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188航班,我和上百名武汉乘客一起从新加坡飞回杭州

2020-01-26     11,385
TR188航班,我和上百名武汉乘客一起从新加坡飞回杭州

1月25日,杭州市“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疫情通报:昨夜(24日)10时许,TR188次航班从新加坡到达萧山机场。机上335名乘客中有武汉客人116名。由于事先掌握信息,我市与机场联动进行了严格管控。飞机着陆后,2名发烧人员即送至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其余武汉乘客在机场宾馆就地隔离,219名其他乘客在市委党校集中医学观察。属地党委政府和市卫生健康部门将按照医学隔离标准和诊疗规范,做好后续工作。

TR188航班,我和上百名武汉乘客一起从新加坡飞回杭州

乘客抵达市委党校宾馆

今天,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联系到了在该航班上的一位杭州乘客,他讲述整个过程的详细情况。

飞机上很多人戴着口罩

戴先生是杭州人,这次带着老婆孩子去新加坡旅行。

返程时,选择了TR188这趟航班,“因为它的时间点比较好,下午4点50分左右从新加坡起飞,晚上10点左右就能抵达萧山机场。”

TR188航班,我和上百名武汉乘客一起从新加坡飞回杭州

戴先生事先并不知道,昨天与他们一同回杭州的还有100多名武汉客人,因为飞往武汉的航班取消不得不改签目的地。“他们之所以也选择这趟航班,大概也是觉得时间上比较合适。”

戴先生4点30分登机后,看到很多人都戴着口罩,包括机组人员。“当时只是觉得奇怪,但并没多想,可能大家比较谨慎。”戴先生说,他们出发去机场前,也试图买些口罩戴上,结果跑了四五家超市,得到的都是相同的答案:口罩卖光了。

“从这点上说,航空公司的做法,让我有些生气,他们没有事先告诉我们,会有武汉人改签到这趟航班。”戴先生说。

事后,戴先生了解到,这100多个武汉人中,大部分是旅游团,也有少数的散客和商人。“他们都是结束了在新加坡的行程后准备回国的,但因为武汉机场关闭,才滞留在新加坡。”戴先生说,网上谣传的他们是被新加坡拒绝入境的说法,他觉得可能并不正确。

飞机一落地,就有专业人员处置

当飞机降落杭州萧山机场停稳后,第一时间上来了几个“全副武装”的防疫工作人员,给飞机上的每个人都发放了口罩和入境人员健康登记表。此时,他才知道,原来一同回来的还有武汉的客人。

之后,他们被要求下飞机,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来到机场设置的一个隔离区域。戴先生观察到,这些工作人员由医生、警察、防疫人员和海关等多个工种组成。可见,这次的应对准备非常充分。

我们这200多个人是与武汉的客人分开隔离的,他们在隔离区域的另一头,中间隔着很大一块空地,防疫工作人员就站在这中间”,戴先生说,他看到其中有两个武汉乘客,有很多防疫人员跟着,看起来似乎比较严重,其他都还好。

接着,戴先生他们被告知,与他们一同回来的武汉人中有人被发现了异常,需要进一步检查,如果没有问题,他们就可以回家,如果有问题,他们可能也会被隔离起来观察。

在此过程中,发生了一点小风波。有人对自己的处境表现出了不满。

“除夕夜,大家被隔离起来,心里难免有气”,戴先生说,但整体来说,大家还是表现出了足够的理性,也非常配合工作人员的工作。

经过工作人员的耐心解释,之后也没有再发生不愉快的事情。“毕竟,包括我自己在内,心里都很明白,这么做也是为了大家好,这时候意气用事,对谁都没好处”。戴先生说。

隔离期间保障工作比较到位

事实上,被隔离在机场的这段时间里,相关的保障工作也得到了戴先生他们的认可。在此期间,工作人员不仅给大家及时送来了保暖用的毛毯,还在晚上12点左右,又给大家送来了饼干、泡面、饮料等给养物品,而且量很充足,可以自取。

TR188航班,我和上百名武汉乘客一起从新加坡飞回杭州

机场方面送来的早餐

到了今天上午八九点的样子,工作人员又送来了早餐,有两个包子,一个鸡蛋,还有豆浆和稀饭,不仅品种丰富,而且也是无限量供应。

之后,戴先生他们被送至杭州市委党校的宾馆。那里的防疫工作人员也是严阵以待。他和家人被分开,工作人员告诉他,为了大家的安全,现在都是一个人单独安排一个房间,并且不能与其他人接触。

在宾馆的房间里,提供了基本的生活用品,一日三餐,也由专门的工作人员配送。与此同时,他还收到了几份材料,其中一份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健康科普知识》,上面详细介绍了这种肺炎的有关知识,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另一份是《来杭人员集中医学观察告知书》,告知了隔离的准确时间,隔离期需要注意的事项,以及相关服务部门的联系方式。

TR188航班,我和上百名武汉乘客一起从新加坡飞回杭州

宾馆里放着的宣传页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得这么细致,还是很不容易的”,戴先生再次强调说,他很感谢所有工作人员对他们做的这一切,他对此很欣慰,对未来两周的隔离生活也有了心理准备。

戴先生说,他希望通过媒体,把自己知道的详情传递出去,消除谣言的同时,也可以让关心他们的亲朋好友了解到真实的情况,免得他们担心。

最后,他也表达了一点担忧,“我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工作和儿子的寒假作业,另外,还有一些人带的衣物不够,希望有关部门能帮忙解决。”

新闻+

家人在TR188次航班上,

他在机场守了一夜

杭州的王先生,他的爱人、8岁的儿子和65岁的丈母娘也搭乘昨晚的TR188次航班,从新加坡返回杭州。昨晚9点30分他就赶到了萧山国际机场接机,没想到没见到家人的面,自己也在机场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王先生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航班落地后,他和妻子取得了联系,得知由于机上有武汉乘客,所以要延迟开舱门。“对这样的特殊情况,我们都能理解。”王先生说,飞机在停机坪上停了大约3小时,直到凌晨0:10分左右,乘客才陆续下了飞机。当时地面的安保已经全部就位,王先生也从安保人员处打听到,机上有两名武汉客人出现发烧的症状,需要去医院检测,根据结果决定下一步措施,其他乘客暂时还不能放行。

一个多小时后,机上100多名武汉乘客被接走,包括王先生家人在内的其他乘客,暂时还留在T2航站楼到达层观察。“从2号出口全家超市那片区域,都是观察区。机场的后勤保障工作是到位的,毛毯、食品、饮料一直都在供应。”

今天上午9点多,一位杭州卫健系统的负责人来向在家属等候区焦急等待的亲友们说明情况。“她说,航班上的发烧人员已经被送往医院,其余武汉乘客也在机场宾馆就地隔离。包括我家人在内的其他200多名乘客,需要在市委党校集中隔离观察,根据不同情况,分别做问询、甄别和检测。”

之后,乘客们被安排登上开往市委党校的大巴。

虽然爱人、儿子和丈母娘目前身体状况还好,没有什么不适的症状,但毕竟有老有小,“就是等待的时间有点长”,王先生还是有些焦虑,“但我相信我们的医疗条件和处置能力,一定能够妥善处理这次的疫情。”

TR188航班,我和上百名武汉乘客一起从新加坡飞回杭州

市委党校宾馆的房间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炳剑 何晟 图片来源:受访者戴先生提供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