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国会撒谎事件】工人党副主席费沙:辣玉莎撒谎,党领导没叫她把谎言“带进坟墓”

39天前     825

知辣玉莎撒谎却不作为 费沙自认行为不合逻辑 称相信毕丹星能作出判断

【新加坡国会撒谎事件】工人党副主席费沙:辣玉莎撒谎,党领导没叫她把谎言“带进坟墓”

费沙(图)告诉特权委员会,8月8日至10月29日之间,他没有再与辣玉莎、毕丹星或林瑞莲讨论辣玉莎在国会撒谎的事。(gov.sg视频截图)

8月就得知辣玉莎在国会撒谎,却迟迟没有要求她澄清谎言,或与其他工人党中委商讨此事,工人党副主席莫哈默费沙承认自己的行为不合逻辑,但称自己本就是个不单纯按逻辑行事的人,并且信任党秘书长毕丹星。

国会特权委员会本月3日向国会提呈特别调查报告后,于星期一(12月6日)再次开会,决定传召毕丹星、工人党主席林瑞莲,以及费沙这三名阿裕尼集选区议员供证。

费沙和毕丹星分别在星期四(9日)和星期五(10日)出席听证会。特权委员会昨晚发表第二份特别调查报告,共16页,以费沙的供证内容为主。

根据报告,费沙承认,辣玉莎的确在8月8日上午约11时同毕丹星、林瑞莲和他开会,在约一小时的会议上坦白自己8月3日在国会谎称曾陪同一名性侵受害女子到警局报案。

但是,对于辣玉莎在会议后发简讯给秘书助理罗佩英和干部纳登,称三人让她把谎言“带进坟墓”,费沙指辣玉莎在撒谎,虽然他无法解释辣玉莎为什么要这么做。

费沙描述,8月8日的会议上,辣玉莎除了承认在国会撒谎,也透露她18岁在澳大利亚留学时遭性侵,说完便崩溃哭泣。毕丹星、林瑞莲和他当下感到不知所措(overwhelmed),他们尝试安慰辣玉莎。

曾是辅导员的费沙,也问辣玉莎是否正在接受治疗,并建议自己可以与一名回教宗教师一起辅导她。他说,三人没有对辣玉莎感到气愤,毕丹星也没提出让辣玉莎去找特权委员会坦白。

辣玉莎冷静下来后,费沙接着讨论辣玉莎在8月3日国会声明中提及的女性割礼和一夫多妻制。他要求辣玉莎当天晚些时候在面簿发声明澄清这两个课题,因为回教社群对辣玉莎的国会声明感到不满。

费沙告诉特权委员会,8月8日至10月29日之间,他没有再与辣玉莎、毕丹星或林瑞莲讨论辣玉莎在国会撒谎的事。

费沙:若希望对撒谎一事得到引导 辣玉莎是成年人应主动提出

费沙供证时同意,对国会说有关警队的谎言是非常严重的,他当下应该意识到辣玉莎的谎言是个大问题。他也认同,如果明知有人在国会撒谎却知情不报,可能构成犯罪,以及他按逻辑应询问辣玉莎是否有意澄清谎言。

对于自己的多次不作为,费沙解释,他将事情交由毕丹星处理,因为两人身为工人党议员,共事了10年,他相信毕丹星能根据所掌握的信息作出判断,也信任辣玉莎会做正确的事。

在他看来,辣玉莎是成年人,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年纪不小了,她如果希望得到他、林瑞莲或毕丹星对撒谎一事的引导,应该主动提出。

辣玉莎10月4日在国会重复不实言论后,费沙感到震惊和担心,并意识到这让工人党的处境更困难,因为辣玉莎已两次在国会撒谎。但他仍然没有与毕丹星、林瑞莲或其他工人党中委,商讨如何处理此事。

