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2019-10-09     1,056

从北京飞向马六甲,在亲爱祖国的上空,风平浪静很踏实,到了北部湾,开始有些起伏,中南半岛的陆地给了飞机一些支撑,而一旦离开越南飞到海上,飞机就持续剧烈颠簸,据说去新加坡的路,总是如此。身后的小男孩不顾妈妈劝阻在大声嚷嚷,身边戴金首饰的大姐在安稳睡觉,而我忐忑地在暗夜里看着座位靠背上的电影。

在新加坡机场排队入关的时候,那小男孩跑来跑去到处探索,他妈很紧张地告诉他要乖一点,如果不乖,咱们全家就可能被遣返回中国——是啊,毕竟新加坡的苛刑峻法可是举世闻名的——小孩问:“这里是中国吗?”“不是,这里不是中国!”

那个小孩的疑问,在我离开新加坡的时候,也从我心里升起。在街上,在饭馆里,在地铁里,在各种各样的公共建筑里,满眼的人,十之八九都是华人,说着南方平卷舌不分的普通话,马来人和印度人只是零星的点缀。

伟人李光耀成功地把很多非华裔人口排挤出新加坡,并且成功地维持华裔人口占每个社区总人口的70%以上,华人骄傲地站在东南亚马来人的大海里,站得笔直,俯视着周围那些欺负了华人上千年的邋遢民族。这里是东南亚华人的家,在这里,华人是真正的主人,他们富裕、满足、安居乐业。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有个热情的新加坡同事带我去她家里,让我这个外国人见识一下新加坡公民的居住条件,一个人,住在140平方米的公寓里,从政府买的,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因为她是新加坡公民——我忘不了她,不仅因为她带我去她家参观了几分钟,更因为她请我吃了最正宗最美味的肉骨茶——这个国家87%的住宅都是公房,由政府买卖,政府管理,多数居民区不是由物业公司管理,所有小区事务的管理权都归政府公务员。

有个同事大哥,是广东人,目前为止在新加坡工作了大半生,尽管他也有低价又宽敞的房子住,但他不是新加坡公民,不过他两个儿子会是的,小儿子大学即将毕业,打算服兵役,而大儿子已经在服兵役了,目前正在国外训练——强大的新加坡政府供给著一支庞大的军队,尽管从未参加过战争,被百姓称为“软脚兵”,但他们有先进武器,且人数巨大,现役常备军在五万人左右,而据说全部新加坡武装力量有五十万人以上。如此多的军队,不可能在马六甲海峡北岸的弹丸之地得到有效训练,于是新加坡军队在以美国为首的海外有了很多训练基地——所有在新加坡服过兵役的人,都有权申请成为新加坡公民。这个几乎肯定要在新加坡安度晚年的大哥,开车带我去吃了当地最好的海南鸡饭,于是,我也忘不了他。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在新加坡,我看见了一个井井有条的繁荣社会,以及支配这个社会的,无处不在的华人强权政府。这个华人小世界的面貌,非常整洁,但我感觉有些单调无聊,毕竟这里几乎所有的事物都是政府规划好的,极少有民间的即兴发挥。

在新加坡工作的印度人的生活,不例外,也是被严格规划的。新加坡同事说印度人分黑皮肤和白皮肤两类,民族不同,白皮肤的印度人,大多是白领,收入很高;黑皮肤的印度人,多数是印度来的临时工,教育程度低,都是做蓝领工作的,主要做清洁工、服务员或者码头工人。白印度人,我基本是没机会看见的,但大群大群的黑印度人,在PSA码头可以看到,在街上的敞篷小卡车上可以看到,而在“小印度”,可以看到非常多。

小印度(Little India),是新加坡的一个地区,这里印度神庙、印度商店和印度饭馆林立,这里的常住人口,主要是印度人。每逢周末,这里都会挤满黑皮肤的印度工人,他们在这里聚餐,和朋友聊天,换钱寄回印度家里……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我在星期天的晚上来到小印度,被这里的异国情调刺激得很兴奋。街上挤满了光脚穿拖鞋的印度贫民,我英语本来不好,灌满耳朵的印地语式英语——或者也许就是印地语——我就更听不懂什么。他们的皮肤和黑夜融合得非常好,以致看不清表情,只能从一眨一眨的大白眼球和偶尔露出的牙齿揣测他们的精神状态。

很多商店的大幅海报上,都印着穿民族服装、化浓妆、全身挂满黄金的印度美女,招牌文字是英文和印地文。多光多彩的印度神庙,在黑夜以及黑色皮肤的大海里,像是一座座高耸岛屿,灿烂辉煌。神庙的外墙布满印度教神像,他们个个形象丰满富丽,和寒酸的信徒们相比,更显张力。在破旧里,神庙显得崭新、整洁;在灰暗里,神庙显得鲜艳;在尘世里,神庙显得更加神圣。神庙狭窄的大门里传出诵经的声音,浑厚又洪亮,充满了威严和热情的能量,佛教形容释迦牟尼的声音如“金刚狮吼”,我想,几千年前佛陀的讲法之声,就是如此的吧。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小印度的多数路口,都站着白制服的警察,他们给游客指路,态度非常文明友善。在小印度周围的街道,到处可以看到黑色装甲大巴,里面坐满穿黑衣的防暴警察,他们安静地把小印度牢牢包围。我对这种紧张气氛很好奇,大哥告诉我,几年前,在小印度,发生过印度工人骚乱,有人放火,有人掀翻了警车。我问有没有人受重伤或者死掉,大哥说那倒是没有,但这种暴力在新加坡就是很不得了的事情,在那之后,政府规定小印度所有的商户都不可以卖酒。

接近午夜,人群逐渐稀疏了,原来是有大量敞篷小卡车把黑皮工人接走了。大哥对我说,这是他们雇主公司的通勤车,政府规定这些公司在周末的晚上,要来这里接走工人,免得聚众时间太长生事,也免得他们全部自行回宿舍干扰巴士和地铁。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接送工人的帐篷小卡车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这就是新加坡,政府控制一切,恩威并施。

新加坡有个小印度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