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力部数据道出真相:新加坡人近十年分到的PMET大饼变少了

2020年09月16日
人力部数据道出真相:新加坡人近十年分到的PMET大饼变少了

行动党议员郑德源日前在面簿公布一组他向人力部索取的我国PMET相关数据。(海峡时报)

作者 李国豪

知道蚁粉还有没有印象,今年年初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曾为了要求政府公布过去六年本地新增就业人口中,究竟“有多少人是新加坡公民,又有多少人是永久居民”,而与贸工部长陈振声在国会针锋相对?

陈振声当时拒绝给出答案,只含糊地表示本地就业人口任职专业人士、经理、执行员与技师(PMET)的比率达到约57%。

有关国人和外籍员工在本地PMET工作上的竞争,在大选后的新一届国会里,再度成为热门话题。

不知是身在执政阵营比较好办事,还是事过境迁氛围不一样了,人民行动党的先驱单选区议员,同时也是全国职工总会助理秘书长的郑德源,日前向人力部要到了这份毕丹星“思思念念”的数据!

人力部数据道出真相:新加坡人近十年分到的PMET大饼变少了

人民行动党先驱单选区议员兼全国职工总会助理秘书长郑德源。(国会视频截图)

而且,似乎比当初毕丹星要求的数据还来得详尽,因为当局一给就给了十年的数据,当中还包含了近来大家最关注的问题:

有多少外国人在本地从事PMET的工作?

郑德源上星期天(9月13日)晚上在个人面簿贴出了人力部给他的完整数据。

表单涵盖了2010年至2019年本地PMET工作中,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以及非居民(即外籍人士)的各别人数。

表格长这样……

人力部数据道出真相:新加坡人近十年分到的PMET大饼变少了

嗯……很复杂,红蚂蚁懂你,太多数字容易使人迷失。

我们来一步步拆解。

从事PMET的新加坡公民增加了25万多人

人力部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国2010年从事PMET的总人数将近125万,2019年这个数字则来到170多万,意味着我国近10年来增加了约45万份PMET工作。

其中,从事PMET工作的新加坡公民从2010年的80万2000人,增至2019年的105万3000人,10年间约莫增长了25万1000多人。

在同一时期,新加坡公民的人口则从2010年323万零719人,增至2019年的350万零940人,前后增加了27万多人。

人力部数据道出真相:新加坡人近十年分到的PMET大饼变少了

(红蚂蚁制图,来源:人力部及郑德源面簿)

乍看之下近十年来,新加坡公民从事PMET工作的增幅和人口的增幅相去不远。

不过,如果进一步将郑德源分享的人力部数据换算成百分比,则会发现近日来频起争议的外籍人士PMET课题,在相关数据中也可稍见端倪。

2010年,在我国所有PMET工作当中,新加坡公民的比率是64.2%,2019年这个比率下滑至61.7%,少了2.5个百分点

永久居民占本地PMET工作的比率同样在近十年来下滑,2010年永久居民的比率是18.1%,2019年滑落至14.6%,减少了3.5个百分点

此消彼长的是,非居民占本地PMET工作的比率则从2010年的17.7%上升至2019年23.7%,前后增加了6个百分点

如果再进一步以行业类别来看,在制造业及建筑业任职PMET的新加坡公民比率最低。

制造业

其中,2019年制造业的新加坡公民比率为51.6%(2010年为56.4%),永久居民的比率也呈下滑趋势(从2010年的24.1%跌至2019年的17.7%)。

非居民的比率则从2010年的19.5%暴增至2019年的30.6%。

值得一提的是,制造业的PMET岗位在近十年减少了1万5000多份。如果以人数来计算,2019年从事制造业PMET工作的新加坡公民及永久居民都减少了,唯有非居民的人数增加。

人力部数据道出真相:新加坡人近十年分到的PMET大饼变少了

(红蚂蚁制图,来源:人力部及郑德源面簿)

