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新国获收容 恶汉竟虐打继姐

2020年06月24日

(新加坡24日讯)大马疫情期间锁国回不了新山,65岁的继姐姐好心收留56岁男子让他暂住,结果10天来被他又打又骂,还一度用戴满宝石戒指的手将她打得浑身是伤。

继姐姐虽遭非人对待,但她因为精神状况不好,只能默默承受,直到男子的另一名继姐姐发现恶行后,报警将他逮捕。

被告祖奇非(无业)面对两项蓄意伤害弱势人士的罪名,昨天承认其中一项罪名,另一项交由法官一并考虑后,被判坐牢8个月。

庭上揭露,祖奇非是新加坡人,但住在新山,时常来往两地。今年3月16日,大马因为疫情下令锁国后,他无法回到新山的住家。

祖奇非两名继姐姐原本同住,其中一人去年搬去与父亲同住,以照顾跌倒的父亲。

自大马锁国后,祖奇非无家可归,父亲和继二姐同意让他留宿。

继大姐后来听说妹妹遭被告家暴,在3月26日探访,发现妹妹鼻青脸肿,浑身是伤。

原来祖奇非虽然知道继二姐有精神问题,10天来为各种小事打骂她。他曾经用满手戴着宝石戒指的手挥拳打她,还拿出皮鞭抽打她。

继二姐被送院后,医生发现她浑身都是淤伤,头部面部也都有不少的伤痕。

滞留新国获收容 恶汉竟虐打继姐

(图:示意图)

“我的水在哪里?!”“我是个流氓!”男子把继姐姐当佣人使唤,庭上声称:“我只记得一部分。”

案情显示,继大姐发现被告恶行后,趁祖奇非回到房间时,偷偷拿出手机报警,警方因此碰巧录下了他骂继二姐的部分内容。

他当时以马来语呼喝说“我的水在哪里?”,接着还说“我是个流氓!”

主控官指出,被告罪行太过恶劣,以怨报德,在明知对方无法求助或还手的情况下,长期虐待收留他的继二姐。

被告没有代表律师。他求情时,声称不记得一部分的事情,但承诺不会再犯,请求法官从轻发落。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