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变客工临时宿舍 女经理与业主意见不合大战开撕

120天前     1,431
工厂变客工临时宿舍 女经理与业主意见不合大战开撕

兀兰工业区内一个空置单位被用作临时宿舍,在6月期间还曾安置过确诊客工,引起隔邻装修厂女经理不满。但业主回应称一切合法,反咬女经理拖欠半年租金,还偷偷住在厂内。

装修厂女经理洪小姐向《8视界新闻》透露,隔壁的空置单位原本是修车厂,业主在4月份的阻断措施期间,因为楼上的客工宿舍空间不足,就将隔壁单位改造成临时宿舍(Temporary Living Quarters)让客工住宿。

洪小姐在6月1日解封后恢复上班时,还看见客工住在临时宿舍里,这期间也曾见过救护车,以及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进出,而这一切距离她仅一墙之隔,令她担心自己的安危。

洪小姐表示,兀兰工业区的物业管理人员之前会向商业租户更新区内客工宿舍的情况,简讯内容包括感染群的总病例,以及每日在临时宿舍接受隔离的客工人数。

她收到的最后一则信息在6月3日发出,内容显示,当时一共有三名确诊2019冠状病毒的客工就住在隔壁的临时隔离宿舍,之后就再也没有收到更新简讯。

洪小姐表示,截至昨天(29日)临时宿舍大约有七张床位,有一名客工居住,但该名客工今天(30日)早上已经离开了。据她说,业主并没有计划搬空,反而将单位租给一名商业租户用作客工宿舍。

洪小姐认为,商业单位并不适合客工居住,她曾多次向物业管理人员表达意见,对方则回复,建设临时宿舍已获人力部批准。

洪小姐已就此事向人力部查询,目前仍在等待回复。

工厂变客工临时宿舍 女经理与业主意见不合大战开撕

物业管理人员:欠租还告状 感觉“背后捅刀”

针对洪小姐质疑为何将单位改造成临时宿舍的问题,兀兰工业区物业管理人员陈先生接受《8视界新闻》询问时解释说,客工宿舍在4月暴发疫情时,所有确诊客工都被送往隔离中心,但在6月初时,大约有三名病患却因为无法获得及时的安排,因此才特别将商业单位改造成临时宿舍。他们在临时宿舍住了约20多天,后来被送入隔离中心。

陈先生补充说,工业区仍有其他空置单位,但只有装修厂隔壁的单位有独立厕所,适合改造成临时宿舍。在疫情暴发后,工业区也已封锁了三个侧门,仅保留主要的出入口,所有人员进出,包括顾客和咖啡店的食客都需要量体温和实行安全措施。

他多次强调,建设临时宿舍的工程获得当局的批准,每次客工进出都会进行彻底消毒和清洁工作。他明白洪小姐的不满,但“难道客工不是人吗?”,并称出租和改造单位是业主的权利。

此外,他也揭露,洪小姐任职的装修工厂欠租半年,在阻断措施期间她回不了马来西亚的家,于是和丈夫一同住在工厂内,业主虽然知情但并未与他们计较,现在反过来遭到指责,让他直言感觉像是“背后捅刀”。

陈先生表示:“其实业主也说了,如果他们在这里做得不开心,住得不开心,可以搬走,把这半年来欠下的租金还清。”

贸工部在受询时表示,只要符合标准,该工业区可向人力部申请改造成可居住的空间,一旦获得批准,就可以合法住宿。

《8视界新闻》也已向人力部发出询问,目前仍在等待回复。

若无新病例 8月初料列“安全宿舍”

事件中的客工宿舍位于兀兰工业园E5,是一间工厂改建宿舍(factory-converted dormitories),地面层是商业单位,二楼和三楼为客工宿舍,原先由SJ Dormintory经营,合约在今年2月到期后,改由Alliance Dormintory接手管理。

这座客工宿舍曾在4月暴发冠病疫情而被列为感染群,截至7月26日共有228起病例。根据人力部网站,它目前尚仍未列“安全宿舍”。

陈先生表示,人力部官员30日早已告知,如果没有新确诊病例,预料会在8月初将此客工宿舍列为“安全宿舍”。

工厂变客工临时宿舍 女经理与业主意见不合大战开撕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