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工宿舍过渡新冠病措施现混乱 隔离客工申诉被忽略得挨饿

94天前     6,633
客工宿舍过渡新冠病措施现混乱 隔离客工申诉被忽略得挨饿

冠病医疗程序简化后,虽然有助康复客工更快回到工作岗位,客工宿舍在过渡到新程序的过程却出现混乱,加上客工确诊病例近期明显增加,让不少客工面对生病没人理会、甚至没饭吃的窘境。

根据人力部网上发出客工宿舍须遵守的新冠病措施指引,从本月11日开始,与确诊病例有接触的客工不会接获隔离令,改为遵守健康风险警告(HRW)。住在宿舍的客工接获警告的第一天须在有人的监督下进行抗原快速检测(ART),结果呈阴便能前往工作。第二至第七天则自行做抗原快速检测(ART),结果呈阴就可工作。

政府也让全岛大约48个客工专用宿舍划分出2.5%的床位,作为宿舍康复设施(Dormitory Recovery Facility,简称DRF),让ART结果呈阳性但已完成接种冠病疫苗和没有任何症状的客工隔离。

人力部也在PPT Lodge 1B(称为榜鹅S11宿舍)、双溪登加客工宿舍(Sungei Tengah Lodge),和克兰芝第一客工宿舍(Kranji Lodge 1)设立中央康复设施(Centralised Recovery Facility,简称CRF),让来自其他没有DRF宿舍的客工入住隔离。榜鹅S11宿舍的CRF上周三投入运作,可同时容纳3000人。截至昨天(18日),已有大约2000人在那里完成隔离。

在新措施下,所有在DRF和CRF接受隔离的客工只要在第四或第七天的ART检测结果呈阴性就能提早结束隔离,回到工作岗位。完成10天隔离的客工,无论检测结果如何,也都能离开康复设施。

虽然新程序有助康复客工更快回到工作岗位上,过去一周的过渡期出现混乱,不少客工向《联合早报》申诉他们面临的困境。

目前在克兰芝第一客工宿舍DRF接受隔离的孟加拉籍客工莱克(假名,31岁)受访时说,他和室友于本月14日接受冠病检测,室友当天接获确诊通知,但他则没有,便以为自己没有被感染,所以仍到宿舍内的共用设施活动。

“怎料在15日,我自己做ART的结果呈阳性。通知雇主时,才发现原来他已知道我14日的检测结果是阳性。之后,我们在16日才被送到DRF隔离。”

本月11日至14日在大士南宿舍(CDPL Tuas Dormitory)DRF隔离的拉朱(假名,25岁)受访时指出,居住在DRF客工的伙食由自己或是雇主负责。因此,他每天必须等其他同事上班前下班后才能给他送餐。他说:“基本上我一天超过12小时没饭吃,如果我的同事加班还是忘记,那我就得饿肚子了。”

加上上周西雅惹兰都康(Westlite Jalan Tukang)速建宿舍因为没有及时送客工隔离和伙食不卫生引起客工不满,导致客工聚集事件,许多客工都认为新加坡在走向“与冠病共存”的过程中,似乎又遗漏了客工。

44岁的客工诗人扎基尔(Zakir Hossain Khokan)星期六晚上写了一首诗致人力部长陈诗龙,名为“请不要称我们为“你的兄弟’”的诗,在社交媒体传开来,甚至有人帮他翻译成华文传阅,引起其他宿舍客工的共鸣。

诗的开头写到:“请不要称我们为‘你的兄弟’,如果我们真的是你的兄弟,你为什么要动用防暴队和警察包围我们?你为什么派装甲车而不是救护车?你为什么不派医生和护士来。相反的,你却派士兵和警察来?”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