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新加坡”,这个名字就来源于一个“没见过”带来的误会

2019-10-15     231

“没见过”,在绘画上就是能造成这么多误会,这事儿的影响可不止局限于此。比方说,新加坡的名字“Singapore”,意思是“狮城”,这个名字就来源于一个“没见过”带来的误会。

这张图很好玩。没咋见过大象的中世纪欧洲画师,画这种动物时只好各种想像、借鉴,画出了各种奇奇怪怪的大象。比方说这种:

“狮城—新加坡”,这个名字就来源于一个“没见过”带来的误会

同时期的中国也没好到哪里去。敦煌壁画里就有这么一幅普贤菩萨,胯下的白象大概是一头长了梳状长齿的长鼻子牛:

“狮城—新加坡”,这个名字就来源于一个“没见过”带来的误会

狮城之名,穆斯林马来人的史书《马来纪年》是这样说的:马其顿的罗马国王伊斯坎达·左勒盖尔奈英大帝——就是马来穆斯林同人本中的亚历山大大帝——完成伟大征服许多年后,他的三位黄金子嗣自须弥山上降下。三兄弟中最小的一位被苏门答腊岛上的巨港之王德芒·勒巴·达文尊为君主,尊称为室利·特里·布瓦纳,而达文自降为宰相。

一日,室利·特里·布瓦纳率领部众来到马来半岛南端的淡马锡河河口游玩,看见一头动作非常敏捷的动物,红躯干,黑头颅,白胸脯,神态傲岸勇武,个头比公山羊大一点儿。它一看到人就转身消失了。

随行的人没有一个知道这是什么,除了学识渊博的德芒·勒巴·达文,他一拍大腿(并没有),说:“主公,微臣听说从前的狮子就是这般模样,依微臣之见,这就是狮子。”

“狮城—新加坡”,这个名字就来源于一个“没见过”带来的误会

新加坡王国的疆域,它虽小,但却能控制住河口和海峡,因此自古就是战略要地。

于是,国王以此为祥瑞,在此建国,取名僧伽补罗,国名为梵文,僧伽(Singa)意为“狮子”,补罗(Pura)意为“城市”,这就是新加坡建城的故事。

然而,这个故事有很多语焉不详的细节。“自须弥山上降下的亚历山大后裔”这种满是槽点的细节就算了,室利·特里·布瓦纳既然已经做了巨港之王,怎么又乘船跑到国外游玩然后重新建国呢?

另有史书记载了不一样的故事。这个建立狮城的国王,现在被新加坡的华人称为山尼拉乌他马,他其实是三佛齐帝国的王子。13世纪,经历了多年和南印的朱罗帝国的征战,三佛齐逐渐衰败,又逢近邻崛起,于是王子们纷纷外逃,在其他地区建立政权。这位山尼拉乌他马就应该是被三佛齐首都巨港强人德芒·勒巴·达文拥立的。

山尼拉乌他马建立新加坡王国之后,第五代国主拜里米苏拉拥抱了伊斯兰教,改名伊斯坎达·沙。在他的时代,狮城被爪哇的满者伯夷帝国攻破,伊斯坎达·沙一路逃窜,直到来到马六甲河一带,看到鼷鹿拚命一搏,把凶猛的野狗踢入河流,大受感动,在此建立起了更为强盛的马六甲苏丹国的基业。

《马来纪年》的作者和马六甲王室渊源颇深,整本书都是以这个国家的历史为主线继续马来世界的历史。而马六甲王室宣称自己的祖先是亚历山大的黄金后裔,《马来纪年》也为他们的始祖粉饰逃亡的故事,也就不奇怪了。

好了,回到标题那个话题。新加坡建城者看到的那头“狮子”,真的是狮子么?

“狮城—新加坡”,这个名字就来源于一个“没见过”带来的误会

新加坡夜间动物园的亚洲狮

狮子不只是非洲的特产,亚洲也有。从伊朗到印度的广阔地区里,古人留下了许多描绘狮子的艺术品,其中的许多可比开头那堆大象写实多了。能这么写实,就是因为这片区域里有亚洲狮。如今,亚洲狮只在印度还剩一点点。

但山尼拉乌他马看到的那个动物肯定不是亚洲狮。亚洲狮的历史分布最东可能到过缅甸,但绝无可能抵达马来半岛。新加坡那地方不产狮子,自古以来。

既然绝对不是狮子,那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假设山尼拉乌他马的确看到了一个红躯干,黑头颅,白胸脯,比公山羊大一点儿,动作迅速的动物,而且这个动物是真实存在的动物,那么它可能是什么?我们来瞎猜一下。

