斗机,并且延长了两个垂直尾翼后缘根部的整流罩,以安装雷达告警接收器模块。据报道,机舱盖下方整流罩仍然是空的,但已为将来安装红外导弹告警接收器做好了准备。双座型F-15SG座舱内的航空电子设备由霍尼韦尔(Honeywell)公司的先进显示核心处理器(Advanced Display Core Processor,ADCP)驱动,从而实现了更快的处理速度和较低的维护成本。座舱显示屏包括L3哈里斯(L3 Harris)公司的高分辨率平板前上控制(Flat-Panel Up-Front Control,FPUFC)显示器,以及前部的罗克韦尔·柯林斯(Rockwell Collins)公司的多功能彩色显示屏和宽视场抬头显示器(Head-Up Display,HUD),所有这些设备都与夜视镜兼容。由数据链路方案公司(Data Link Solutions)安装的F-15SG多功能信息分配系统低带宽终端(Multifunctional Information Distribution System - Low Volume Terminal,MIDS-LVT)提供了Link 16数据链,可以和所有新加坡空军战术飞机互联,包括G550保型空中预警(Conformal Airborne Early Warning,CAEW)飞机。

护卫“鱼尾狮”的“鹰”——新加坡F-15SG“先进鹰”战斗机小记

这张艺术家创作的F-15SG画作可以看到机舱下方的整流罩和垂尾根部延长的整流罩

像所有当代“鹰”式战斗机一样,飞行员和武器系统操作官都可以佩戴由视觉系统国际公司(Visual Systems International,VSI)制造的“联合头盔安装提示系统(Joint Helmet Mounted Cueing System,JHMCS)”。该系统与AIM-9X相连以实现大离轴角(High-Off-BoreSight,HOBS)目标瞄准能力。尽管两名机组人员都可以使用该系统,但到目前为止,尚未确认武器系统操作官可以完整使用F-15SG的航空电子设备。

在韩国F-15K“撞击鹰”之后,新加坡空军成为了第二个采购通用电气F110-GE-129C发动机装备其“鹰”式战斗机的客户。它们都认为通用电气的发动机比普惠公司同级别F100系列发动机更好。

F-15SG的武器

作为F-15SG计划的一部分,美国以9.62亿美元的价格向新加坡提供了一系列空射弹药,为新加坡空军的武器库增添了许多新武器。其中包括能够攻击地面移动目标的GBU-28B(V)1/B和GBU-54(V)1/B激光制导“杰达姆”联合直接攻击弹药(Joint Direct Attack Munition,JDAM)。它们在2015年的“锻造军刀”演习期间展示了巨大的战斗力。当时,四架“海盗”中队的F-15SG战斗机在一架以色列“苍鹭(Heron)”1无人机的合作下发动对地攻击,击中了六个移动目标。新加坡空军还获得了雷声公司的AGM-154A-1/C联合防区外武器(Joint Stand-Off Weapon,JSOW),但没有进行过任何公开展示。在一系列公开展示的外挂配置中,包括12枚混合搭载的JDAM和GBU-12“铺路石(Paveway)”II激光制导炸弹,在保形油箱的每一侧各带六枚。而在机翼挂架下,可各挂载一枚2000磅级别的GBU-10“铺路石”II炸弹。

除了AIM-9X Block II“先进响尾蛇”导弹,F-15SG还可以使用AIM-120C-5/7先进中程空空导弹(Advanced Mid-Range Air-to-Air Missile,AMRAAM)。在空中优势方面,F-15SG最多可携带8架AIM-120导弹。F-15SG还在2017年中期获得了2000磅级GBU-31 JDAM的认证,并且已成功在“锻造军刀(Forging Sabre)”演习和后来在澳大利亚的“漆黑(Pitch Black)”演习中使用。

