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去年制造业投资额狂跌 新加坡成最大投资“金主”

2020-10-27     594
柔去年制造业投资额狂跌 新加坡成最大投资“金主”

新加坡为柔州制造业的主要外国投资来源。(示意图)

(新山27日讯)柔佛于2019年制造业最大投资“金主”是新加坡,唯整体表现欠佳,多国投资皆出现减少情况。

大马统计局日前发布的《我的地方数据—柔佛州2019》报告显示,柔州去年获批的外国投资制造业款项,多达65亿3847万5000令吉。

不过,去年的外国投资额与前年相比,出现巨大减幅。

前年外国投资额达240亿4009万8000令吉,与去年的65亿3847万5000令吉相比,减少175亿162万3000令吉。

报告指出,新加坡商家去年在柔州制造业,总共注资16亿8002万令吉,此投资额也比前年8亿6468万6000令吉,增加约8亿1534令吉。

中国去年也是柔州第二大制造业投资国,该国去年注资柔州制造业12亿3162万2000令吉。

另外,印尼于前年原本为柔州制造业最大投资国,即投资84亿5532万5000令吉,但去年投资额已缩减为3420万5000令吉。

柔去年制造业投资额狂跌 新加坡成最大投资“金主”

柔州制造业去年为国内生产总值,贡献401亿1800万令吉收益。

服务业达685亿占约51%

柔去年国内生产总值1340亿

柔州去年国内生产总值初步达1340亿1700万令吉,增长2.7%,而服务业为主要贡献领域,收益达685亿1100万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约51%。

柔州去年国内生产总值,也比前年估计的1305亿600万令吉,增加35亿1100万令吉。

大马统计局日前发布的《我的地方数据—柔佛州2019》报告显示,柔州服务业去年685亿1100万令吉收益,相比前年估计数据643亿7100万令吉,增长41亿4000万。

柔去年制造业投资额狂跌 新加坡成最大投资“金主”

农业为柔州第3重要的经济活动领域。

报告显示,服务业领域贡献最多收益的经济活动,便是批发零售、餐饮和住宿,该领域去年就贡献201亿8800万令吉,其次是通讯和交通领域172亿3700万令吉。

金融、保险、产业和生意服务去年也同样贡献良多,贵为服务业领域第三大支柱,收益达134亿4200万令吉。

除了服务业为柔州国内生产总值主要贡献领域,制造业和农业也是第二和第三大州内主要经济活动。

柔去年制造业投资额狂跌 新加坡成最大投资“金主”

服务业去年的贡献,占柔州国内生产总值约51%。

柔州制造业去年创下401亿1800万令吉收益,相比前年383亿3800万令吉,增加17亿8000万令吉。

农业方面,柔州去年收益达164亿2700万令吉,和前年162亿4600令吉对比,增长1亿8100万令吉。

另外,建筑业去年呈献下滑趋势,该领域2018年收益估计达92亿1400万令吉,去年仅有66亿6500万令吉,减少25亿4900万令吉。

柔州去年其他经济领域来源,还包括建筑业采矿7亿100万令吉,和进口税15亿9300万令吉。

柔去年制造业投资额狂跌 新加坡成最大投资“金主”

零售业也包含在服务业,并且是服务业主要的经济收益来源。

柔去年制造业投资额狂跌 新加坡成最大投资“金主”

新山为柔州主要的货物进出口地点。

进口额1704亿 出口额2131亿

新山是主要渠道

新山县为全柔主要进出口渠道,该县去年进口额为1704亿2820万令吉,出口额则达2131亿5730万令吉。

根据《我的地方数据—柔佛州2019》报告显示,去年的进出口额其实与前年对比,已出现下滑。

新山县前年进口额达1843亿3440万令吉,出口额也达2164亿6380万令吉。

丹绒古邦是新山县主要进出口地,去年该处出口额达914亿9620万令吉,进口额则是740亿9470万令吉,其次进出口关口地点则是巴西古当、丹绒柏勒峇斯码头和柔佛长堤。

另外,报告也将丹绒宾、边佳兰、避兰东和丹绒朗萨进出口点收益,归类在笨珍县的报告,并指4个地点去年出口额为241亿7380万令吉,进口额是218亿2320万令吉。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