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2020-11-13     3,696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红蚂蚁制图)

作者 徐子琼

印度大街小巷自10月中旬起,就换上一身色彩斑斓的节庆彩妆,每个角落都挂上靓丽的灯饰,准备在11月14日迎接屠妖节——这个庆祝光明战胜黑暗、正义击败邪恶的节日。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2020年小印度屠妖节彩灯。(印度文化遗产中心面薄)

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小印度店主及传统协会主办的亮灯活动的规模缩小了很多,但节日气息丝毫不减。

其实,在小印度,五颜六色的不仅仅是彩灯和鲜花,还有许多隐藏在街角深巷里令人惊艳的壁画。

别以为小印度的壁画,一定都与宗教和民族有关,其实不然。小印度有许多非常时尚且有创意的大型壁画,俨然就是一座露天的壁画美术馆。

不信?那就跟红蚂蚁一起探索这些美轮美奂,值得打卡的壁画吧!

生活系列 《小印度的传统行业》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roots.sg)

上面这幅名为《小印度的传统行业》的壁画生动地向我们展示了实龙岗和小印度一带,印度族群最常从事的行业,包括串花环、鹦鹉星象占卜和洗衣行业。这幅壁画是在2016年完成。

地点Bebilios Lane 8 号

作品Traditional Trades of Little India

画家Psyfool

《越过跑马埔路》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roots.sg)

这幅长20米高8米(最高点)的壁画就画在跑马埔路(Race Course Road)上的店屋,表现的是一名骑师驾驭一匹赛马急速冲过小印度一条街市,掀翻几篮蔬果的场景,作品名称就叫《越过跑马埔路》。

跑马埔路在小印度可是名声响当当的,是本地建于1842年的首个赛马场所来命名。

这个坐落于今日的花拉公园的赛马场,当年吸引了各族群的人士前去,来自上流社会的欧洲人更是这里的常客。赛马场的存在,也为第一批来自印尼爪哇和印度的客工们提供了就业机会。

这幅壁画在2016年6月由43人一起协助画家创作,他们包括17名客工,一名画画助手,以及来自莱佛士书院的23名学生和两名教师,用了一个月画完。

地点:Race Course Road 74 号(作品藏在窄巷里)

作品:A Ride through Race Course Road

画家:Jaxton Su JingXiang

《牛之地2》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8Days) 印度族群与牛的关系密切,印度宗教对于神牛的崇拜更是历史悠久。小印度就曾经是一个牛只买卖交易的地方,这里有几条路都与牛有关系。

例如加宝路(Kerbau Road)的“加宝”就是马来语“水牛”的意思;伦布路(Lembu Road)的Lembu则是马来语的“牛”。

在加宝路上的这幅壁画《牛之地 2》,顾名思义,灵感就来自当地居民关于该地区历史与牛的故事。作品将各类牛只、云彩与鲜花都以七彩缤纷的方式表现出来,每只牛身上都画上白色的传统印族符号。

为什么作品叫《牛之地 2》,是不是还有一幅《牛之地》?

没错,原本在这个壁画旁,还有一幅2015年完成的《牛之地》。可惜的是,隔年整面墙就被恢复成白色,原来的壁画也只能留在照片里: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theoccasionaltraveller)

画家林慧敏说,《牛之地2》是《牛之地》的延伸。她想像著牛只从早前的《牛之地》的墙壁上不见了,四处游览小印度,还与社区互动。这些牛就像小孩一般玩得开心,与人和谐相处,借此体现我国多元文化的社会。

地点:Kerbau Road 67 号(小印度地铁站E出口)

作品:Cattleland 2

画家:Eunice Lim

《订阅会议》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8Days) 这幅作品是为了纪念就坐落在它旁边的Siyamala书店已经有超过30年历史而创作的。作品捕捉了人们如何在时间的长河里,从书本和故事中发现印族的历史与传统。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Siyamala书店和友善的老板。(theoccasionaltraveller)

地点:Serangoon Rd 82 号

作品:Book-A-Meeting

画家:Eunice Lim

花样年华系列

不管走在小印度哪里,都能随处可见花,壁画里也有它们美丽的身影。 《云里》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8Days)

这幅黑白壁画是由不同种类的花卉,如菊花、茉莉、万寿菊和胡姬花(兰花)等组成,与墙身背后的22号公园酒店(Park 22 Hotel)的殖民地黑白屋建筑形态融为一体。

其创作者Speak Cryptic经常用黑白两色来创作壁画,他解释说,这幅壁画里的几种花卉经常被用来制作传统串花环,水牛路(Buffalo Road)上随处可见。这些花卉图案也是印族女性身穿的传统服饰纱丽(Sari)布料上最常见的花纹。

地点:Kerbau Road 60 号

作品:In the Clouds

画家:Speak Cryptic

《天星愿》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8Days)

天星百合是东方常见的百合群,以其芳香的香水而闻名。

百合花的花语是心愿、愿望。画家Susanna创作这幅壁画,是为了帮新加坡印族美术学会(SIFAS)祈愿,希望该美术学会能从坐落的星光路(Starlight Road)上,犹如天星百合香水那般,散发出迷人的芳香,源远流长。

地点:Starlight Road 2A号

作品:Stargazer's Wish

画家:Susanna Tan

《盖亚》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8Days)

盖亚就是地球的意思。创作这幅画作的美术家,希望公众能暂时让视线离开手上的电子配备,走近一些、仔细看得更深一点。

他希望通过作品传递一个重要的信息:生命中有些事物,是不能仅仅通过照片或视频来体验,必须亲眼看见亲身经历,让视觉、触觉、嗅觉与身心和情绪相结合在一起,这样的经历才算完整。

