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U·风景成诗 我的新加坡留学生活

2020-09-05     495

只要我们愿意 从步履匆匆 埋头追梦的日子里 抬起头 向她递过去一眼 新加坡 一定会报以 一颗闪著微光的糖

新加坡非常的“夏天”。是个让人一想起,就仿佛带着蒸汽热浪扑面而来的城市。 阳光、椰子树、吊带、沙滩……她有热带国家独具的热情洋溢,也有一线金融城市拥挤的早晚高峰和繁华商圈。

而NTU,却像是对新加坡上述刻板印象的一场意外邂逅——她独立于小岛西部,在郊外的山林草绿中平和、内敛,怡然自得也自成一派。

NTU·风景成诗 我的新加坡留学生活

海滩

对于NTU的学子而言,学业并不轻松。故而,每次从成堆课题、教案中抬眸,向窗外望出去的那一眼,看到如诗般的风景,便成了疲倦心情最大的抚慰。

还住在Hall 1的那段日子,我总是笑称12号楼面朝大山,背对人间,有种遗世而独立的风采。

半山腰的位置,视野好的不得了,是观察人(xiao)间(yuan)的绝佳地点。正因如此,即使课业繁忙,我也偶尔会去Lounge外面的石凳上闲坐赏景。 有时是傍晚。爬山回宿舍,脚步被蓝调的粉霞日落黏住。实在舍不得辜负眼前绝色,我就会坐在石凳上静静等待最后一抹暮色下班,再转身投入晦涩学海。

有时是在深夜。望着山下南洋湖畔,零星错落的灯火愣半刻神,然后在草木间不知名的小虫缠上之前,拍拍屁股离开。

NTU·风景成诗 我的新加坡留学生活

NTU的日落

NTU的晴空,无论昼夜总是很美。

夜里没有炫目的光污染,星星点点的灯光恰到好处点缀在夜幕上。白天没有雾霾,舒展的天空没有高楼大厦的遮挡,那片淡得像云的蓝能铺占大半个视野。

在校园南翼的上空,经常可以看到一个迷你飞船在天上慢悠悠地漂浮着。圆头圆脑、憨态可掬的一小只,像是学园都市上空飞艇的幼崽版。

我每次从那路过,总会下意识地抬头看。如果看到它无忧无虑地在天上飘啊飘,心里总会平添一抹愉悦。或许,在几百米之下的人们行色匆匆赶路的同时,它也在认真履行着我所不知道的职责,只不过它做得如此闲适自在。

NTU·风景成诗 我的新加坡留学生活

NTU上空的迷你飞船

晴天是如此,NTU的雨天则又是另一番光景。

这里的雨,不像中国南方的春雨那般轻柔缠绵,一直淅淅沥沥地下,即使雨停,还有潮湿的闷倦。新加坡的雨要下,便是暴雨如注,干脆利落。

这样的时候,我最中意的事,便是窝在宿舍看外面风雨飘摇。顺着屋檐打下来的雨点,迅速串成线,线又连成水幕,把除了雨声的一切都隔绝在另一边的世界。

这种自然的白噪音,让我不由自主静坐聆听。平和而镇定的心情,像是当年在西北大漠看到流星划过夜空。

与NTU晴天的艳阳、雨后的明霁相比,我还是最钟意夜色的无边自在。除了坐在Lounge外面的石凳上发呆。NTU的夜,还给我留下很多难忘的记忆…… 记得有一回夜里,我和友人在忙碌的学业中,抽出时间绕校园散步。那两个小时,就像乖乖学生的叛逆大逃离。

漫步在有晚风吹过的林间小道,悠闲自在地唠嗑八卦、聊聊生活。闲散的对话时断时续,人字拖踩过干燥的落叶沙沙作响,声音伴着清凉的晚风弥散在夜色里。在静谧而又生动的夜里一路走,暂时抛开学业、实习和面试,让我得以逃离一会儿现实。

NTU·风景成诗 我的新加坡留学生活

南洋湖

常说“太阳底下无新事”,那想必惊喜都藏在月色里了。

还记得去年中秋节的晚上,我独自爬上Presidents Lodge追月亮。站在整个校园的最高处,离月亮最近的地方,开了50倍放大的镜头,每一次细微的手抖在相机里都被无数倍放大,游移的月光颤成了月震。

偶然在树叶的间隙中,定格到月亮的爱心形剪影,欢喜得像是中了五百万彩票的金正峰。那一刻世间静谧,欣喜无人窥晓,是属于我独一份的中秋礼物。

NTU·风景成诗 我的新加坡留学生活

树叶爱心形剪影 在新加坡,像这样的光景还有很多。我相信,只要我们愿意从步履匆匆、埋头追梦的日子里抬起头,向她递过去一眼,新加坡一定会报以一颗闪著微光的糖。

NTU·风景成诗 我的新加坡留学生活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