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党的危机处理手法显得不够重视撒谎事件 能扭转劣势吗

73天前     990
反对党的危机处理手法显得不够重视撒谎事件 能扭转劣势吗

政党的责任,就是为选民把第一关,派出品格端正的候选人,在国会上作为人民的代议士。(Gov.sg国会直播视频截图)

作者 沈玉宝

人党新科议员辣玉莎在国会撒谎,引发了舆论关注。工人党的迟缓反应,相信让不少国人,包括该党的支持者失望。

语言是工具,更是武器,在政治上尤其如此。很多政治错误都发生在这种工具失当上,只是程度轻重不同。

如外交部长维文在国会殿堂私下贬损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梁文辉,属于失言。此前人民行动党议员朱为强关于小印度的“笑话”,就因带有种族歧视意味而被朝野议员批评,属于无聊当有趣。民主党议员林孝谆在国会讲脏话遭国会训斥,属于出言不逊。

这些错误,在性质上跟辣玉莎的撒谎,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反对党的危机处理手法显得不够重视撒谎事件 能扭转劣势吗

工人党盛港集选区议员辣玉莎。(海峡时报)

所谓民无信不立,且不说在政治上撒谎的严重性,就算在社会上活动,谎言一旦被揭发,当事人恐怕就成为过街老鼠了。所以,很多人难免对工人党迟钝的表现感到吃惊和失望。

当辣玉莎首次指控警察部队,引发内政部长尚穆根的强烈反应时,不知道工人党是否有跟她查实?如果相信同志的发言是真实的,为何却没有同党议员在国会声援她。如果工人党也对她的发言存疑,为何允许她三次撒谎?面对执政党强势的回应,工人党的做法让人纳闷。

面对警察部队要求协助调查的压力,辣玉莎终于在国会承认撒谎前,是否先在党内交代过?如果有,工人党有什么反应?

从秘书长毕丹星一开始表示,将把事件交由国会特权委员会处理,后来舆论对辣玉莎大力挞伐后,再宣布党内也成立纪律调查小组的事发顺序看来,工人党似乎并不非常重视同党议员撒谎的事。

反对党的危机处理手法显得不够重视撒谎事件 能扭转劣势吗

(海峡时报)

本地政治自建国以来,就一直维系高标准,信口开河的政治人物,基本上都在选举时被选民唾弃。

政党的责任,就是为选民把第一关,派出品格端正的候选人。就这一点而言,工人党是失责了;而事后表现得不够重视,则又罪加一等。希望工人党能汲取教训,别辜负了支持者和中间选民的期待。

另一个值得多说两句的,是确保政治风气清明,必须警惕外国不良的趋势,包括对受害者失去分寸的对待方式。英美社会似乎陷入一种受害者道德光环的崇拜,好像受害越深越崇高。

辣玉莎自称是性侵受害者(真相如何就不得而知了),撒谎的目的似乎也是为了替性侵受害者发声,使得国会领袖英兰尼在谴责她撒谎时也得小心翼翼。但她撒谎的行为,才真正贬损了性侵受害人。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辣玉莎承认撒谎,还是做了正确的事情。

从国人的整体反应看,人们对大是大非毕竟是清楚和坚持的,这让人欣慰。 重视对错更甚于政治立场的选民,才是政治清明的最大保障,也是对政党与从政者最大的鞭策。

反对党的危机处理手法显得不够重视撒谎事件 能扭转劣势吗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