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148天前     9,603

昨天 新加坡的社区病例突然又多了起来,日增26起病例,其中8个本土病例中有3个无关联。

虽然当局没有公布病例详情。

但这三个无关联病例的身份却引起了广泛注意。

现在,大家都在讨论“越南陪酒女”。

3个越南陪酒女感染

网友担心构成新感染群

事情是这样的。

昨天新加坡卫生部突然公布有3个拿准证在新加坡工作的越南籍女性被确诊。

进而曝光了她们的职业,说是“经常到本地的KTV跟夜店去陪酒”。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但卫生部透露到这就打住了。

没有再公布更多关于这些女子的详情。

比如我们最想知道的:这些女的怎么被感染的?

就现在新加坡这种疫情管控下,怎么还能曝出KTV跟夜店有陪酒女被确诊的事情?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目前卫生部只回答了第二点。

官网的消息显示出现确诊病例的娱乐场所都以“餐饮业者身份”开门做生意。

也就是说KTV跟夜店就算开着,实际就跟饭馆差不多。

而这次因越南陪酒女确诊而被关注到的共有三家,分别是:

位于远东购物中心的一代佳人卡拉OK厅(Supreme KTV)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位于东陵购物中心的一代佳丽卡拉OK厅(Empress KTV)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位于百利大厦的Club Dolce夜店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从地理位置来看,两家KTV都在乌节路一带,只有一家夜店在诺维娜地铁站附近。

三家的位置关系如下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可以说是相距不远。

有网友据此推测,这3名确诊的越南籍女性应该都是彼此相互认识,其中有人不知道在哪里感染上病毒。

进而传染给自己的同伴。

而且从不同娱乐场所却同时确诊这一点来看,这2个越南陪酒女是属于“同一个圈子”的。

确实有网友对她们三人的身份提出质疑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新加坡明显是没有“陪酒女郎”的准证类别。

当局没有披露她们的准证类型。

从情况来看比较有可能是家属准证或工作准证。陪酒很可能只是她们私下接的生意,或者说“兼职”。

哪个场子需要她们,她们就去哪里。

不过这些都只是猜测罢了,当局现在只表明正在调查这几个女子的感染情况。

且因为她们被确诊,现在卫生部专门针对娱乐场所展开检测计划。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包括上述2家KTV跟1家夜店的全体员工,以及符合这些情况的人:

1)6月29日至7月12日之间到访过上述三个娱乐场所

2)到过其他同样以餐饮场所形式营业的KTV或夜总会

3)曾在6月29日至7月12日跟任何越南籍陪酒女郎有过接触的人

据卫生部名单,全岛至少有8个地点专供KTV/夜店相关人群进行检测。如莱佛士城3楼、莱佛士医院、巴西立、宏茂桥、碧山都有相应检测地点。

(具体地点复制网址到浏览器打开: https://www.moh.gov.sg/covid-19/rsc/ongoing-community-surveillance-testing-for-visitors-to-ktv-lounges-or-clubs-operating-as-f-b-outlets-that-are-frequented-by-vietnamese-social-hostesses)

足以看出对于新曝出的陪酒女感染,当局的处理态度是很小心的。

确实得小心,早前韩国跟中国香港已给出前车之鉴。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来源:海峡时报

如香港富太跳舞群组。同样一群人玩遍当地28个跳舞、酒吧、健身中心,最终造成187人感染,一度成为香港最大感染群。

还有韩国夜店感染群,最终确诊的人达225例。

现在新加坡的KTV、夜店也中招,说不担心是假的。

网友猜测,她们是不是还去了别的某些地方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估计接下来一段时间还会出现更多无关联病例。”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还有人犀利发问:

如果陪酒对象是男性,那么他们真的会自觉去做检测?尤其是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呢? 这该何解?

“有哪家男人敢去做检测?如果他们被感染然后传给家庭,特别是那种家有老人的,那简直就是灾难。”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如果男人们真的碍于面子,碍于家庭关系不去做检测,那么也许就如网友所言,新一轮感染群爆发在即。

然鹅,有没有人去检测,愿不愿意去检测还只是一方面担心。

网友们借陪酒女一事爆了很多料,真正让人细思极恐的地方在于这里。

疫情下KTV/夜店/酒吧等地 仍有陪酒女、艳女出没

很多经验老到的顾客,疫情下出入“风月场所”堪称来无影去无踪。

他们不会用合力追踪器留下自己的踪迹。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还有的KTV跟夜店疑似“阳奉阴违”,顾客进门就是一整晚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疫情期间违法营业的,一抓一大把,花样百出。

非法经营的店子虽然被取缔,但陪酒女、艳女的花边事迹却抹不平。

1)越南籍女子陪酒,喝酒玩骰子唱歌! 去年就有人开始偷偷营业。

一家酒吧老板阿廖(化名)不仅在晚上开门做生意,还安排了陪酒女在自己的场子陪酒。

他的酒吧位于惹兰勿刹的某栋建筑楼里。事发当天,他还接了2个男性客人的订单。

阿廖安排了2个越南籍妹子,一个19岁,一个24岁在房间内等著。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到晚上9点半左右,阿廖下楼跟客人碰头,从建筑楼的后门带他们上去酒吧。

这两个客人叫了好几个啤酒塔,每个100新币。喝酒、玩骰子,再跟两个越南籍妹子唱唱歌。

如果一切顺利,两男客原本是打算给她们一人200新币的小费。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啤酒塔

结果当晚警察接到举报突袭,敲门没人应,直接打破玻璃门闯进去抓了个正著。

据相关知情人透露,像这种越南女陪酒女通常会讲英文跟华文。

穿着暴露,有的人出场费一次300新币左右(不包小费)。

在新加坡的部分越南女,有的是做陪酒,有的是去KTV做舞女、歌手,也就是所谓的“挂花场”。

2)按摩店挂羊头卖狗肉,当街拉客!

