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酒妹感染群◢ 有学生 有人妻 300越南女跑码头 一晚赚500新元

134天前     30,624

据知情人士透露,本地约有近300名越南女郎,辗转各大夜店陪酒赚钱,坐台费介于300元(约900令吉)至500元(约1500令吉)。

自KTV夜店感染群出现以来,经相熟领班的私下提醒,不少人已删去社交媒体的广告和宣传照,暂时低调行事。

“女郎们的情况各有不同,有些来本地很久,已嫁作人妻,取得永久居民权,还有一些则是通过短期社交准证来到本地,之后再通过非法中介办理准证。”

这名化名露西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后者每月支付2000元到3000元的高价,通过中介挂名在本地的一些餐馆或是私立学校,以此申请工作准证或是学生准证,获得留在本地的资格。

其他选择跑台的陪酒女郎,每场则收取约100元到200元,只需要和顾客相处约20分钟到30分钟,便可接待下一批客人。

她也坦言,虽然对外一律宣称是到店消费的顾客,但陪酒女郎的存在早已是业界心照不宣的秘密。

不过疫情之下,不少由夜店转型的餐饮场所都加强防疫措施,不少女郎更倾向到管理相对宽松的夜店。

◤陪酒妹感染群◢ 有学生 有人妻  300越南女跑码头 一晚赚500新元

知情者说,陪酒女除了跨厢房,有时会跨到其他场地,一晚下来赚个四五百元以上是常态。(档案照)

没扫描合力追踪

有的10多人挤一包厢

“这些管理宽松的夜店通常不会要求顾客和女郎扫描SafeEntry,也不会确保安全距离,有的甚至允许10多人挤在一间包厢内。”

露西也说,出入这些夜店的酒客们鱼龙混杂,大多数酒客本身也更倾向于不扫描登记身份,更愿意隐身夜店中,自由来去。

传染病专家梁浩楠医生受访时提及,这些陪酒女郎中不排除有非法或逾期逗留者,因此她们会保持低调,身份更难掌握。“当局很难追踪她们,因为担心自己被捉,她们也不会主动到医院接受检测。”

他也说,因为陪酒女郎工作的流动性,也导致病毒会传播得更广,不排除感染群进一步扩大。

假装顾客,实则是来“上班”的陪酒女,知情者揭露卡拉OK厅乱像。

知情者透露,他曾到访建安大厦的卡拉OK厅,见识过业者掩人耳目的做法。

◤陪酒妹感染群◢ 有学生 有人妻  300越南女跑码头 一晚赚500新元

位于黄金大厦的这家酒廊,虽然已经短暂转做餐饮生意,可是却仍然允许室内播放音乐,并且让超过两人围坐在一起遭取缔。(新加坡旅游局提供)

他解释,这些卡拉OK厅没有厨房,但为了以餐饮业的“身份”维持经营,顾客必须至少点两样食物,包括鸡翅膀、苏东丸子等等。业者会到附近的另一家餐厅点餐,打包到包厢给顾客享用。

“一般陪酒女朗来‘上班’时,业者就会给她们一些可以换取食物的固本。我听说如果有警察上门调查,这些陪酒女就会谎称自己是顾客,并提供固本作为证明自己只是来买食物的。”

知情者也说,一些卡拉OK厅每天晚上10点半之后,会将大门紧锁并用桌椅顶住,从门外看似乎已经关门,但其实里头仍歌舞升平直到半夜。

对近日形成的“夜店感染群”,许多网民在社交媒体发表不同的看法,其中,不少人认为应该暂时禁止市面上的夜店营业,也索性不要允许夜店转做餐饮生意,避免它们钻空子,走法律漏洞,

不过,对于这样的做法,受访的专家并不赞同。

传染病专家梁浩楠医生说,暂时关闭所有的夜店,只会让色情活动转向地下,这样以来,更难以监控和管制。

“如果这么简单,卖淫至今也不会成为最古老的行业。我鼓励KTV夜店业者负起责任,当局也定期展开稽查行动。”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