马来虎 可能性:

“狮城—新加坡”,这个名字就来源于一个“没见过”带来的误会

我觉得是马来虎

在英文网络上,包括新加坡人自己资料在内的各种资料,都推测山尼拉乌他马看到的是只老虎。在马来半岛上,只有老虎,才能匹敌狮子的威名。就算外貌描述不太对得上,但似乎也只有老虎配得上“被看错成狮子”。

但有一个大问题:无论是马来半岛、苏门答腊岛还是爪哇岛、巴厘岛,都是不缺老虎的。大多数地区最大的掠食者,只要坐稳了这个位置很多年,都会因为没有天敌而发展出大大咧咧的性格。老虎就是这样。马来人绝无可能不认识老虎,尤其是马来人中有见识的那些。因为类似的原因,我觉得那个“狮子”是花豹的可能性也比较低,花豹的出场率也太高了。

所以,我觉得马来虎的可能性只有三颗星。

亚洲金猫 可能性:

“狮城—新加坡”,这个名字就来源于一个“没见过”带来的误会

个人觉得,如果仅仅抠描述的话,最可能的动物就是亚洲金猫。

红躯干,没问题,亚洲金猫有红色型。白胸脯,有,虽然不是特别白。黑头颅,这个最难对上,但金猫头上有暗纹,红色型的脑袋颜色肯定比身体要黑。比公山羊要大一点,这个也对得上,亚洲金猫体长90厘米,比山羊个头还是要大。

马来半岛现在还有亚洲金猫分布,古时候在新加坡遇到它们也是没问题的。

相对老虎,金猫特别怕羞,即使是生活有它们分布的森林区域附近的人类,也未必真见过。因此,山尼拉乌他马一行人不认得金猫是很正常的,这一点也对得上。马来半岛上还有云豹分布,但相比亚洲金猫,云豹的样子就不太符合描述,因此就不列入了。

马来熊 可行性:

“狮城—新加坡”,这个名字就来源于一个“没见过”带来的误会

我自己在亚庇洛高宜野生动物园拍的

说到黑头、白胸、红身体的东南亚食肉动物,你能想到啥?早上我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好几个朋友。瘦驼、新疆岩蜥二位老师英雄所见略同,第一反应就是马来熊,越聊他们越确定是马来熊。

黑头、白胸就不说了。红身体怎么解呢?在树影斑驳之中,黑色的熊身如果刚好处于阳光下,看起来就会偏黄偏红。这的确是可能的。再加上马来熊有个大脑袋,被误认为是大头狮子,的确有可能。

东南亚也有亚洲黑熊,但以现在的分布来看,新加坡那地方应该是没有的。所以,这里我们就只说马来熊好了。

赤麂 可行性:

“狮城—新加坡”,这个名字就来源于一个“没见过”带来的误会

把一个鹿认成狮子,可能性确实不大

这个赤麂脸是黑的,胸口有淡淡的白色,身体是红色的,比羊稍微大一点,跑得飞快,他一眼就记下了这些特征。于是,君王向臣下描述了一下,也没说是哪一类动物,就说有黑头白胸红身体比公山羊稍大跑得飞快。宰相也没搞清是不是食肉动物,一拍大腿,那就是狮子吧!反正是瑞兽!

如果不论是不是食肉动物,山尼拉乌他马的描述,赤麂全都对应得上。你们看是不是?它可能是最符合这个描述的马来半岛有蹄类了。

不过,把一个鹿认成狮子,可能性确实不大。给一颗星好了。

当然,时至今日,新加坡的狮子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狮城—新加坡”,这个名字就来源于一个“没见过”带来的误会

这鱼尾狮的上半身,就是当年僧伽补罗的典故。而下半身,来自于新加坡的海洋背景。1964年,Van Kleef水族馆的馆长Fraser Brunner设计出这个形象之后,它就渐渐成了现在新加坡的标志。

有首名为《山尼拉乌他马及其他》的诗中有这么几句:

鱼尾狮因为是白色的,因为信念

习惯了繁忙

即使退休

也下意识望着船来的方向

句子里真有浓浓的新加坡的味道。那么,你觉得山尼拉乌他马看到的究竟是啥呢?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