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工经济为新加坡注入新动力

207天前     627

新冠疫情可谓打碎了全世界人民对美好未来的希望。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一份最新报告,2020年亚太地区有8,100万人失业。许多国家的失业率已从个位数上升到两位数。

不过,新加坡的失业率仍然保持在个位数。事实上,新加坡的整体失业率在2020年首次下降到11月的3.3%,而公民失业率则下降到4.7%。政府提供的财政支持减缓了下跌。

零工经济为新加坡注入新动力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新加坡政府已拨出数十亿美元,通过2021年预算案中的雇佣补贴计划(JSS)和招聘奖励计划(JGI)等措施来刺激经济保障就业。

与此同时,零工经济为许多人带来了一线生机。在新加坡去年实施疫情阻断措施期间,旅游业人员转行从事送餐工作来增加收入。

教授简介

零工经济为新加坡注入新动力
零工经济为新加坡注入新动力

扫码查看

英文简介

Sumit Agarwal | 艾格华

新加坡国立大学

刘德光杰出讲席教授

金融系、经济系及房地产系教授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经济学博士

教研领域:房地产金融、行为金融学、家庭理财、金融法规等

零工经济的诱惑

早在新冠疫情之前,零工经济就已经在新加坡流行了很多年。许多新加坡人在等待稳定就业的同时转向了自由职业,或者在从事风险投资、教育或创业的同时利用自由职业获取额外收入。

对于那些不太适合全职工作的人来说,零工经济也提供了另一种收入来源。

新加坡人力资源部的数据显示,2019年,新加坡自由职业者人数约为21.1万人,约占所有就业居民的10%,相比2016年的20万人显示出稳步增长。

全球各地都表现出了类似的情况。据《福布斯》报道,36%的美国人选择灵活就业,企业也在雇用这些有全职工作的兼职人员,以降低劳动力成本。

这场革命的部分动力来自科技推动——应用程序兴起,让你能够用手机订购任何想要的商品。

这种现象在新冠疫情期间更加显著。实施疫情阻断措施以来,人们越来越依赖这些服务。

零工经济为新加坡注入新动力

尽管由于通勤频率下降,2020年Grab等共享乘车应用的交通业务确实有所减少。对于传统上处于技能阶梯底端的职工来说,这是个不错的机会。据报道,Grab等公司的司机和送餐人员可以月入上千元。

在没有零工的世界里,这些人员可能会被限制在固定的工作岗位上,比如出纳员、保安、清洁工——工作时间长,工资可能更低——或者根本没有工作。

这些变化增加了平台公司的收入,进而有利于整体经济发展。

以Grab为例:由于其餐饮配送业务激增,其净收入在2020年增长了70%。这家科技巨头甚至在今年提出了上市目标。

如果Grab能继续为新加坡人创造更多高价值的就业机会,这并非坏事。

这一现象有什么启示?零工经济大大缓冲了民众失业的压力,尽管它的作用不一定全面。

康奈尔大学产业与劳动关系学院劳工与政策研究主任Maria Figueroa向媒体表示,在这场危机中,“能提供在线服务的人会比那些从事线下活动的自由职业者收入好得多”。

不过,总体而言,这种轻资产模式使诸如Grab、Deliveroo和Airbnb等公司更能抵抗经济波动。

问题是如何支持那些受市场波动影响的雇员。

英国法院最近裁定,Uber司机应该被视为雇佣员工,而不是独立合同工。这一裁决为共享乘车的司机提供了更有力的保护和认可。

去年,新加坡推出了培训方案和增加零工经济工作者中央公积金(CPF)储蓄的措施。

理想情况下,将有计划地让零工工作者接受针对其工作领域的技能培训,从而创造行业内的发展潜力。零工工作者可以接受培训,更好地与客户互动。他们还可以学习如何开拓新商机,开创自己的零工业务。

这样的举措符合政府的“技能创前程”(SkillsFuture)计划,建设一支技术熟练、相关度高、面向未来的劳动力队伍。

零工经济为新加坡注入新动力

政府还可以保障零工工作者拥有足够的社会保障网络。

长期从事零工的工作者可能最终只能积累很少的中央公积金(CPF)存款,进而影响他们的退休充分性、住房负担能力和医疗保健。

依赖自由职业雇员的企业也应该为零工雇员的CPF缴款计划拨款。

例如,从2020年起,政府雇佣的自由职业者被纳入“边赚边缴”(Contribute-As-You-Earn, CAYE)试点计划——他们的一部分服务付款将自动转移到保健储蓄账户中。

现在是时候把这种政策扩展到零工工作者群体了。这将有助于企业雇主和雇员双方参与零工经济。

去年12月成立的“配送人员协会”(Delivery Champions Association)和2016年成立的“全国私人租赁车辆协会”(National Private Hire Vehicles Association)来加强集体谈判力量的举措也值得关注。

浪费人才和资源?

有人可能认为,推动零工经济可能是在“浪费人才”。这些工作者本可以从事全职工作,不断提升自己的技能。但找工作需要匹配个人期望,部分人不屑的零工可能是其他人喜欢或具备灵活性的理想工作。

他们可以把更多的时间花在照顾年幼的孩子或年迈的父母身上,而不是把钱浪费在日托或赡养老人服务上。

零工经济为新加坡注入新动力

最后,如何看待那些希望放弃零工,转而当朝九晚五的技术员或分析师的员工?

作为一名经济学家,我相信市场。

因此,让需求和供给力量决定职工工资和其他福利。而且,如果没有冲突,人们应该能在零工经济和传统经济之间自如转换。

有人可能会想,如果公司改变招聘政策,那些缺乏热门技能的零工工作者是否会失去机会?毕竟这对他们来说代价高昂。那么,政府是否应该劝阻零工?

我们很难推测未来的工作和技能要求。10年前,没有人能想像自己会成为“网络红人”或应用程序设计师。

因此,零工工作者的技能如何演变以及他们在未来经济中的价值很难预测。

但在政府是否应该有所作为这一问题上,答案是肯定的。我们有必要确保所有公民都受到强大的社会安全网的保护。

文章英文版原载于Channel NewsAisa网站

原文标题为Commentary: The gig economy-a surprise boost from the pandemic and in Singapore, it’s not going anywhere

作者:艾格华(Sumit Agarwal),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金融系、经济系及房地产系刘德光杰出讲席教授

*本文观点不代表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机构观点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