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外籍劳工宿舍成抗疫盲点 新加坡付出高昂代价

2020年05月14日
外媒:外籍劳工宿舍成抗疫盲点 新加坡付出高昂代价

外媒称,新加坡约90%的新冠病例与拥挤的外籍劳工宿舍有关,这些宿舍是政府在此次危机管理中的一个盲点,为此新加坡为应对抗疫形势倒退付出高昂代价。

据德新社吉隆坡5月13日报道,新加坡卫生部当地时间13日报告了675例新增新冠感染病例,境内累计感染人数达到25346人。这个富裕城市国家的几乎所有病例都出自低收入外籍劳工——12日的数据显示,共有22334例病例为劳工宿舍感染病例。

另据美联社吉隆坡5月12日报道,在两名室友被诊断出新冠病毒阳性的几周后,穆罕默德·阿里夫·哈桑说,他仍在等候检测。这名28岁的孟加拉国建筑工人正在新加坡的外籍劳工集体宿舍里隔离。他说自己并不太担心,因为他和另外8名室友都没有任何症状。

在新加坡这个人口不到600万的东南亚城市国家,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在两个月内增加了100多倍——从3月中旬的226人增加到了近2.5万人。不过,这些感染者中只有约20人死亡。

报道称,这么大规模的第二波疫情令新加坡措手不及,暴露出在卫生危机中忽视边缘群体的危险。尽管有人早在今年2月就曾对此类宿舍拥挤且通常不够卫生的居住环境发出过警告,但政府直到上个月病例激增之前都不曾采取行动。

报道认为,新加坡的疏忽是一个代价高昂的错误。这一疏忽也凸显出新加坡大量低收入外籍劳工的待遇。他们在经济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却生活在不可能保持社交距离的边缘环境中。

报道称,新加坡曾在危机初期凭借细致入微的接触者追踪和检测措施赢得全球赞誉。如今,为遏制当前的问题,它迅速采取行动,将外籍劳工宿舍暴发的疫情与当地社区的疫情分开处理。这一政策被一些人批评为歧视性政策。

4月7日,新加坡政府关闭了全岛的学校和提供非必要服务的工作场所。

与此同时,所有建筑工地和宿舍都被封锁,外籍劳工大都被限制在自己的房间里。在必要服务部门工作的逾1万名外籍劳工被转移到较为安全的地方以减少拥挤,同时还加大了检测范围。

阿里夫所在的集体宿舍区位于新加坡东北部,如今警察已实施24小时巡逻。

曾与10名劳工共住一屋的阿里夫说,虽然两名室友确诊,但他还没有得到检测,因为宿舍区数以千计的劳工可能都需要检测。不过,新加坡先进的医疗条件和相对低的死亡率让他感到安心。

报道指出,新加坡曾经只是世界地图上一个不起眼的小红点。它依靠海外劳工修建基础设施,帮助自己成长为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大约140万海外劳工生活在这个城市国家,占全国劳动力的38%。

据报道,大约25万外籍劳工生活在43个由私人经营的大型宿舍区,这些宿舍区分布在新加坡的郊区,远离炫目的摩天大厦和奢华的商场。工人们睡在双层床上,每间卧室通常住12个人,最多的住20人,人均居住面积为最低标准4.5平方米。

报道称,从上个月开始,政府公布的确诊数据把外籍劳工确诊人数与整体人口的数据分开。尽管外籍劳工确诊人数继续增加,但本地人群的确诊数量已经下降。政府计划从5月12日开始逐步恢复经济活动,6月1日起解除全岛限制,急于展示它已经挽救了局势,相关措施已经见效。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庆文说,政府试图把在外籍劳工中暴发的疫情单独拎出来,告诉人们它正在应对这一疫情,而大多数本国居民没有必要过于担心。

他说:“不能忽视的一点是,从更大的(政府的)视角看,新加坡的疫情暴发了两次。”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