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镜嫂又骚扰 邻居拆墙卖屋避瘟神

83天前     1,089

义顺墨镜嫂扰邻尽管惹官司遭治罪后仍被指未停止骚扰行为,同层邻居受不了卖屋,新屋主38万元(114万令吉)买下单位,两周前迁入。

住在义顺环路第112座组屋5楼的“墨镜嫂”陈秀娥,多年来以各种夸张行径骚扰邻居,在邻居家门前乱丢口罩、卫生棉、洒盐、倒油、泼粪、洒尿等等,使住在她楼上、楼下、同层的多户居民都叫苦连天。

墨镜嫂又骚扰  邻居拆墙卖屋避瘟神

墨镜嫂不畏警方电眼,半夜三更上邻居家泼尿撒粪。(受访者提供)

墨镜嫂也因种种扰邻行为惹官司,在2018年涉公共滋扰、抵触防止骚扰法令、恶作剧及偷窃等罪名被控上法庭,同年认罪后被判接受6个月缓刑监视。

其中一名苦主李先生日前电邮通知《新明日报》,指墨镜嫂又扰邻,甚至变本加厉,几乎天天上门骚扰邻居。

墨镜嫂又骚扰  邻居拆墙卖屋避瘟神

墨镜嫂不畏警方电眼,半夜三更上邻居家泼尿撒粪。(受访者提供)

记者昨日走访该处,发现之前由5楼居民筑起的“帆布墙”及约20公分高的挡板已全被拆除,走廊上也未见垃圾。

记者探究后发现,原先住在墨镜嫂隔壁单位的居民已卖屋,举家迁走,而新屋主则在两周前刚搬入该单位。

新屋主翁先生(48岁,建筑业)受访时说,对墨镜嫂一事毫不知情。他绘述,自己在今年5月1日到场看屋子,数日后便决定买下单位,期间与前屋主碰面时,对方并未提及墨镜嫂的种种扰邻行为。

墨镜嫂又骚扰  邻居拆墙卖屋避瘟神

楼下邻居林女士指墨镜嫂已停止倒油,但在晒衣架上挂滴水的扫把,弄脏她衣服。

“他当时开价39万8000元,我最后以38万元成交,觉得价钱合理。我看屋子时走廊没有隔板或帆布,但我有注意到有电眼,以为只是曾有人破门行窃还是一些邻居纠纷。我问前屋主,他只是简单带过,说隔壁邻居偶尔会‘捣蛋’。”

他说,希望与对方井水不犯河水,若出现撒野情况,也不会隐忍。

“我看到她好几次都会跟她打招呼,她若和我和平共处我会尊重她。”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