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突中风 坚强妈半昏迷剖腹产女

241天前     9,009

(新加坡1日讯)保险经纪顾问第二胎怀孕7个月,却毫无预兆突中风,在医院抢救期间出现并发症,在半昏迷中紧急剖腹产女。

两年前,32岁的谢明珍如往常一样与家人在外喝咖啡叙家常,不料突发剧烈头痛,想到附近诊所求医,没走几步便在一家商店前昏倒,不省人事。

谢明珍在加护病房期间半昏迷状态,几度朦胧苏醒,见身上有密密麻麻的插管,只觉得剧痛无比,还胡乱想拔出插管,双手还因此被绑缚在床边。

怀孕突中风 坚强妈半昏迷剖腹产女

谢明珍已经康复,和2岁大的女儿合照。(受访者提供)

要不是丈夫(IT从业人员)从头到尾在旁细心照料,每天记录她的病情进展,谢明珍很可能都不知道原来有长达一周时间,她须依靠生命辅助器材来维持生命,在加护病房一待就是一个月。

由于怀孕缘故,医生用药时格外小心,她也无法服用过多止痛药,剧烈疼痛令她生不如死,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后来,她出现并发症,不得已在半昏迷中紧急剖腹产,早产的小女儿也因器官发育不全,在新生儿加护病房保温箱里住了约一个月才出院,所幸如今也已健康长大,还被称为“小战士”。

谢明珍当时苦中作乐开玩笑说:“我们(母女)谁会先出院。”

丈夫每天都拍女儿的照片给谢明珍看,希望鼓励她振作。插满管子在床上动弹不得的她,看女儿小小的身躯同样也插满了管子,心疼不已。

她过后转入普通病房,再住院1个月后得以出院休养。

风华正茂的年纪却经历中风,这对谢明珍来说是始料未及的,她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说,曾经意外流产两次,因此格外注重健康,也定时孕检,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医生也说,我怀孕和中风没有关系,至今也还没找到原因。不过他们建议我不要再受孕……我觉得两个孩子也够了。”

怀孕突中风 坚强妈半昏迷剖腹产女

产下的女婴一度在新生儿加护病房的保温箱里住了约一个月。(受访者提供)

一度不敢出门见人

谢明珍部分头壳取出后,头凹了一块,曾经一度不敢出门见人。

谢明珍向记者出示照片说,医生为排出压到大脑的多余液体,不得不在她生产后,将她的右头部分壳取出,前年10月完成手术的她,逐步恢复工作,但当时不敢出门,不然就要戴帽子。

中风也让谢明珍左边肢体不遂,需要重新学习走路、吞咽和说话,术后3到6个月属于黄金恢复期,她平均每周都要前去物理治疗学习走路,跌倒时,看着大女儿在她手上贴著“加油笑脸”贴纸,她就马上振作起来。

去年1月初,她完成头壳重建手术,尽管还剩下凹陷疤痕,但经头发修饰已与常人无异。

谢明珍虽然如今已恢复行动能力,但无法像过去那般,行动也比常人缓慢,左手力气也不同以往,有时独自到外用餐时,须他人协助把餐点送到桌上。

从事保险业的谢明珍也很庆幸,她早前已购买了人寿保险,这才免去医疗费用的负担,在下来几年里安心进行物理治疗并疗养。

负责忠邦分区事务的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义顺集选区议员)在活动时与身为基层义工的谢明珍交流,经了解得知她的事迹,并通过面子书分享她极具启发性的经历。

谢明珍孩童时期被一名在义顺忠邦区服务的热心义工耳濡目染,长大后再次偶遇,2013年也加入帮忙服务居民。

由于谢明珍的外表与常人无异,所以有时候因为走路缓慢、乘搭电梯或坐在“保留座位”时或会遭受他人鄙夷,甚至会开口斥责她。

通常谢明珍会向对方解释,但有时也疲惫于解释,但很多时候好好告诉对方,大部分人都会理解。

谢明珍原本很介意公开经历,但想到还有许多人像她一样的人也有着相同经历,她决定站出来,提高他人对肢体不便人士的意识,毕竟不是每个人的残疾都是看得见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