特委会也决定传召林志蔚供证

对此,费沙重申,他信任毕丹星会解决问题,也相信辣玉莎会做正确的事。

费沙同意,辣玉莎再次撒谎后,他向毕丹星了解情况才是合乎逻辑的做法,但他解释自己没有这样做,除了因为信任毕丹星,也因为他本来就是个不单纯按逻辑行事的人。

费沙供证的视频昨晚也上载到国会网站,但部分内容因涉及辣玉莎隐私而被消音。毕丹星的供证内容则尚未公布。特权委员会昨天开会时也决定,将传召工人党的盛港集选区议员林志蔚供证。

辣玉莎撒谎事件演进表

【新加坡国会撒谎事件】工人党副主席费沙:辣玉莎撒谎,党领导没叫她把谎言“带进坟墓”

今年8月3日和10月4日的国会上,辣玉莎三次捏造她陪同一名性侵受害女子到警局报案的经历。(档案照)

8月3日 

辣玉莎在国会做出虚假陈述。

8月7日 

辣玉莎告诉毕丹星,自己在国会撒谎。

8月8日

(a) 毕丹星要求费沙到自己的住家开会,出席者还包括辣玉莎和林瑞莲。

(b) 费沙事前不知道辣玉莎前一天已与毕丹星会面。辣玉莎向三人坦诚在国会做出虚假陈述,也透露曾遭性侵。

(c) 对于辣玉莎说谎一事,三人没有讨论该如何处理,他们当时主要关心的是辣玉莎的心理状况。

(d) 费沙为辣玉莎的心理状况感到担忧。他建议,他可以与一名回教宗教师一同为她进行辅导。

(e)费沙当天没同与会者讨论辣玉莎在国会说谎一事,过后也没提出询问。他不知道毕丹星和林瑞莲是否会处理此事。

10月4日

(a)辣玉莎在国会回答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的提问,其中有几处含虚假陈述。费沙当时不在国会,他阅读媒体报道后才知道辣玉莎再次在国会做虚假陈述。

(b) 当时只有少数人知道辣玉莎再次在国会说谎。费沙没有询问毕丹星、林瑞莲或任何工人党中委该如何处理此事,因为他相信毕丹星会解决这起事件。

(c) 辣玉莎当天在国会反对党领袖办公室与毕丹星、林瑞莲开会,讨论下一步该如何做。询及下一步是什么时,辣玉莎说可能是警方调查。不过会议没有讨论要她澄清真相。

10月5日

费沙给辣玉莎发简讯,表示鼓励和安慰。他也告诉辣玉莎,如果她需要自己提供意见,他会为她拨出时间。二人都没有在简讯中提及辣玉莎再度在国会说谎一事。

10月22日

毕丹星、林瑞莲、辣玉莎、罗佩英和纳登在工人党总部开会,讨论草拟辣玉莎的讲稿。毕丹星和林瑞莲参与草拟辣玉莎在国会的讲稿。

10月29日

辣玉莎与工人党中委开会,公开自己准备在11月1日发言的草稿。费沙首次得知辣玉莎准备在11月1日的国会发表声明,坦诚自己曾在国会说谎。

10月31日

费沙就辣玉莎草拟的声明给予她鼓励,表示她是在“做正确的事”,并认为她愿意透露自身的遭遇是很“勇敢”的。

11月1日

辣玉莎在国会发言、工人党发表声明。对于辣玉莎坦白真相,费沙松了一口气。费沙同天收到毕丹星的简讯,要求他担任纪律委员会成员。

11月2日 

工人党设纪律委员会。

11月29日

辣玉莎出席纪律委员会听证会,讨论她作为国会议员的表现,她被告知应考虑辞职。

11月30日

纪律委员会向工人党中委提呈报告,建议辣玉莎应该退党,如果她不愿这么做,工人党应该开除她。辣玉莎同天宣布辞职。

12月2日

工人党召开记者会。

12月2日和3日

辣玉莎向国会特权委员会供证。

12月7日和8日

费沙连续两天与毕丹星和林瑞莲会面,每次见面两至三小时,讨论他是否正确整理出整起事件的时间表。

12月9日

费沙向国会特权委员会供证。

12月10日

毕丹星向国会特权委员会供证。

记者:杨浚鑫

【新加坡国会撒谎事件】工人党副主席费沙:辣玉莎撒谎,党领导没叫她把谎言“带进坟墓”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