骇人车祸妻子当场断腿 丈夫供证哽咽难过

309天前     24,057

(新加坡15日讯)榜鹅骇人车祸酿6人伤案续审,妇女左脚当场惨遭截断,丈夫今早上庭供证时一度哽咽,形容妻子“怕死”,过马路向来很小心,确保没车才会过马路,他感叹“若迟三秒,我们一家可能就不会被撞。”

肇祸司机黄耀兴(64岁)面对2项控状,包括疏忽驾驶导致他人受伤和重伤的控状;他在去年2月3日早上8时48分,开车经过苏芒巷方向的榜鹅中路时,冲上中央分界堤撞伤3名路人并撞树,导致6人受伤,包括3名路人、2名女乘客和被告。

《联合晚报》报导,被告不认罪,案件昨天开审。

庭上揭露,三名遭撞伤的路人是一家三口,妻子的伤势最为严重,她的左脚踝以下的足部当场被截断,断肢当时被装在冰袋连同她一起送院,送院后膝盖以下须截肢。

丈夫施国添(60岁)今早供证时说,案发时他、妻子和女儿要去公寓对面的教堂,当时附近没有交通灯,他们于是过马路。

他说,他们3人也没看到车子,不料他们在中央分界堤正要越到对面时,突然从后方遭撞飞。

骇人车祸妻子当场断腿 丈夫供证哽咽难过

去年2月3日早上8时48分,往苏芒巷的榜鹅中路发生一起严重车祸,导致六人受伤。(档案照)

骇人车祸妻子当场断腿 丈夫供证哽咽难过

64岁的黄耀兴不认罪,案件周二早上续审。(海峡时报)

“我当下完全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撞倒,我听到女儿大叫,转头一看妻子被压在车下。”

当时他的脚也受伤,忍痛跑到妻子身旁,妻子没什么反应,他于是不断呼叫她,并与她说话。

他也说,妻子右脚动了26次手术,但仅恢复50至60%功能,须穿特别的鞋子才能站起来,但无法久站。(人名译音)

母女旅游梦碎

大年除夕前一天出车祸,母女旅游梦碎,丈夫事后辞工全职照顾妻子,女儿则自责为何在事发时间点出门,这些伤痛会留下一辈子,无法被磨灭。

施国添供证时说,妻子原本停职休息一年,打算去年农历新年与女儿出游后,再恢复工作。

“当时前公司和一家新公司都请她当董事秘书,她和女儿出游的机票也买好了,结果无法一一实现。”

原本在大马当总经理的施国添事后在医院陪妻子半年,为了全职照顾妻子,他今年3月正式离职。

“妻子如今每周须复诊一两次,相信因脚痛问题需长期吃止痛药。”

女儿案发时下唇鲜血直流,她事后不敢再开车,也很自责不断自问自己为何在事发时间出门。

施国添说,他如今驾车载送妻子时,会开得特别慢。虽然他们能如常过马路,但若后方传来声响,仍容易被吓到。

被告要求当庭道歉

但法官婉拒

律师称被告对一家三口感到抱歉,不认罪目的主要是证明自己案发时失去意识,被告也要求当庭道歉,但法官婉拒。

辩方律师周二早说,被告对一家三口造成的伤害真心感到抱歉,并指他不认罪的目的主要是证明自己案发时失去意识。

律师代替被告询问法官,能否让被告当庭向施国添道歉,但法官婉拒。

施国添供证时一度哽咽,他听到律师这番话时,看似强忍泪水。

律师盘问施国添时说,是否可能被告撞树后,一家三口是遭断成两截的树干击中。不过,施国添反驳指他们倒地的方向与树干倒下的方向不同。

综合诊疗所医生蔡育孔供证时说,被告事发6天后曾到综合诊疗所看诊,表示自己曾一度失去意识,但未指明是案发时。他后来确诊被告患有高血压。

据他了解,被告早前送院后,医院医生曾检测他是否患癫痫或昏厥(syncope),但庭上没有揭露检测结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