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政党面簿上回呛反对党:明明有就业数据为何发文时避而不提

2020-01-10     528
执政党面簿上回呛反对党:明明有就业数据为何发文时避而不提

徐芳达(左):扎吉哈在国会提供的数据是非常全面且清楚的。我很纳闷为何毕丹星(右)在面簿帖文中没有提到这些数据。(红蚂蚁制图)

作者 张丽苹

要的话讲三遍,重要的课题讨论三天……当然不够啦。 2020年首场国会辩论本周一(1月6日)在贸工部长陈振声和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的唇枪舌剑中掀开序幕。 陈振声对垒毕丹星 关键词:分化 坊间向来对本地专业人士、经理、执行员与技师(PMET)这个相对高薪的群体的新增就业人数,以及当中有多少外来人才感到好奇。毕丹星本着“代表人民发声”的出发点,在国会上要求知道新加坡人和新加坡永久居民的具体就业数据。 他希望陈振声能进一步提供数据,让大家知道在2015年至2018年23个产业当中新增的6万个就业机会里,究竟有多少个职位空缺由新加坡人填补,又有多少由永久居民填补?

执政党面簿上回呛反对党:明明有就业数据为何发文时避而不提

新加坡的专业人士、经理、执行员与技师(PMET)多数都在CBD中央商业区上班。(法新社)

陈振声当时对毕丹星锲而不舍的追问感到不解,表示不理解毕丹星提这个问题背后的用意是什么? 由于国会上辩论的时间有限议题又多,当下得不到数据的毕丹星散会后隔天(7日)在面簿上发了一则帖文,解释自己前一天在国会上追问多少新加坡人在产业转型蓝图下找到工作,是因为目前这方面的信息并不一致。

执政党面簿上回呛反对党:明明有就业数据为何发文时避而不提

毕丹星说,政府在多数雇佣数据上, 并不会单独列出“新加坡人”。“新加坡人”总是与“永久居民”一起统称为“本地人”(locals)。他指出,这样的归类法长远将增加思考问题的难度,无法很好的追踪那些会影响新加坡人的议题并找到替代方案。 “陈部长确认说政府没什么可隐瞒的,只要索取他们就会给予信息,那接下来,工人党的议员将会在国会上提出问题来索取目前仍无法获得、政府仍未公开、以及那些可以显现特定新加坡群体表现如何但政府还没提供的数据。” 毕丹星在帖文结束时还引用了本地打假法POFMA来说明为何索取这些数字那么重要。

执政党面簿上回呛反对党:明明有就业数据为何发文时避而不提

毕丹星。(国会视频截图)

他说,一旦缺乏硬数据,公众就少了依据,这要如何教育公众分辨真假,向假新闻和假信息说不呢?当公众可以拿到真实的数据,假新闻就无所遁形了。新加坡政府领导人不可能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是不是觉得一下子拔高到一个新高度?) 徐芳达对垒毕丹星 关键词:没有隐瞒数据 昨晚,贸工部兼教育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发面簿帖文反驳了毕丹星的论点。 徐芳达说: “扎吉哈在国会提供的数据是非常全面且清楚的。我很纳闷为何毕丹星在面簿帖文中没有提到这些数据。” 徐芳达在帖文里还写道: “扎吉哈在国会答复毕丹星的提问时透露,不包括外籍帮佣,23个产业转型蓝图的领域里,我国在2015年到2018年间的就业人数增加了1万9500个。其中,公民就业人数增加3万9300个,永久居民增加8600人,外籍就业人数则减少了2万8500个。”

