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一报名2B阶段结束,已有22所小学超额需抽签,新加坡小学难进吗

2019-07-26     1,320

新加坡小一报名2B阶段7月23日结束,22所小学在这个阶段的申请人数超额,可能得在星期五(7月26日)进行抽签。

2B阶段是供家长义工、会馆与教会会员,以及社区领袖为子女报读小学一年级。去年,有27所小学的名额在这个阶段供不应求。

面临申请人数超额的有不少是传统热门小学,其中包括圣尼各拉女校(小学)、英华学校(附小)、乐赛学校等。一些邻里学校如淡马锡小学、康培小学(Canberra Primary)等,也同样面对申请超额的情况。

学额竞争较激烈的包括圣尼各拉女校(小学)(40人争取20个学额)、培华长老会小学(41人争取20个学额),以及圣婴小学(大巴窑)(68人争夺42个学额)。

另外,五所新加坡福建会馆附属的小学(道南、爱同、崇福、南侨和光华学校)中,除了光华学校,其余四所都有申请超额的情况。

新加坡福建会馆从今年小一新生报名开始,规定家长只要投入80小时的义工服务,以及会龄超过两年,就能得到会馆的推荐书,在小一报名2B阶段为孩子报名会馆属下五所小学。详情戳【19.3.5新政】家长做80小时义工 可获福建会馆推荐报名小一

小一报名任何阶段如果必须抽签,公民获优先权,之后按照住家离学校的距离,优先考虑住在一公里范围内的申请者。在2B阶段为孩子报名的家长,将在本周五(26日)接获通知。

为确保收生制度维持开放,教育部从2014年起规定所有小学在2B和2C阶段各预留20个学额,让与学校没有直接关系的家长有更多机会为孩子申请入学。

下一个2C阶段,则是供与学校没直接联系的家长报名。有意通过网站报名的家长,可从7月29日至7月31日上网报名,而想亲自到学校报名的家长可从7月30日至8月1日提出申请。

新加坡小学或者好的小学真的很难进吗?我们来看看下面这篇文章吧。

前言:前段时间,我们发过叶从容老师的文章《我在香港受的全人教育:公共意识和人文关怀是生命底色》。相比大陆,香港教育的好处显而易见,然而是否人人可以享受这样的好处而不带牺牲,我想即使身为当地人,也很难均衡,而今天文中的主角“双非儿童”,其纠结及辛苦则更多。

我们并无资格去评判这样的做法,只想问,如果孩子可以自己选择,他们会想要怎样的一条路?身为家长,辛苦的背后除了隐忍,一点点的骄傲或自豪,是否还有快乐?

过去20年来,香港与内地的界限变得越来越容易跨越,而在这界限间,始终横亘著一个名为“双非儿童”的特殊群体。

这群出生在香港、生活在深圳的孩子,拥有香港户口、享受香港人的一切福利,一出生便被打上了鲜明的时代印记。

而随着年岁的增长,由于这些孩子的家庭不愿意放弃香港户口以及其带来的教育资源,许多双非学童开始了漫长的跨境求学路。

小一报名2B阶段结束,已有22所小学超额需抽签,新加坡小学难进吗

福田口岸排著队等待跨境上学的孩子们(图片来源:看客)

他们每天往返于深港两地,清晨过关去香港上学,下午又过关回到深圳的家,朝六晚六、一周双休,成为两地密切交流的象征之一。

城市面貌的转换,普通话和粤语的切换…是每天发生在这些孩子身上的事情。

路途的艰苦、两地的文化差异、自我的身份认同甚至是家庭矛盾的升级…一切都让这些孩子的求学之路十分不易。但由于种种特殊的原因,他们始终如被保护在玻璃罩内的鲜花,离真正的香港社会隔着一层看不见的屏障。

小一报名2B阶段结束,已有22所小学超额需抽签,新加坡小学难进吗

电影《过春天》中的女主角佩佩就是一位 居住在深圳却在香港上学的中学生 图片来源:豆瓣

在港难融、回归无门,双非儿童面临的尴尬和困境实际并不为大多数人知晓。

但最让人担心的,是随着这群孩子的长大,一波又一波的社会潮流可能正将他们塑造成一个孤独、撕裂而没有认同感的群体。

如果时间可以倒退,那些为了节省20万超生罚款,把孩子生在香港的“双非妈妈”,还会坚持一样的选择吗?

01

双城记:跨境学童的一天

清晨5点,当深圳大多数人还在熟睡时,小女孩文菡的父母已经早早起床,为新的一天做准备。

6时20分,文太太的手机闹铃响起,她随即走进卧室叫醒准备去香港上学的女儿。文菡揉着睡眼到洗手间梳洗并换好校服,然后坐在客厅的小凳子上,等妈妈帮她梳辫子。

“证件是至关重要的,忘带就过不了关!”出门前,文太太为女儿打点好一切,带上证件、书包、课外活动物品等,准备一同出发前往“校巴”站。

小一报名2B阶段结束,已有22所小学超额需抽签,新加坡小学难进吗

早晨6:30,在深圳福田区随处可见送孩子到边检大楼的父母们 图片来源:新浪网

7时05分,跨境“校巴”准时发车,大约7时半抵达皇岗口岸,边检人员上车替孩子们逐一办理通关手续,大约15分钟,便完成对车上所有学生的检查。

为保障学童的安全和过境的秩序,深港多个口岸于跨境学童通关的繁忙时段辟出“跨境学童专用通道”,并设有“学童候检区域”。

在福田口岸,小女孩一个人站在隔离栏杆旁,望着眼前的边检窗口,等待开始过关。

小一报名2B阶段结束,已有22所小学超额需抽签,新加坡小学难进吗

对于这些每天穿梭于深圳和香港之间的孩子来说,小小年纪就要学会“独立”。 图片来源:新浪网

为方便跨境学童的出入境,香港口岸和深圳边检总站,都利用信息科技和便携式装置,优化学童过关时所需办理的出入境手续,每名学童的通关时间仅需几秒钟。

此刻,跨境上学的旅程走了大半,车上大部分孩子已呼呼入睡,原本喧闹的车厢变得安静。

小一报名2B阶段结束,已有22所小学超额需抽签,新加坡小学难进吗

早晨6:40和7:40,是跨境学童入关的高峰期,没有赶上小车的孩子,就要由父母抱着送到边检处。图片来源:新浪网

当初,“跨境儿童”的父母利用了香港生育入籍政策,有的是为了躲避内地计生政策的超生处罚,有的则是让子女能够获得香港优质教育资源,其行为带有很强的投机性。

只是如今看来,眼看孩子去香港读书既辛苦又不划算,但这些家庭却无法回头。

小一报名2B阶段结束,已有22所小学超额需抽签,新加坡小学难进吗

图片来源:新京报

无论家长们是否后悔,政府是否调整决策,孩子们是无辜的。和文菡一样,每天仍有上万名这样的孩子在口岸两侧奔波往返,花在上学路上的时间少则两个小时,多则五个小时。

当他们起早贪黑深夜往返在港陆之间,消化著父母巨大的期望,却难以寻找到自己需要的身份认同。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作者 | 小林君

来源 | 精英说(ID:elitestalk)转载已获得授权

小一报名2B阶段结束,已有22所小学超额需抽签,新加坡小学难进吗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