地点:Race Course Rd 122号

作品:Gaia

画家:Tinu Verghis 《无题》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8Days) 这是一封遗漏在狄生路后巷的匿名情书。灵感来自于用鲜花作为一种交流媒介,金盏花(Marigold)经常被用来提倡正面的对话。两位艺术家Leow Wei Li和Dominic Khoo希望通过“无题”重新点燃人们与花语的联系。

地点:Dickson Rd 2 号

作品:Untitled

画家:sobandwine

《茉莉香之城》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联合早报)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国防部长黄永宏面簿)

画家选择用鲜活生香的茉莉花,来表达他对狮城印度客工的敬意。茉莉花既代表了他们在这个城市里成长,也代表着他们对家人的思念。一朵朵茉莉花开在彰德路的墙身上,形成一道美丽的城市风景。

地点:Chander Road 27 号(跟随墙上枝藤和小茉莉的线索)

作品:Madan Mogra, Jasmine of the City

画家:Nadiah Alsagoff

《香味》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theoccasionaltraveller)

如果小印度地区的香料和香菜都有颜色的话,它们会散发出什么样的色彩?这幅壁画回答的就是这道问题。在画家眼中,香味的颜色犹如银河系那般旋转着,周而复始,人生也是如此。

地点:Desker Road 120号(Creatures餐馆的外墙)

作品:Flavours

画家:Shah Rizzal

人物系列

作为印度族群的聚集地,以下这几幅壁画的内容,主要围绕着一些印族代表人物及印度传统舞蹈。

《卡塔卡》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8Days)

卡塔卡利舞(Kathakali)是南印度喀拉拉邦的代表舞蹈。富有特色戏剧效果的各种脸谱,是卡塔卡利舞的重要特征,例如英雄人物为绿色,反派人物要加红色,并在鼻尖和额头加白色饰物;正面女角为肉色,猎人为黑色等等。

实龙岗路上的这幅壁画成功的将卡塔卡利舞中的不同元素浓缩在五脚基里。这幅壁画很长,是摄影师们公认最难拍下全景的一幅画。

地点:Serangoon Road 86 号

作品:Kathaka

画家:Didier ‘Jaba’ Mathieu

《打工英雄》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8Days)

这副名作品出自马来视觉艺术家Mohammed Zulkarnaen Bin Othman(Zero)之笔。

画中是印度电影界传奇巨星拉吉尼坎特(Rajinikanth)。他来自一个平凡的家庭,从一名默默无闻的巴士售票员,变成家喻户晓的超级巨星。

他通过演技改变自身命运的故事广为人们称颂,数以百万计的印度人将他视为成功的象征。这也是为什么这幅画叫打工英雄的原因。

地点:Hindoo Road 11 号

作品:Working Class Hero

画家:Zero

《我还在这》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8Days)

这幅壁画主要用意在于提醒我们,印度文化依然存在于这里,我们只需要去寻找它。印族女子头上的迷彩图案,代表了新加坡文化的包容性。

地点:Clive St 5 号

作品:I Am Still Here

画家:Dyn

《钓钱》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theoccasionaltraveller)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theoccasionaltraveller)

立陶宛著名画家Ernest Zacharevic早在2012年就在新加坡留下画迹,最出名的作品就藏在小印度霹雳路(Perak Road)上。

这幅作品里,顽皮的小孩趴在门框上,用鱼线钓著一张面额100新元的钞票。但是,这张栩栩如生的钞票也同时在钓著一名名好奇路过的人。

地点:Perak Road 12 号

作品:Fishing for Money

画家:Ernest Zacharevic

涂鸦随笔系列

《光明的香气》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8Days)

这副非常有艺术特点的画是2019年由一位拉萨尔艺术学院毕业生SONG所创作的。

有趣的是SONG并非印度裔而是一个华人,所以在他最初收到邀请到小印度画这副壁画的时候他也是十分苦恼。后来他发现,小印度的商铺都有焚香的习惯,而这种焚香的独特味道是在新加坡其他地方闻不到的,于是决定把这个香气化作颜色放入自己的画作中。

“我想将气味化为颜色,而我觉得这气味将会是紫色。因为小印度需要紫色的活力与饱和度。”

地点:Clive Street 20 号

作品:A Scent of Lights

画家:SONG

《节日》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8Days)

这幅野兽风格的壁画以各种涂鸦结合在一起来庆祝小印度的丰富传统节日,里面的元素犹如大杂烩,让你眼花缭乱的同时又充满活力。作品的色调也让它成为一个非常有趣的打卡地点。

地点:Hindoo Road 1 号

作品:Festival

画家:Izzad Radzali Shah

《层层又层层》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theoccasionaltraveller)

这幅2018年的作品,描绘了小印度极具特色和个性的店屋,杂乱中有着自身的规律。这些店屋目前依然存在,分布在不同的地点和街道上,就看你能不能找得到它们。作品中也用虚线来“留白”,为未来的建筑物先chope(霸)位置,非常新加坡。

地点:Serangoon Road 240 号(Desker Road的十字路口)

作品:Layers

画家:Izzad Radzali Shah

看完这些壁画,是不是瞬间对小印度改观了?

这些壁画不仅仅可以让我们拍上美美的照片,更重要的是,它们也让我们重新发现可小印度独特的美,了解了关于小印度以及印族同胞的历史和生活。

何不趁著来临的屠妖节,在小印度最热闹的时候,去感受一下印族的风土人情,和这些壁画来个转角不期而遇?

重新发现新加坡:小印度原来是座“露天壁画廊”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