执政党面簿上回呛反对党:明明有就业数据为何发文时避而不提

徐芳达接着说,扎吉哈在发言时也指出,大家应该更长远地看待就业变化才比较有意义,毕竟大多数的产业转型蓝图是在2018年才推出,至今才一年多。 “在答复毕丹星时,陈部长强调这个政府没什么好隐瞒的。其实在国际上,多数的就业市场数据根本都没有区分就业人士的国籍,具体详情可以参考这篇政府在今年1月3日刊登的文章《为何就业市场数据是根据本地居民而不是新加坡公民来区分》。” 徐芳达也在帖文中指出,重要的是新加坡政府始终以我国的利益为核心,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也对引进外籍人士进行各种利益的衡量和取舍,因此新加坡今天才能维持全球竞争力、吸引外来投资、失业率依旧维持在低水平、新加坡员工的薪金才会上涨、良好的工作机会不断被创造出来,无论是现在或是未来都是如此,令人备感鼓舞。 这一切必须归功于国人的团结。徐芳达警告说,我们千万不要步一些其他经济体的后尘、为政治上的分裂付出惨痛代价。 “我们的劳动队伍中的永久居民,纵然得到的津贴和利益都比新加坡公民少,却对新加坡经济和社会作出贡献。更重要的是,许多永久居民都是新加坡公民的家属,这点毕丹星先生应该很清楚。毕竟工人党也与人民行动党议员联手提倡让那些新加坡公民的外籍伴侣和孩子能优先申请到公民权。” “我们必须坚决杜绝所有企图挑拨我们社会当中的不同团体的做法。站稳立场、远离那些为了在政治上加分而试图挑动仇恨和恐惧所作出的努力。如此一来,我们才能继续以新加坡团队(Team Singapore)的身份前进。” 争执的关键点:细节定成败 对于这样一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红蚂蚁自然是发挥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首先必须先找出国家发展部兼人力部政务部长扎吉哈有没有在国会上分享过徐芳达所说的数据? 红蚂蚁再三回看了当天的国会视频,只见扎吉哈在起身发言的前两分钟内,的确陈述了徐芳达帖文中的那些数据,有将就业人数当中的公民、永久居民和外籍就业人数的增减数据清楚公开。

执政党面簿上回呛反对党:明明有就业数据为何发文时避而不提

扎吉哈。(国会视频截图)

毕丹星其实也记下了这组数据,并在提问补充问题时将这些数据复述一遍。 不过,毕丹星认为扎吉哈的答复不够完善,要求扎吉哈进一步说明,这3万9300个公民,8600个永久居民,和减少的2万8500个外籍就业人士,是如何分布在上述23个产业转型蓝图内,可不可以一个个产业清楚列出:新加坡公民多少人、永久居民多少人、外籍员工多少人。 对此,扎吉哈表示,人力部的年度雇佣报告中已清楚标出各个产业里,本地人与外籍员工的具体数据。 蚁粉们看到这里,应该看出关键在哪儿了吧? 不是政府没有给出数据,也不是政府刻意隐瞒。毕丹星具体要的是23个产业的就业人员分布细节,他想了解哪个产业内的公民人数最多、哪个产业的外籍员工最多。 人力部的年度雇佣报告也有清楚给出每个产业的数据,只不过将新加坡公民与永久居民都归纳为“本地人”,所以毕丹星无法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细节:新加坡公民的数字,和永久居民的数字。 毕丹星指政府没有公布数据,数据不真实,指的是缺失了这个“魔鬼细节”。 在贸工部长陈振声看来,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本就是一体,不应该进一步分化,也难怪他会质疑毕丹星这种追问方式背后的意图,也难怪他会说,这种把“永久居民”放到“新加坡公民”对立面的分化手法,对新加坡毫无益处。陈振声反问毕丹星: “本地人失业人数有增加吗?没有。我们的工资有上涨吗?有。而且涨得比其他国家还快。这些都印证了我们正在为新加坡人做对的事。” 正方没有隐瞒数据,只不过不愿意将“永久居民”放到“新加坡公民”对立面来加以分化社会;反方则认为数据细节从缺,应该原原本本公开出来,这才叫“毫无隐瞒”、才叫真实。 这翻论述,究竟有多少%是在维护新加坡公民的权益,多少%是在鸡蛋里挑骨头,相信聪明的蚁粉心中已有答案。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