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泳池溺水致脑损 或获赔1062万

2019-09-21     726

(新加坡21日讯)7岁男童在武吉巴督公务员俱乐部泳池溺水脑损,从此瘫痪无法自理,母亲起诉俱乐部与救生员疏忽,俱乐部同意承担这起事故的75%责任,或需赔偿逾350万元(约1062万令吉)。

2017年10月报道,7岁男童沙里斯在2015年10月11日和家人到武吉巴督公务员俱乐部泳池游泳,不慎溺水后出现脑损情况,导致男童无法自理,也无法如常上学,其母亲因此愤告俱乐部与救生员疏忽。

《海峡时报》报道,经过三年多的诉讼过程,此案件在今年早前有了结果,该俱乐部在高庭上接受承担这起事故的75%责任,家人则承担25%责任。

至于俱乐部必须承担的赔偿额,高庭本周四召开了审前会议,预计在明年进行评估聆讯。据了解,诉方通过律师追讨的赔偿额或超过500万元(约1518万令吉),其中包括沙里斯的医药费和终身生活费。

男童泳池溺水致脑损 或获赔1062万

男童沙里斯溺水后出现脑损情况,生活无法自理,也不能如常上学。(档案照)

沙里斯当时是在冲浪池溺水,他一开始在较浅的泳区戏水,后来不知怎么去到深水区并不断上下跳动,其他游泳者不知道他是在玩水或挣扎,所以没有特别在意。

过后他的阿姨发现他一动不动漂浮池中,立刻大声呼救,同行的叔叔马上跳下水救人;泳池救生员也随后下水协助把沙里斯带上泳池旁进行急救,然后把他送到黄廷方综合医院,过后他被转到竹脚妇幼医院。

沙里斯一直住院到2016年1月才出院,捡回一命的他却出现脑损后遗症,从此必须依靠轮椅代步,他的认知能力下降、无法讲话、日常生活依靠两人看顾,一天需要六次通过鼻胃管进食牛奶。

事发时救生员不在岗位上,沙里斯溺水5分钟才被救起。

沙里斯的母亲指责俱乐部没确保场所安全和救生员驻守泳池,避免男童在不恰当的情况下误入泳池。据了解,当沙里斯溺水时,值班的救生员西拉斯并不在岗位上,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意外事件。

然而俱乐部和西拉斯反指责沙里斯的父母没有看好自己的孩子,因为冲浪池的规定是未满12岁的孩童,必须由父母或监护人陪伴,而沙里斯却是独自进入泳池嬉水,父母只是坐在泳池旁,没有好好看着他。

两年前同一个游泳池又发生八岁男童溺毙意外,俱乐部已在泳池安装凸面镜(convex mirror)。

根据法庭文件,在发生沙里斯溺水事件后,武吉巴督公务员俱乐部已经在冲浪池旁安装镜子,借此消解救生人员的视觉死角,同时也在泳池范围增设告示牌。

不过在2017年5月14日,再有一名8岁男童在该游泳池溺水。当时就读小三的阿迪尔到同一个俱乐部参加生日会,他在没有大人的陪同下闯进深1.5米游泳池,溺水大约四分钟后在水中停止挣扎,被发现时已经失去生命迹象,送院10天后脑死拔管。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