建筑业

建筑业方面,新加坡公民担任该领域PMET职位的比率也从2010年的51.8%,跌破五成来到2019年的43.9%。

永久居民比率亦呈现下滑趋势,即从2010年的22.7%降至2019年的17.9%。

建筑业的非居民PMET比率则从2010年的25.4%增至2019年的38.1%。

人力部数据道出真相:新加坡人近十年分到的PMET大饼变少了

(红蚂蚁制图,来源:人力部及郑德源面簿)

服务业

然而,相对于制造业及建筑业,服务业才是我国经济领域中PMET工作数量最多的行业。

以2019年为例,服务业所提供的PMET工作占我国PMET总数逾八成(82%)。

在这个类别,居民(含新加坡公民及永久居民)担任PMET的比率下滑幅度比起制造业及建筑业的跌幅,相对轻微一些。

2010年,新加坡公民占服务业PMET的比率为66.7%,2019年则下滑2.6个百分点,达64.1%。

永久居民比率从2010年的16.3%减少2.3个百分点,来到14%。

非居民在服务业担任PMET的比率则从2010年的17.1%增至2019年的21.9%,10年内多了4.8个百分点。

人力部数据道出真相:新加坡人近十年分到的PMET大饼变少了

(红蚂蚁制图,来源:人力部及郑德源面簿)

新加坡公民只在“其他”类别中的PMET比率取得增长,即从2010年的73.6%增至2019年的78%。

然而,包括农业、渔业、废料处理等行业的“其他”类别所提供的PMET工作只占我国PMET工作总数不到1%,且“其他”类别的PMET工作数量也从2010年的2万2000减少至2019年的1万6400。

整体而言,新加坡公民及永久居民在近十年从事本地PMET工作的比率都呈下滑趋势。其中尤以建筑业最明显(只占不到五成)。

人力部数据道出真相:新加坡人近十年分到的PMET大饼变少了

(红蚂蚁制图,来源:人力部及郑德源面簿)

IT及金融业“消失”在服务业类别中

尽管这组数据在某种程度上解开了部分国人心中的疑惑,但正如下面这位网民所说的,郑德源分享的这组数据还存在一些盲点。

人力部数据道出真相:新加坡人近十年分到的PMET大饼变少了

其中,长期被质疑的资讯与通信业(IT),以及在最新一波就业准证薪资门槛调涨中被政府特别针对的金融业,其实都“隐藏”在服务业的类别之下,因此无法让人一窥这两个行业中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及非居民PMET比率的真实情况。

但无论如何,新加坡公民及永久居民在我国PMET工作的大饼中获分配的比率在近十年减少是铁一般的事实。

郑德源:应该也试着从其他角度审视

面对网民的质疑,郑德源后来又在同一篇贴文中作出回应。

他吁请民众从另外几个角度来观察这组数据: 在近十年来,有更多新加坡公民得到工作(不论是否是PMET),2009年有60%的新加坡公民获聘,2019年获得工作的新加坡公民比率则是63.6%。

另一方面,他也强调,尽管新加坡公民担任PMET工作的比率从2010年的64.2%下滑至2019年的61.7%,但整体来说获得PMET工作的新加坡公民(人数)还是在这十年增加了25万人。

此外他还称,过去五年(2014年至2019年)非居民PMET每年大约只增加1万人,同一时期的新加坡人PMET则年增约3万2000人。换句话说,每增加一名非居民PMET,就有三名新加坡人获得PMET工作。

相对于2010年至2014年的3万3000多人,非居民PMET年增人数少了三分之一。他说,这意味着人力部在过去几年调整了外国人工作证件的相关政策,并成功减少了非居民PMET的数量。

这个说法,有成功说服蚁粉吗?

人力部数据道出真相:新加坡人近十年分到的PMET大饼变少了
人力部数据道出真相:新加坡人近十年分到的PMET大饼变少了
人力部数据道出真相:新加坡人近十年分到的PMET大饼变少了
人力部数据道出真相:新加坡人近十年分到的PMET大饼变少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