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接四单风波后 陪月嫂又被指欠逾万新元

2020-11-16     462

被指同月接四单生意的陪月嫂风波不断!她的前室友现身揭露,指陪月嫂跟她合租房间的两个多月里,除了向她借钱外,还以帮她买电脑与药材,甚至投资内衣裤为理由,向她拿了1万多元,没想如今货还没拿到,钱又追不回,她一怒之下报警处理。

《联合晚报》11月2日报道,一名陪月嫂被指一口气接下四单生意,在11月为四个产妇陪月,并收下3000多元订金,有孕妇得知后气得报警。另外也有同行在面簿贴文,指陪月嫂找她代班五天,却迟迟不还500元的代班费。

报道出街后,另外一名女子日前向《联合晚报》求助,爆料自己也是受害者,她与陪月嫂之前曾同住。

一个月接四单风波后 陪月嫂又被指欠逾万新元

左图:陪月嫂本月2日被爆同一个月收取四名孕妇的订金,她也被指拖欠同行500元代班费(档案照);右图:与陪月嫂同住两个月的前女室友揭露,自己被对方拖欠超过1万元血汗钱没还。

不愿具名的女房客(20来岁)来自马国,她受访时说,今年7月在面簿租房群组看到陪月嫂发的贴文,称她在找人合租三巴旺一带的一间房。

“当时我私讯她,她指房东是她的朋友,所以一间房只收650元,我看了房挺满意后就答应合租,并与她在8月15日入住。”

不料两人才认识短短两天,陪月嫂已经开口向她借600元,并自称认识很多批发商,能以便宜的价格买到电脑和药材。“我为了省钱,9月付了1250元托她买了苹果手提电脑和138元买白凤丸,但至今还没拿到货。”

另外,陪月嫂前后四次向女房客共借了6094元。“她说朋友托她买电脑,她需要钱‘进货’,再以高价转卖给朋友。她答应我只要借她钱,就会给我几百元的‘咖啡钱’。”

10月初,陪月嫂不时提到她也有代理内衣裤,指卖内衣裤能赚外快,游说女房客投资向她拿货。

“原本只向她拿30件内衣裤‘试水温’,后来她介绍一名‘豪客’给我,对方发简讯来一口气向我订了203套内衣裤,共4000多元。我听后很兴奋,立刻汇钱向陪月嫂下单了。”

没想到汇钱后,豪客突然取消订单,女房客这才恍然大悟。如今她货拿不到,钱又讨不回,也只好报警。

记者:曾琬瑜 摄影:陈渊庄

一个月接四单风波后 陪月嫂又被指欠逾万新元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