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返马人潮爆增·等逾24小时检测冠病·员工乱丢整叠号码牌 叫马劳先抢到先检测

2020年07月24日
狮城返马人潮爆增·等逾24小时检测冠病·员工乱丢整叠号码牌 叫马劳先抢到先检测

周四(23日)从狮城返马的人倍增,过程既遥远又艰辛。

报道/林金兰

(新山24日讯)政策U转,人潮倍增,从新加坡回返马来西亚家园的道路更添煎熬!在新加坡从事网络设计的青年从昨早7时许从狮城出发后至今早11时才回到位于新山的家,历经了逾24小时的折腾。

狮城返马人潮爆增·等逾24小时检测冠病·员工乱丢整叠号码牌 叫马劳先抢到先检测

一名工作人员在派发“鼻咽拭子检测”号码牌时,被指相当儿戏,竟把整叠号码往天空抛散,叫大家去抢。

巫裔员工号码牌抛空命检测者抢

这位洋名作“威廉”的华裔青年(28岁),也向星洲日报揭露,在筛检的过程中,有一名工作人员在派发鼻咽拭子检测的排序号码牌时相当儿戏,竟把整叠号码往天空抛散,叫大家去抢,并称“幸运者”就可拿到较前面的号码。

后来,发现跌落地面,没人捡的号码太多,相信是无法向上头交待,这名工作人员竟又叫大家重选在地上的号码。

检测者忍耐员工儿戏态度

威廉说,现场排队的数百人见状,内心气愤不已,觉得那不仅儿戏,也很浪费时间和不卫生,但为尽快完成检测,不节外生枝,大家唯有忍下来。

这事发生在政府指定的鼻喉拭子检测地点,即新山乌达新镇的大马生产力机构(MPC)。当时众人在机构外的路边排队。

该名巫裔工作人员年约40岁,身穿橙色汗衫和蓝色外套、蓝色长裤。虽有戴口罩,但对列队人士发言时,不时拉下口罩。

针对上述工作人员的行径,柔佛州卫生局长阿曼答复本报的询问时表示,将会展开调查。

排了7小时队伍

忆述过去惊心的24小时,威廉指出,他昨早8时离开新加坡关卡,于8时20分徒步走到新柔长堤,当时的人龙已从新山关卡延伸到半桥上。

人群中,包括孕妇、老人和小孩,大家都顶着烈日在桥上苦等,队伍移动缓慢。

期间,有巡逻的官员发现人群中有孕妇,便将孕妇带往特别通道,丈夫欲陪同照顾但被阻,两人唯有万分不舍道别。

一直到下午4时,排队足足7个小时,威廉终于来到新山关卡,用手机扫描登记、量体温、缴交60令吉,而后被“收走”护照。

接着,他排队上巴士,被载往政府指定的地点(新山乌达新镇的大马生产力机构,MPC),以等候进行鼻喉拭子测试。

现场等候的人相当多,人群按抵达时间分批上巴士,官员手拿数个盒子,每盒装着逾20本护照,叫到名字的人上前领护照,才可上巴士。

由于昨日返马人潮爆增,巴士上起初每隔一座位坐一人,惟到了晚上,因人群过多,唯有全车位子坐满了才开。

轮到他上巴士时已是晚上8时。巴士行走了10分钟后抵达MPC, 他原以为可在晚上10时之前可以返回距此约20公里的家。 岂料,这才是恶梦开始。

众人被安排站在该机构外的路边排队等候,直至晚上近11时,才拿到鼻喉拭子测试的号码,并获准排队,按SOP程序进入礼堂。

狮城返马人潮爆增·等逾24小时检测冠病·员工乱丢整叠号码牌 叫马劳先抢到先检测

众人坐在礼堂内等待鼻喉拭子测试,或等待报告出炉,有的人从晚上等到天亮。

在礼堂这里,有逾11名医护人员进行鼻喉拭子测试,另有数名医生负责取样本化验。

威廉是在凌晨3时进行鼻喉拭子测试,随后与其他人坐在礼堂内等候报告。化验报告最终在今早10时30分出炉,回到家已是上午11时。

他说,一些医护人员工作至凌晨,已筋疲力尽,因此,凌晨6至早上8时暂停了2个小时的拭子检测工作。

他能了解医护人员的辛苦,惟觉得当局在管理上出了状况,在预知昨日返马人潮将爆增情况下,应增派更多医护人员进行拭子检测工作,同时增加检测站地点。

多人强忍饥饿干渴

逾24小时的过程中,许多人强忍着饥饿干渴。临走之前,他看见一名逾70岁的巫裔妇女还在苦等报告,一夜未沾水,他把仅剩的一瓶未喝的水,给了妇女。

询及为何选在昨日返马,威廉说他是家中独生子,很挂念父母。他在新加坡从事网络设计,之前因手中个案还未完成,大马网速不给力,而未能返马。最近刚完成个案,于是赶紧返家。

狮城返马人潮爆增·等逾24小时检测冠病·员工乱丢整叠号码牌 叫马劳先抢到先检测

返马人士提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在等候上巴士。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