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绚拍完床戏 庄凯勋:她害羞到耳都红了

2019-10-06     2,442
刘子绚拍完床戏 庄凯勋:她害羞到耳都红了

刘子绚(左)第一次在荧幕大解放,庄凯勋笑说拍完之后应该包红包给她。(林泽锐摄)

(新加坡讯)与庄凯勋新剧中拍床戏,刘子绚谈第一次在荧幕上的开放尺度:“婚后反而更保守!”

台湾型男演员庄凯勋首次来新拍戏,将“第一次”献给堂堂映画的新剧《伺机》,除了跟随剧组团队到日本九州取景,他为了拍剧在本地待了四个月。

前天《伺机》记者会之后,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透露,与刘子绚在九州谈情、牵手和接吻,回到新加坡两人才拍床戏。他说,之后才得悉这是刘子绚第一次在荧幕上的尺度那么大,笑说拍完之后应该包红包给她。刘子绚则说,其实结婚之后反而更保守,会顾及另一半的想法。

刘子绚拍完床戏 庄凯勋:她害羞到耳都红了

床戏主要交待她发现庄凯勋背后的文身,没有太大的裸露。

没有太大的裸露

庄凯勋首次与刘子绚搭档,在开拍之前“摸清”她的底细,他受访时说,看到她本人并没有太大落差,赞她有气质,最初给人难以接近的印象,不过合作下来发现刘子绚亲切得像邻居的小妹妹,没有什么架子。

他透露,刘子绚的言行举止有时会让他觉得好笑又可爱:“大家看到的她光鲜亮丽,但她到现场很好笑,从酒店出来穿着拖鞋,包着外套,发卷还在头上。她没有包袱,一心想把戏演好。”

两人由九州返狮城之后才拍床戏,让两人已培养一定的默契,对角色的认识和故事堆积了情感,有助他们顺利完成拍摄。

庄凯勋说,两人都是成熟的演员,也没有刻意清场,可是她在拍完亲热戏之后一直笑,害羞得耳朵都红了。

是否NG很多次?“还好,大家都有认知,越放不开就得重来越多次。”

刘子绚则指出,床戏主要交待她发现庄凯勋背后的文身,不是为了拍床戏而拍。

她透露,那场戏并没有太大的裸露,拍之前庄凯勋先跟她沟通,也很保护她;而当时她是穿着短裤和tube top(平口无肩带背心),只因在床上拍,所以感觉有些不一样。

事先是否有跟另一半报备?刘子绚笑言:“没有报备,也没有什么。”庄凯勋则理所当然地说:“当然,这个一定要,不这么做会出人命的,我可能飞不出新加坡!”

刘子绚拍完床戏 庄凯勋:她害羞到耳都红了

庄凯勋与刘子绚在九州有多场亲密戏。

为剧学剑术 拿刀叉成问题

刘子绚剧中分饰两角,为剧有不少新尝试,包括开枪戏、学日语、花了五小时学日本舞,另花五小时学耍日本剑,过程吃了不少苦。

武术指导冯推守特地为她设计一套武士剑法,她自嘲,上了一天课下来,“结果拿刀叉都有问题”;之后学日本舞,老师要她从基本功学起,她全程半蹲走路,练完回家时全身都在抖。

虽然耍剑、日本舞的戏最后呈现的画面仅几分钟,但她说:“画面出来这么好看,值得!”

对刘子绚而言,皮肉之苦,也比不上唱歌戏苦!她扮演的其中一个角色是爵士驻唱歌手,她说:“唱歌部分要对嘴,不是我唱,是Olivia(新加坡歌手王俪婷)唱。我好有挫败感,一直对不到,这应该是节奏感问题,哈哈。”

她大方承认唱歌戏NG最多,除了对嘴之外,唱歌的戏拍了一周,“不只是唱歌,还有在酒吧驻唱的戏。”

刘子绚拍完床戏 庄凯勋:她害羞到耳都红了

谈及新剧《伺机》,刘子绚前日在IG留言声明

庄凯勋:狮城拍戏从未饿肚子

庄凯勋不排斥当动作演员,但接下来更想接比较“安静”、走心的角色。他说,堂堂映画负责人周伟堂几年前邀约拍戏,不过,双方直至《伺机》才有机会合作。

谈到新台两地拍摄环境的不同,他说,拍《伺机》享有如台湾拍电影的规格,未开拍前接受一个月密集训练,拍摄时在片场从未饿肚子,指剧组团队把他照顾得很好,担心自己的胃口被养坏了。

他在剧中有大量动作场面,99.9%打戏亲自上阵,虽然不排斥当动作演员,但他说,随着年纪越大,喜欢的角色也不一样。

38岁的他说,年轻时会想拍动作惊悚戏,这两年拍了不少这样的剧种之后,希望能暂时缓一缓,“我开始感兴趣的是比较安静的,回到人本身的亲情、手足情感等,比较探讨人和心的安静角色,觉得好像40岁了,可以来做这件事。”

会否担心因外形而被定型?他认为有些事急不来,举例像刘德华年轻时演过古惑仔,后来拍了熟男代表作《无间道》,几年前演《桃姐》。“我讲的就是类似这样子,回到人,洗尽铅华,那不是年轻人可以做到的事情。”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