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美签署关岛军训谅解备忘录 被社交媒体曲解挑拨新中关系

2019-12-19     1,551
新美签署关岛军训谅解备忘录 被社交媒体曲解挑拨新中关系

出访美国的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右一)与美国防长埃斯珀(左一)进行双边会晤。(新加坡国防部)

蚂蚁在这里跟大家讲个好朋友的故事:

S最近去A家里转了一圈,看到A家门外有一块空地,S家中最缺的就是这种空地,于是问A:空地借我训练?A和S是好朋友嘛,二话不说就say yes。以前也有人想跟A借,A每次都一口回拒。

本来就是件小事,没想到S的另一名好友C(最近跟A闹别扭)就“躺着中枪”。

C家里的三姑六婆不断吹耳边风:

哎哟,听说A跟S最近关系很要好嘞;S明明知道你跟A吵架还跟A关系那么好,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听说S还要将家门口那条河开给A专用,到时你就不能再走那条河了;听说……听说……

各种版本的“听说”,与事实相去甚远,在微博和微信等社交媒体上制造了大量噪音。

如果蚁粉看到这里已经能猜到是哪回事,证明你紧跟时事而且熟悉双边课题。

红蚂蚁今天看到《联合早报》言论组主任撰写的一篇题为《警惕网上舆论影响外交关系》的评论,立刻想起过去一星期在微信上大量涌现的各种版本的“听说”。它们来得快也消失得快。

新美签署关岛军训谅解备忘录 被社交媒体曲解挑拨新中关系

(联合早报)

事件的起源就是12月7日(美国时间),新加坡与美国签署的一份谅解备忘录。

出访美国的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与美国防长埃斯珀,进行双边会晤后签署协议,为新加坡空军部队在关岛设立战斗机训练分遣队事宜设定了框架。不过派遣的人数、时长和规模等细节,还有待进一步磋商。

新美签署关岛军训谅解备忘录 被社交媒体曲解挑拨新中关系

出访美国的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左)与美国防长埃斯珀就新加坡空军部队在关岛设立战斗机训练分遣队签署谅解备忘录。(黄永宏面簿)

用军事语言来解说就是:

这份协议将为新加坡空军在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Andersen Air Force Base)进行军训事宜制定框架,并涵盖空军F-15SG型和F-16型战斗机,及G550空中预警机等军机的部署。

黄永宏过后在自己面簿上发帖文宣布这项消息时写道:

“美国是新加坡的一名好朋友,他们在国防军训需求上给予我们强有力的支持。关岛开阔的领空训练空间能让新加坡空军进行规模更大、性质更复杂、更贴近真实情况的训练,提升作战能力与战斗准备。作为一个领空有限的小国,我们感谢有这样的机会突破领空局限进行海外训练。过去三个月签署的两份谅解备忘录,显示了我们茁长提升的国防关系。

新美签署关岛军训谅解备忘录 被社交媒体曲解挑拨新中关系

黄永宏提到的两份谅解备忘录中的另一份,指的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9月访问美国期间,两国第二次更新1990年签署的防务合作谅解备忘录,将双边防务合作再延长15年。

黄永宏在美国出席第七届里根国防论坛用英语致辞时指出:

“1990年的那份谅解备忘录,让美国成为新加坡空军基地和海军基地的最大用户,作为礼尚往来,美国也同意让我们在美国展开训练。我相信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无论大小,能在美国留下同样的足迹。对于这些训练机会,我们深表感激。

看得懂英文,而且英语掌握能力不错的蚁粉应该能看出,黄永宏指的“美国成为新加坡空军基地和海军基地的最大用户”这句话的上下文和语境都与军训(training)挂钩,而不是别的。更新谅解备忘录也只是让美国可以继续维持现状。

事实明明如此,但因为关岛是美国重要战略基地,这一步棋被看不懂英文、或故意看不懂英文的网上社交媒体直接曲解为:

“亚洲海上石油航线危矣!新加坡一纸协议+让美国可轻易封锁马六甲”

“新加坡签字画押:未来美军可快速封锁马六甲,切断中国海上航线”

耸动的标题加上偏离事实的报道,就是一剂引爆中国互联网论坛的最佳配方。正如《联合早报》评论所说:质疑声并非来自主流的官方媒体,而是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

在红蚂蚁看来,如果POFMA打假法的手够长,这些社交媒体估计早就被POFMA了。看了这些不实报道的中国网民自然怒不可遏,开始打压新加坡,措辞相当难听。

新美签署关岛军训谅解备忘录 被社交媒体曲解挑拨新中关系

那些标题耸动内容不实的文章里没提到,或选择避而不谈的就是:

新加坡很早就在美国派遣了三支空军训练分遣队。它们分别是:

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卢克空军基地(Luke Air Force Base)“和平卡文”第二阶段(Peace Carvin II)计划下的F-16型战机分遣队;

爱达荷州蒙廷霍姆空军基地(Mountain Home Air Force Base)“和平卡文”第五阶段计划下的F-15SG型战机分遣队;

亚利桑那州银铃陆军直升机场(Silverbell Army Heliport)的“和平前卫”(Peace Vanguard)AH-64D阿帕奇直升机分遣队;

新加坡空军不只在美国进行训练,目前也在澳大利亚和法国各派遣了一支空军训练分遣队。

新加坡武装部队自上世纪90年代初便在关岛进行军训,除了陆军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双边演习,我国海军也在关岛附近水域多次参与双边和多边演习。

自2017年起,我国空军也派战斗机到关岛与美国太平洋空军进行战斗机训练。

李显龙总理今年6月在通商中国颁奖晚宴上回答各国应如何在中美之间自处时曾表示,新加坡必须从自身利益出发,而不是成为任何一方的跟屁虫。

新美签署关岛军训谅解备忘录 被社交媒体曲解挑拨新中关系

6月7日,李显龙总理和胡以晨先生在通商中国颁奖晚宴进行炉边谈话。(联合早报)

当时他说:

“从自身利益出发,我们可以这样说,我是你的朋友,但我也是他的朋友,我不是(任何人的)跟屁虫(stooge),我代表我自己。

李显龙今年9月访美期间接受美国CNN电视专访时重申:

“新加坡不是美国的盟友(ally),我们是美国的亲密伙伴国(partner),但中国也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partner),甚至贸易额比对美国还高。

朋友之间本来就会有各种互动,吵架了就会喊出“dun friend u”,冷静下来后又会变成“good friend”。况且C那么聪明,很快就会看出什么才是真相。

套一句政治观察家所说:新加坡国土面积小,长期在海外练兵已非新鲜事,在关岛派遣分遣队的安排也不应被过多解读。

上述那些标题耸动的文章想挑拨炒作新中双边关系来博眼球?段数也太低了点儿。所幸新加坡人的眼睛还是雪亮雪亮的。

新美签署关岛军训谅解备忘录 被社交媒体曲解挑拨新中关系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