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称拥有千名成员的新加坡反对党,最近突然有约30人退党

2020-05-27     3,201
对外称拥有千名成员的新加坡反对党,最近突然有约30人退党

领导前进党的陈清木医生接受媒体访问。(前进党面簿)

作者 周大衍

加坡前进党秘书长陈清木医生说,前进党不欢迎“妄自尊大”和“自私自利”的党员。 他说,前进党欢迎志同道合者加入,可是如果党员是出于个人私利,这些人离党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他在一场对话会上,回应关于近来有约30人退党的提问时表示,前进党有上千党员,30人退党不是大问题。

对外称拥有千名成员的新加坡反对党,最近突然有约30人退党

5月21日,前进党面簿上载陈清木医生与其他前进党成员首次在网上接见选民的视频。(前进党面簿)

作为领导人,陈清木医生自然有权力决定要什么样的党员,可是如此公开形容退党的前同志,政治上似乎并非明智的做法。因为这不但反映了内部的意见不一致,而且退党的党员如果心生不满,也可以同样用“妄自尊大”和“自私自利”来批评陈清木医生和党的领导层。 虽然这是前进党的内部事务,但却也凸显了本地反对党所面对的一大问题。

对外称拥有千名成员的新加坡反对党,最近突然有约30人退党

新加坡前进党前党员张伟隆(中)因制作视频指责该党已经被渗透,并有10名党员与两名党外人士勾结,被前进党开除党籍。该事件引起一些党员,包括潜在参选人拉维(Ravi Philemon)因不满该党的处理方式,选择退党。(海峡时报)

诚如陈清木医生所说,本地反对党几十年来不时都会暴发类似的“党争”,而关键的是,这种分歧主要并非政策路线的不同,或者是价值观的争论,更多是党员和领导者之间个人的意气之争。

这种结果,导致本地反对党难以壮大(成功进入国会的工人党是少数例外),而且也让社会对其观感不佳,整体上产生反对党人多是借政治平台出风头之流的负面印象。

相反的,类似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那样,有鲜明政治性格的反对党人,其政党也相对能够获得社会的认可和支持。

对外称拥有千名成员的新加坡反对党,最近突然有约30人退党

4月30日失足跌伤头部的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在医院留医三周后,已于5月21日出院。(海峡时报)

讨论这个话题,其实还有更大的考虑。本地反对党能否壮大,不只是反对党自身利益的问题,还关系到新加坡作为一个民主政体的未来。

其实,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很清楚反对党的作用。他一再表示,行动党在国会独大太久,部长和议员就会因为缺乏辩论的机会,而丧失政治嗅觉和本能,特别是缺乏建国斗争经验的新一代行动党人。

所以,他动议修改宪法,设立官委议员制度。

官委议员不受行动党党督的制约,能够更自由地发言,表达批评和反对的意见,让行动党人特别是部长有机会公开为自己的政策辩护,说服新加坡人。

工人党成功进入国会,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个缺乏辩论机会的问题。但是,他们现在的人数毕竟还是少数,难以形成有力的制衡作用。

对外称拥有千名成员的新加坡反对党,最近突然有约30人退党

工人党目前在国会拥有9个席位,包括6个选区议席和3个非选区议席。不在照片中的非选区议员吴佩松因健康问题已经宣布卸下党内要职,并表明不参加来届大选。(工人党面簿)

这对行动党乃至新加坡,都不是好事。长期一党独大,容易形成政治惯性和盲点,对异议甚至会本能地不满甚至不容忍。

所以,有更多的反对党议员进入国会,总体上应该是值得的鼓励的事情。这应该是成熟理性的行动党人也应该抱持的态度。

没有公正的新加坡人会否定行动党政府的政绩,大部分新加坡人相信还是希望行动党继续执政。

可是,如果有更多的反对党人进入国会,最终的结果将是鞭策行动党更加自我惕厉,更加聆听民意,避免自满。对于国家而言,这样的执政党才是人民所要的。

所以,如果反对党继续陷于陈清木医生所形容的这种个人意气之争,而难以吸引人才加入,长远而言对国家并非幸事。

任何团体都会有不同意见,政党更是如此。但新加坡人希望看到的,是政策和价值的分歧和辩论,而不是谁更出风头的无聊斗争。

对外称拥有千名成员的新加坡反对党,最近突然有约30人退党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