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一岁半的女儿在新加坡幼儿园受伤缝针,却没有人能说清楚

2020-08-07     3,069

新加坡一个家长在Facebook上面的投诉贴刷屏了,他的19个月大的女儿在幼儿园两次受伤,都是同一个地方。

老师解释不能让人信服,而且整个幼儿园没有安装CCTV……

网友:一岁半的女儿在新加坡幼儿园受伤缝针,却没有人能说清楚

(图源:当事人FB)

新加坡媒体也报道了这件事!

网友:一岁半的女儿在新加坡幼儿园受伤缝针,却没有人能说清楚

(图源:Asiaone)

前几天一位名叫Edwin的网友在FB贴出两张孩子受伤的照片。

照片可见女童的前额似乎撞到尖锐物品,深深凹陷、受伤出血。

让人不禁揪心。

以下为FB帖文原文翻译,家长这样描述事情经过的:

网友:一岁半的女儿在新加坡幼儿园受伤缝针,却没有人能说清楚

(图源:当事人FB)

我们的19个月大女孩(昵称小L)在某幼儿园上Playgroup课程时受伤了两次。在短短的三周内,她在全身麻醉下的情况下接受了两次日间手术。自外科手术以来,她反复做噩梦,并且额头上可能有永久疤痕。

我想分享我的故事,强调在学校中安全的环境以及教师的适当照顾对于孩童这一脆弱群体的重要性,这些幼儿还太年轻,无法自我表达。我们希望不再有父母和幼儿经历与我们相同的事情。

第一次事件:

噩梦始于7月3日早晨。我们接到校长打来的电话,通知我们小L摔倒,额头被割伤。校长说,由于血液不断从伤口流出,她无法告诉我们伤口的实际状况(深度或宽度)。我们立即赶紧将小L带到诊所。诊所检查了切口,认为切口很严重,并立即将我们转介给专科门诊。

专科医生安排小L在当天下午晚些时候进行日间手术,进行多层缝合。切口是如此之深,它穿透了靠近头骨的皮肤层和肌肉层。

值得庆幸的是,最后手术进展顺利,当晚我们能将小L带回家。

不久之后,我们与幼儿园举行了电话会议。他们说,没有老师目睹小L跌倒的样子,也没有看到小L撞到她的额头的过程。

但是,尽管虽然老师没看到任何事情(而且方便的是,没有CCTV监控),但校长声称小L坐在椅子上对她来说太高了,或许是她摔倒并落在了地板上,失去了平衡的原因。

网友:一岁半的女儿在新加坡幼儿园受伤缝针,却没有人能说清楚

(示意图)

负责老师说,她只听到小L的叫喊声,当她注意到时,她看到小L已经在地板上,正面朝下。

该中心解释说,由于安全社交距离措施,事件发生时Little L不在任何老师的控制范围内。

怎么能让我那个只有19个月大的女儿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独自呆在一个对她来说太高的椅子上?

尽管园方承认从婴幼班向Playgroup的过渡儿童人数相当多,他们提供的椅子和桌子太高或不适合小L。不过最近阅读了他们发送给ECDA(幼儿培育署)的第一份事件报告后,我们意识到这一事实在报告中被忽略了。

当时家人和朋友劝我们我们立即为小L更换学校。但是我们看到小L在幼儿园还是很开心的,并且鉴于学校答应采取补救措施,我们决定给他们第二次机会。我们很快就后悔了这个决定。

第二次事件:

7月23日,不到3周的时间,发生了第二起事件。它是在Playgroup的同一位负责老师的照顾下发生的。

根据园方的各种说法,小L参加了一些活动,要求他们将头贴近地板。 尽管这位老师知道小L的缝合伤口仍在恢复中,在接受疤痕治疗,但仍然让她参加这样的活动。

校长说,小L在低头时,额头“碰触”地面而错过了垫子。结果,缝合的伤口重新裂开。是的,校长使用“触碰”一词,并说没有任何声音。

网友:一岁半的女儿在新加坡幼儿园受伤缝针,却没有人能说清楚

(图源:当事人FB)

我们接到了学校的电话,我们立即赶去带她去咨询外科医生。外科医生在第二天安排了手术。医生说,缝合的伤口根本不可能因为仅仅“触碰”而重新打开。

园方花了3天的时间将最终的事件报告完成,我们感到颇为不安。

老师最后确认我们的孩子在时候活动根本就没有垫子,为什么会这样呢?董事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们为什么让我们的女孩参加这项活动?

决定立即从学校退学:

由于我们对幼儿园在处理事件中缺乏诚信和责任心失去了信心,我们正式将我们的女儿从该幼儿园退学。

校长和老师对我们没有同情,更重要的是,老师没有道歉。

第一次事件发生后,董事向我们保证,他们会认真对待幼儿园的安全问题,但第二次事件还是发生了。

他们已经变得非常防备,我们甚至没有收到第二次事件的事件报告。

由于在这两次事件中均没有闭路电视画面,以上都是他们对事件如何发生的说法,但我们发现他们对这两次事件的描述令人非常不安。

直到今天,园方仍未回答许多问题。我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网友:一岁半的女儿在新加坡幼儿园受伤缝针,却没有人能说清楚

(新加坡幼儿署:海峡时报)

我们寻求过警方协助进行调查,我们也与ECDA进行了反映,他们说我们需要证据。

但是,由于证据受园方控制,我们无法收集任何证据,我们感到无助。

当小L长大后,我们无法向她解释她的额头上为什么有伤痕。我们感到对所发生的事情缺乏问责制,学校和老师也没有对所发生的事情负责。

小L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经历不是一次而是两次的这样的事,使我们感到痛苦。作为父母,将小L送去手术室时压力很大,令人心痛,看着医生将麻醉面具放在她的脸上,让两次她入睡后手术。

自从手术后,小L时不时在夜晚惊醒,发出尖叫声。 - end -

网友:一岁半的女儿在新加坡幼儿园受伤缝针,却没有人能说清楚

而幼儿园方面,也在自己的FB上发了一个声明,称所有利益相关者(例如现有家长)已经收到了详细解释,其他公众如果有疑问可以直接与他们联系。

网友:一岁半的女儿在新加坡幼儿园受伤缝针,却没有人能说清楚

看来,学校并不打算在公众平台上做出太多解释了。

这个帖文在社交网络上引起很多反响,大家纷纷同情这位家长,还有不少人劝他继续采取行动。

网友:一岁半的女儿在新加坡幼儿园受伤缝针,却没有人能说清楚

咨询律师采取法律行动!

网友:一岁半的女儿在新加坡幼儿园受伤缝针,却没有人能说清楚

没有CCTV监控!难以置信和难以接受!没有那么多借口!不负责任!

网友:一岁半的女儿在新加坡幼儿园受伤缝针,却没有人能说清楚

幼儿署和警察需要做更多调查,完全就是不专业的幼儿园。关掉它

网友:一岁半的女儿在新加坡幼儿园受伤缝针,却没有人能说清楚

他们看起来是缺乏人手,才会造成这样的事

网友:一岁半的女儿在新加坡幼儿园受伤缝针,却没有人能说清楚

肯定要调查了,说不定有CCTV但是不愿意拿出来呢

新加坡很多幼儿园没有CCTV监控录像,是一个很大的漏洞,如果有录像查看,一切都可以真相大白了。

否则家长只能像这样无奈地在网上曝光。

椰友们,你们怎么看?

网友:一岁半的女儿在新加坡幼儿园受伤缝针,却没有人能说清楚

网友:一岁半的女儿在新加坡幼儿园受伤缝针,却没有人能说清楚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