芽笼附近有一家老旧的小型购物中心Grandlink Square。

商场自身的硬件设施十分老旧,本地网友称之为最安静的购物中心之一。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本地网友吐槽)

没有竞争力,没有存在感。这种环境最适合“女郎拉客”。

有人浓妆艳抹、穿着暴露,只要有男性经过,就会被叫住询问:“要不要进来按摩?给你舒服舒服!”

这让很多顾客感觉很不舒服,后来商场连去都不去了。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示意图,海峡时报)

这种情况在持续一段时间后被举报,便衣警察上门突袭。

从这三家美容院搬走六张按摩床。一名40岁左右,身穿白色紧身短裙的女性被戴上手铐带离现场。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图源:晚报)

3)给暗号才开门,无照营业有艳女! 这一家也是在芽笼,作风可以算胆肥。

他们不仅营业卖酒,还请了“艳女”来镇场子!

据知情人的透露,就是一些泰国来的女孩子,身上没有几块布,有的还“真空上阵”。

她们的工作就是招呼到店的客人,时不时劝个酒摸个腿什么的。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来源:weekender singapore

有酒喝,有美女作陪,一来二去这家酒廊的生意也是暗搓搓地爆火。

而且为了生意能做长久,夜店负责人非常谨慎。

他们把门店地址选在芽笼不起眼的旧店屋。

客人上门的话得先敲门,然后在门口等。酒廊的人会先看电眼,确认过顾客的身份之后才开门开锁,让外边的人进来。

但最后警察还是找上门,给他们来了个瓮中捉鳖。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来源:the urbanwire

当时全场包括艳女们在内,80人全部落网。

不止是上述例子,去年新加坡警察还曾对芽笼进行一次清扫,一共逮捕62个男子跟27个女子。

其中就包括非法卖淫的女子。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类似的事情一多起来,就见怪不怪了。

很多人觉得这两年非法营业的酒吧、KTV、夜店突然变多,跟疫情一来,新加坡的夜生活凭空消失有关。

没地方消遣,按捺不住就会蠢蠢欲动。

而这次出现陪酒女确诊,也有网友哭嚎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疫情下,新加坡的“最惨”行业 夜生活遥遥无期?

像KTV跟夜店酒吧这种娱乐场所,堪称疫情下新加坡的最惨行业。

一个是作为经营者的老板不容易。

从去年3月26日23点59分开始,大部分夜店跟KTV就开始关门不允许营业。

只有少数参与试营计划的KTV跟夜店可以开放。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来源:海峡时报

但这些被允许参与试营业的KTV跟夜店,也有很多限制。比如超过一定人数就要做核酸检测。

限制卖酒时间,比如晚上10点半以后不能卖酒等等。

走了一波人,房间就要彻底消毒之类。

还有的不用夜店的身份营业,就把自己当餐馆来维持生意。

只不过,这点收入也杯水车薪。据某夜店老板诉苦,他们明明是一家夜总会,却要做饭店的活。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厨房扩建不扩建,专业厨师请不请?其他类似打桌球、射飞镖的活动也不能进行。

没有其他收入,店租、水电、员工工资还得照给,他一个月要支出大概1万5000新币的固定开销。

再加上前段时间2人堂食,昨天才刚增加到5人。

还没回点本,现在又曝出个陪酒女确诊的事情。

简直就是时运不济,鸿运遥遥无期,疫情下在新加坡经营个夜店,太难了。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另外,作为娱乐场所的员工,其实也很不容易。

老板钱没有赚到,要么只能被迫减薪。要么有的准证到期没法再延期的,就回家了。回去的人,短时间也过不来新加坡。

因为现在的新加坡,没有夜生活。。。

所以现在新加坡的部分娱乐场所,日子苦巴巴,员工走的差不多,顾客也没人来,相当于两头皆空。

以至于有的已经关门结业。

前段时间,芽笼一波店铺在招租,这些店铺原本是用来租给持有新加坡合法妓院执照的从业者。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从前,新加坡的芽笼是这样的。作为唯一合法的红灯区和美食街,夜生活是永远的主题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但是疫情来了以后,夜生活喊停,街道冷清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从前新加坡的酒吧KTV夜店是这种画风的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疫情来了以后,无人问津,就是无人问津。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夜店这些娱乐行业一直关到现在,备受打击。

原本年初当局计划让更多的KTV跟夜店加入试营计划,但因为社区病例反扑而推迟。

一直到现在都还未有下文。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昨天病例突然变多,8个本土,18个输入,这又意味着什么?

“刚开放,问题又来了。”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新加坡3个越南陪酒女确诊,这些人被要求检测!疫情下,这行太惨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