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无天!妹妹新国欠钱 阿窿烧新山姐姐家

2020年08月28日

无法无天!妹妹新国欠钱  阿窿烧新山姐姐家

新加坡大耳窿3度派人上门泼漆,还留下大字报,要欠债人马上与他们联系。

(新山28日讯)六旬单身妇在新加坡欠债,连累住新山的胞姐遭殃,有家归不得!

退休人士许女士(65岁)和家人原本住在武吉英达花园,但因妹妹许美珍(60岁,单身)向新加坡大耳窿借贷未还,招惹大耳窿3度派人上门泼漆追债,更在大门口放火,让她一家有家归不得。

大耳窿分别在今年6月12日、28日及本月19日上门泼漆,在第二次上门泼漆时更纵火,幸火势在大门口燃烧一阵后熄灭。

无法无天!妹妹新国欠钱  阿窿烧新山姐姐家

大耳窿连续上门泼漆骚扰,令事主一家人有家归不得。

大耳窿跑腿也拍下纵火过程,发给事主在新加坡工作的儿子,同时留下大字报和一组新加坡的手机号码。

许女士今日在丈夫陈先生(65岁,退休人士)及马华埔莱区会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陈星明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吁大耳窿勿再上门骚扰她们一家。

她说,胞妹在新加坡担任书记多年,多年来都是住她家付房租,每天往新两地;直至今年3月政府实施行动管制令,妹妹才转到新加坡租房。

(受访者提供)

无法无天!妹妹新国欠钱  阿窿烧新山姐姐家

新加坡租的房子,也遭到大耳窿泼漆追债。

她相信胞妹向大耳窿借贷时,曾留下她在武吉英达的住址和儿子的手机号码。

“在大耳窿首次上门讨债前,我儿子已接到大耳窿的骚扰电话,他还劝我们搬走,隔天大耳窿就找上门。”

许女士住家被泼漆当天,妹妹位于新加坡的住家也被泼漆,妹妹也有报警。

“我和家人之后曾尝试联络妹妹,但无法联系上,所以我仍不知妹妹为何向大耳窿借贷。”

她说,妹妹不曾有欠债记录,至于妹妹目前是否还有上班,她也不清楚。

无法无天!妹妹新国欠钱  阿窿烧新山姐姐家

陈星明(左起)陪同许女士及陈先生召开记者会,希望大耳窿冤有头债有主,不要再上门骚扰。

无法无天!妹妹新国欠钱  阿窿烧新山姐姐家

大耳窿除了泼漆外,还在大门口放火恐吓事主,猖狂的大耳窿也把过程都录下。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