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程车司机行驶途中两度腹痛后昏迷撞人 原来是肝肿瘤爆裂

2019-09-20     792
计程车司机行驶途中两度腹痛后昏迷撞人 原来是肝肿瘤爆裂

亚历山大路意外中的SMRT德士失控急速右转,结果撞上三名过马路的行人。(互联网)

皇镇购物中心所处的十字路口,今年3月22日晚上曾发生一起致命车祸,一辆SMRT德士加速闯红灯后立即右转,结果撞飞三名正在过马路的行人,其中一人是66岁的女清洁工唐瑶花,她头部着地受创,送院后伤重不治身亡。

计程车司机行驶途中两度腹痛后昏迷撞人 原来是肝肿瘤爆裂

66岁的女清洁工唐瑶花遭撞飞后被送往医院。(档案照)

这起意外让红蚂蚁印象非常深刻,主要是因为72岁的德士司机在行驶时突然昏倒在座位上(完全不省人事的那种),但右脚依然踩着油门。坐在前座位子上的男乘客当机立断控制住方向盘,将它转向左边,德士才没有与前面那辆已经停在红灯路口的汽车追尾。

左转后,男乘客又立即将方向盘转右,在十字路口作了一个大右拐。

当时,右边的行人交通灯是绿色的,又适逢下班时间(晚上7点左右),有不少人正在过马路。失控德士就像高速“保龄球”那样,撞飞包括唐瑶花在内的三名正在过马路却未察觉危险已逼近的行人,然后冲上路堤后才停下来。

另外两名行人受轻伤,入院几天后就出院,唯有唐瑶花离开了人世。

当时新闻被报道出来后,大家一片哗然,心里最大的疑问就是:好好的一名司机怎么说晕倒就晕倒?

原来是老司机的肝脏肿瘤突然爆裂,导致他脑缺血昏迷。

唐瑶花的验尸报告昨天出炉,验尸庭昨天针对这起案件展开研讯,验尸官卡马拉裁定这是一场不幸的交通事故,死者唐瑶花是因头部重伤致死,并向死者的家属表达深沉的慰问。

德士司机侯元华和案件调查官都出庭供证,死者的四名家属也到场聆听。

德士司机:不知道自己有肝肿瘤

驾驶德士21年(傍晚开工到凌晨2点结束)

身体一向没毛病

这是他第一次出车祸

老司机侯元华在验尸庭还原了事发前后的情况。他说,事发前两天他有点咳嗽感冒,于是在家足足休息了两天后精神饱满地开工。

事发当天傍晚他6点半左右开工,在碧山接上三名乘客(一男两女)前往亚历山大。男子坐在前座,两名女子则坐在后座。

驶过罗尼路时,他的左腹突然一阵剧痛,随即又恢复正常,于是就不去理会继续开车。

德士驶入联邦一带时,腹部又剧烈疼痛起来,这次痛感甚至往上延伸至颈部,他开始冒冷汗和头痛,视线也开始变模糊。于是他掏出风油抹在鼻子和头部来提神并舒缓疼痛,但依然感到很虚弱。

转入惹兰红山路时,他突然感到晕眩来袭,没发现交通灯已经转绿,停在路上数十秒后才恢复意识。

虽然他当时感到很不舒服,但直觉认为将车子停在路中央很不妥,再加上距离目的地仅仅只有300米,于是咬紧牙关忍住疼痛踩油门打上右转信号灯。

下一刻,他眼前突然一黑,完全失去意识。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大喊:“你撞到人了。”才逐渐恢复意识,张开眼睛后看到的是爆裂的挡风镜,不远处围着人群。他想下车看看却浑身无力,于是拨电通报公司,然后便在迷迷糊糊中被救伤车送进医院。

计程车司机行驶途中两度腹痛后昏迷撞人 原来是肝肿瘤爆裂

侯元华暂时恢复意识时,看到的就是爆裂的挡风镜。(档案照)

动完手术后他从儿子口中得知:自己肝脏有一个肿瘤,在事发前爆裂,导致他突然昏迷。

验尸官问侯元华既然两度感到不适,为何不选择停车休息?他答说,当时已经非常靠近目的地,没想到自己情况原来那么严重。

死者唐瑶花:飞来横祸死得太冤

在亚历山大路一带当清洁工超过10年

身体健康无病痛

唐瑶花的长女林小姐(33岁)早前告诉媒体,母亲一般从傍晚工作到深夜,事发时相信正在上班途中。她还说,母亲之前完全没有任何病痛,却因一场飞来横祸天人永隔,觉得母亲“死得很冤枉”。家人也为见不到母亲最后一面感到很遗憾。

计程车司机行驶途中两度腹痛后昏迷撞人 原来是肝肿瘤爆裂

其中一名伤者头部受伤。(档案照)

对于肇祸的德士司机,林小姐说她不希望再见到他,也不要他道歉,因为母亲过世已成事实。

当时她还说,他们一家看了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事发视频,看了无数次都无法理清到底发生什么事,希望能有机会看到德士内的行车记录器,以便更好地了解事发经过。

今天在验尸庭上,林小姐终于得偿所愿,但林小姐和其他三名家属却因害怕触景伤情,在视频播放前离席,不忍心再看到母亲唐瑶花被撞飞的那一刻。他们过后谢绝媒体访问含泪离去。

为何前座乘客没有拉手刹而是转动方向盘?

这个疑问在验尸庭上也得到解答。

调查官供证时说,肇事的SMRT德士的手制动器(Handbrake,简称“手刹”)位置比较特别,不是在常见的驾驶座和前座之间,而是必须由司机用脚控制。意外发生时并没有失灵,只不过司机已昏迷所以无法操控。

记者向有关当局了解,他们暂时不打算提控老司机侯元华。

几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一、目前针对年长德士司机的体检内容足够吗?

陆路交通管理局既然规定65岁以上司机,每一年都必须接受体检并合格,到了70岁,还必须通过特别体检,才允许他们开德士,那为什么72岁的老司机侯元华的肝脏肿瘤没有在特别体检时被发现?是目前的体检项目不够完善,还是侯元华的肿瘤恶化情况过于迅速?

二、年长德士司机身体若出现疼痛,千万别逞强

身体虽然已经发出至少两次“求救”信号,给了第二个机会,但老司机侯元华却不以为然,认为自己还可以忍一忍,因为还有300米距离就到达目的地了。有时候咬紧牙根忍一忍,的确能完成目标抵达目的地。但有时候却会剥夺他人的“第二次机会”,一条宝贵的性命就这么没了。坚持是一种美德,但逞强却未必。

三、正视德士的安全设计

SMRT的德士的手制动器竟然设计在那么隐蔽的位置,简直是将所有鸡蛋全部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个设计的前提必须是司机不会突然不省人事。现在既然有了先例,SMRT德士公司必须正视这方面的安全问题,别让悲剧重蹈覆辙,毕竟本地的德士司机平均年龄已越来越大。

我们无法扭转人口老化的趋势,也无法阻止更多老人家出来开德士,但至少我们能改善德士的安全性能,让乘客和路上行人的安全得以保障。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计程车司机行驶途中两度腹痛后昏迷撞人 原来是肝肿瘤爆裂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