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航空也撑不住了 “互惠绿色通道”将成航空业的救命稻草

2020年08月05日
廉价航空也撑不住了 “互惠绿色通道”将成航空业的救命稻草

各国因应疫情实施严格的边境管控,导致全球航空业陷入严冬。(海峡时报)

作者 李国豪

转眼也有近半年时间,全球各大机场的航班看板不再如过去一般,忙碌地交替显示著各式航班资讯了。

航空业在疫情冲击下的日渐凋零,除了让我国交通部长王乙康语重心长发出新加坡航空枢纽地位不再是“理所当然”的警讯,也导致国人引以为傲的新航陷入史上最大亏损,股价跌破近21年来心底的窘境。

在长堤另一端,本区域规模最大的廉价航空,标榜“现在人人都能飞”(Now Everyone Can Fly)的亚洲航空(简称亚航)陷入财政危机的传言,也给了许多热爱乘搭廉价航空出游的旅客一记当头棒喝。

廉价航空也撑不住了 “互惠绿色通道”将成航空业的救命稻草

樟宜机场一片惨白的航班看板。(联合早报)

新马两国近日达成共识并公布详情的“互惠绿色通道”,对本区域萎靡不振的航空业或许将成为相关航空公司的救命稻草。

两国政府宣布透过“互惠绿色通道”互访新马两地的公务及商务旅客最快可在8月17日启程后,今年首季亏损8亿零384万5000令吉(约2亿622万5000新元)的亚航很快抓住了这块汪洋中的浮板,宣布恢复包括新加坡——吉隆坡航线在内的新马航班。

亚航在文告中指出,该公司将重启往返于新加坡及吉隆坡的每日航班,同时也将恢复新加坡与槟城、亚庇、古晋、怡保的每周航班。

针对允许公务及商务旅客在新马两地展开跨境旅行的“互惠绿色通道”,亚航表示欢迎。

亚航总裁东尼费南德斯(Tony Fernandes)强调,“互惠绿色通道”虽然只是第一步,但对两国重启经济却是最至关重要的。

廉价航空也撑不住了 “互惠绿色通道”将成航空业的救命稻草

亚航宣布即将重启来往新加坡及吉隆坡的航班。(互联网)

两国已和新加坡开展“互惠绿色通道”

无独有偶,我国交通部长王乙康早前也曾强调,政府将透过与疫情受到控制的国家商讨以“互惠绿色通道”的方式逐步恢复跨境旅行,以挽救本地岌岌可危的航空产业及航空枢纽地位。

目前,新加坡与马国及中国部分省份已开始实施了“互惠绿色通道”。

同时,我国及马国也针对在对岸工作的新马公民作出了“周期性通勤安排”。

“互惠绿色通道”及“周期性通勤安排”在执行相关检疫规定,如进行冠病拭子检测的情况下,部分放宽跨境人员的入境限制,包括减少或豁免居家通知的天数

和只允许申请入境者从兀兰及大士关卡入境的“周期性通勤安排”不同的是,“互惠绿色通道”允许跨境人员利用新马两国的机场通行,对于陷入寒冬的航空产业可谓是货真价实的救命稻草。

廉价航空也撑不住了 “互惠绿色通道”将成航空业的救命稻草

我国外交部长维文(左二)及马国外交部长希山慕丁(右二)日前在新柔长堤会面商讨松绑两国边境限制的细节。(马国外交部)

樟宜机场及新航皆受疫情冲击

根据航空数据公司Cirium最新的调查报告,新加坡樟宜机场停飞的班机数量在全球机场中排行第九,共有124架飞机目前在樟宜机场的停机坪上“动弹不得”。上述数字并不包括新航在其他机场长时间停放的班机数量。

我国统计局的数据则显示,樟宜机场今年6月的乘客量只有4万8241人次,比去年同期约582万人次相比锐减99.2%。

为了节约成本,新加坡交通部也宣布樟宜机场第二搭客大厦从今年5月开始暂停营运18个月。

航班数量亦比去年6月的3万1391趟班次大幅减少84.8%。

由于新加坡腹地限制,只能执行国际航班的新航更明显感受到冠病疫情的打击。

新航4月至6月季度的客运量只占冠病疫情之前的5%,而该集团截至6月30日的第一季度净亏损为11.2亿新元。

新航日前也宣布从8月1日所有雇员减薪至少一成,管理层的减薪幅度最高达35%,同时开放符合条件的地勤人员和机师申请提早退休。

廉价航空也撑不住了 “互惠绿色通道”将成航空业的救命稻草

樟宜机场共有124架飞机停飞。(欧新社)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日前预测全球航空运输量要到2024年才会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

但与其坐以待毙,尽可能在符合防疫标准及卫生安全的情况下逐步放宽边境限制,恢复国际旅游才能解救航空业于水深火热之中。

如何为航空业争取喘息的空间,以及保住本地航空枢纽的地位,就有赖于新加坡政府能多快与更多国家达成类似的“互惠绿色通道”,以及制定出能在疫情期间允许双方旅客入境彼国工作及旅游的“安全出行配套”了。

廉价航空也撑不住了 “互惠绿色通道”将成航空业的救命稻草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