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隔壁老马嘴又不把门了:大马穷,是新加坡剥削滴

2019-03-02     759

新加坡隔壁老马嘴又不把门了:大马穷,是新加坡剥削滴...

新加坡隔壁的那批九十多岁的老马又信口开河了...

众所周知,这位九十多岁的老爷子,自从上位,一直打着老年痴呆的大旗,信口雌黄,算是——说了不算、算了不说!

新加坡隔壁老马嘴又不把门了:大马穷,是新加坡剥削滴

(图:来源自网络)

近日,老马的嘴又闲不住了!

这次在他嘴下躺的依旧是——新加坡

他是怎么说呢?

“新加坡迅速发展是因为我们给他们提供水,不过我发现柔佛人很少谈论这件事……富国靠穷国?这不只不合逻辑,还是道德上不正确的行为。我们必须在这件事上施压。”

意思很明显——

新加坡“剥削”柔佛的水是“道德上不正确”(morally wrong)的。

新加坡隔壁老马嘴又不把门了:大马穷,是新加坡剥削滴

(图:来源自网络)

为何有水的国家没钱,没水的国家有钱?

结果!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直接给怼回去!

维文解答:

“1965年分家之后,新马采用不同的治国哲学,也走上不同的发展道路。新加坡没有天然资源,缺水,但新加坡人早就清楚,没有人欠你什么。我们提供了一个架构,让新加坡人能发挥所长。我们对贪WU零容忍,政府进行长期规划和投资,我们遵守和履行国际协议,因此投资者对新加坡有信心并愿意增加投资。我们也在基础建设方面做长期规划。”

意思就是——

你这糟老头子坏得很,我信你个鬼...

新加坡隔壁老马嘴又不把门了:大马穷,是新加坡剥削滴

(图:来源自网络)

老马听到不知道是啥感想?

就著老马的话题,说说水的事儿!

1962年新马两国签署了一份《水协定》内容如下:

1.柔佛州政府以每千加仑3分令吉的价格,把生水卖给新加坡。

2.然后以每千加仑5毛令吉的价格,向新加坡回购经处理的食水。

而新马两国签署的《水协定》都曾列明,准许签署国于25年后可进行协商,也就说1987年时可检讨条款。

马来西亚政府当时选择不调整水价。1998年,马哈迪首次提出生水价格问题,在那之后的四年里进行了多轮谈判,将水供课题当成双边课题配套的一部分。但马来西亚不断要求调高水价,课题成了新马关系的一个痛处。到了2002年10月,马哈迪决定放弃。

2003年的1月,新加坡的时任外长曾公开了所有和有关水供事件的函件,而新加坡政府也了相关的出版《水供谈判的真相》(Water Talks)手册推翻马来西亚的说辞。

其中内容就详细的将马来西亚甩来的锅做了个详细的“砸锅”过程!

1.新加坡每千加仑生水的处理费用约2.4令吉(约0.8新)。

2.新加坡之后以每千加仑0.5令吉的价格,将处理后的净水卖回给马来西亚。这其实是给了马来西亚1.9令吉的津贴。

3.柔佛再以每千加仑3.95令吉(约1.31新)的价格将净水卖给柔佛人,一年的盈利达到4600万令吉(约1528万新)。

为了水,新加坡专门投资10亿新打造了林桂水坝,以增加柔佛河的水量。

新加坡隔壁老马嘴又不把门了:大马穷,是新加坡剥削滴

(图:来源自网络)

此外,新加坡前外交官比拉哈里曾经撰文指出,新加坡净化生水的成本是每千加仑2.40令吉,意味着新加坡是以倒贴价格把净水卖回给柔佛,而柔佛州政府再以每千加仑3.95令吉的价格卖水给柔佛居民。所以最后是谁赚到?柔佛州政府。

你卖我贵,我当然也卖你贵,最后谁吃亏?

怪不得维文外长要抖出旧料回怼老马:

“马哈迪在2002年解释说,1987年没有要求检讨水价是因为马国知道,检讨水价将影响新加坡卖个马来西亚的过滤水的价格。”

...

这算不算得了便宜还卖乖?

老马这是穷疯了吧!

新加坡隔壁老马嘴又不把门了:大马穷,是新加坡剥削滴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