尽管尚未得到官方确认,但F-15SG可能与F-15K一样,具有发射AGM-84“鱼叉”反舰导弹的能力。新加坡空军的武器库中已经拥有“鱼叉(Harpoon)”导弹,并在其福克(Fokker) 50海上巡逻飞机上使用它们。

护卫“鱼尾狮”的“鹰”——新加坡F-15SG“先进鹰”战斗机小记

F-15SG在新加坡航展上展示其可以携带的武器,可以看到AIM-9X、AIM-120C和一众炸弹

一个数字游戏

新加坡“鹰”式战斗机部队的部署和使用历来是个秘密。新加坡国防部一直小心翼翼的呵护着F-15SG的秘密。根据外国军售编号显示,新加坡购买了24架F-15SG战斗机。 但是,根据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注册记录和网上公开的武器转让数据显示,新加坡还分别在2010和2014年通过直接商业销售渠道购买了另外两批F-15SG,每批八架飞机。这样,新加坡空军总共获得了40架F-15SG战斗机,然而那两批额外的飞机从未得到新国防部的正式确认。

第一批部署在新加坡本土的F-15SG战斗机于2009年4月到达帕亚·利巴(Paya Lebar)空军基地,加入了第149“褐耳鹰(Shikra)”中队。这恰好与新加坡空军削减其F-5ST机队规模同时发生。当时,“褐耳鹰”中队为了接收新的F-15SG,已经退役了其“虎(Tiger)”ll战斗机。

同时,驾驶F-15SG的飞行员在转移到芒廷霍姆空军基地加入“和平卡文”V计划之前,都在西摩·詹森空军基地接受培训。第149个中队于2013年9月19日宣布形成了完全作战能力(Full Operational Capability,FOC) 。该中队负责执行新加坡空军所需承担的全部作战任务,也包括对海打击任务。

新加坡空军于2016年中旬将第142“格里芬(Gryphon)”中队作为其第二支部署在本土的F-15SG战斗机部队。作为之前装备A-4SU的飞行中队,“格里芬”也驻扎在帕亚·利巴基地,现在是一支具有机型转换部队与作战部队双重角色的战斗机中队。它从已经成为纯战斗中队的第149中队继任了飞行员培训角色。根据一名新加坡空军资深军官的说法,训练一名新的F-15SG飞行员以达到可执行多任务战斗标准需要6到8个月的时间

第142中队已经向美国在关岛的安德森空军基地(Andersen AFB)部署了6架F-15SG战斗机,与驻日本嘉手那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第40战斗机中队的F-15C战斗机一起进行双边训练。

一支区域空军

新加坡空军已将其F-15SG作战理论与美国空军的作战理论紧密结合。2016年9月,两名飞行员和一名武器系统操作官从新创立的战斗机武器教官课程毕业。该课程大量参照了美国空军位于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Nellis AFB)的武器学校课程,专门用于满足F-15SG部队的需求。尽管拥有了自己的战斗机武器教官培训计划,但新加坡空军认为“和平卡文”V计划在芒廷霍姆基地举办的类似课程可以从美国空军获得宝贵的知识转移。这些教官负责中队战术,作战发展和日常飞行标准的制定。

尽管已经有10年的历史,但新加坡空军尚无计划立即为其F-15SG机队增加新功能或对其进行升级。相反,新加坡空军计划进一步加深其战术知识的深化,以提高现有F-15SG的战斗力。同时,新加坡空军的F-16已经处于中期升级之中,获得了新的雷达、武器和Link 16数据链。这旨在开创一个可以和新加坡“鹰”式战斗机协同作战,达到1+1>2的新时代。

放眼未来,未来之路已经成形,新加坡空军最老的F-16将于2030年以后被新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F-35所取代。这种替换计划很可能是F-15SG机群重大升级的催化剂。对于新加坡空军来说,可能也可以像美国空军F-15EX和F-35A组合一样,打造一支在东南亚地区强大而令人羡慕的“鹰”加“闪电II”未来战斗机组合。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