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工留新 新山掀退房潮租金降

2020-12-18     1,089

(新山17日讯)马新边境管制,让不少大马客工被迫滞留新加坡,无法每天来回马新两地而掀起退租潮,也造成房租整体下滑的情况,和疫情前相比,降幅多达50%。

客工留新 新山掀退房潮租金降

除了新山市区,邻近市区的住宅花园例如大马花园、世纪花园、彩虹花园及大丰花园也面对大马客工退房潮,尽管租金下调,也难以出租。(档案照)

据了解,不少来自中北马一带的大马客工,为了方便出入境,加上新山房租比新加坡来得廉宜,选择在新山市区或是邻近新山市中心仅需不到10分钟就能抵达关卡的大马花园、世纪花园、大丰花园及彩虹花园租房。

疫情爆发前,若要在新山市区或是上述花园住宅区找租房不容易,但自马新两国边境管制以来,大马客工租房盛况已不复存在。

新山和新加坡的租金出现此消彼长的现象,受访本地房产中介表示,许多大马客工赶在我国3月18日落实行管令之前入境新加坡,以保住在新加坡的工作。

他们透露,随着疫情反反复复,眼见马新边境全面开放遥遥无期,只好继续留在新加坡租房生活,纷纷退租新山租所,如今这些空置的房房即使降低租金,也难以吸引本地租客青睐。

新国租金上涨

反观新加坡,当地媒体早前报导,新加坡的租房情况与新山正好相反,不少大马客工反映,新国许多地段的房租已经水涨船高,尤其是在义顺、兀兰、裕廊及靠近地铁站或工业区的房租租金上涨最为明显。

房产中介洪汉荣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披露,受马新边境无法全面开放影响,新山市区一带的退房率约为70%。租金方面,在新山市区靠近关卡一带的三或四房屋子的每月租金从原本3000令吉,下滑至1500至1600令吉,和疫情前相比,租金下滑近50%。

客工留新 新山掀退房潮租金降

房产中介洪汉荣

“至于士姑来、茂奥斯丁及武吉英达的退房率相对新山市区则没有那么高,大约介于30至50%,每月租金下滑幅度则也没那么大,大概是1600令吉的租金下滑至1300令吉,1300令吉租金下滑至1000令吉,整体租金约下滑20%左右。”

新山房屋过剩

他提及,租金下滑的包括有地房产及公寓,主要是随着越来越多大马客工退掉市区的租房,造成市区一带的租赁市场出现供过于求的现象,也因此只能依赖本地租客,但即使租金下调,也难以将单位租出。

为了应付房屋租不出的压力,洪汉荣透露,尽管有部分屋主决定脱售房子,但这仅占了屋主中的少部分,最近政府推出限制外劳宿舍政策,影响不少屋主考虑脱售工业区附近的房子,以免触法。

业主脱售 降租也没人要

受访房产中介透露,不少投资者将房屋装修后分租给大马客工,马新边境关闭以来,大马客工因无法负担两地房租,或面临裁员而退租。

房产中介刘冠威表示,据他所了解,新加坡的租金非常高,有者单单一个床位租金高达500新元(约1500令吉)。若在过去马新边境如常开放时,新山房租还是有优势,何况在新加坡居住还要负担当地的开销。

客工留新 新山掀退房潮租金降

房产中介刘冠威

他说,在新山市区及周边住宅花园包括世纪花园、彩虹花园及大马花园,确实有不少置产投资者将购买的房屋装修,以便分租给大马客工,但马新边境关闭以来,退房率50至70%。

“每天越堤的大马客工大部分来自中北马,他们考虑到如今还要负担新加坡的昂贵租金,因此在无法同时承担马新两地租金的情况下只好退房,另一退房的原因,则是源于不少大马客工被裁退回国后,直接回返中北马家乡。”

刘冠威不否认,确有屋主在租房乏人问津下,忍痛将这些原本要出租给大马客工的房子脱售,有者则转为租给本地租客,但即使租金下调30至50%,依然难以找到租客。

有客工硬撑半年 最终退房

房产中介林世远坦言,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打击下,他所接洽的大马客工受限于无法每天越堤,一开始还有50%租客尚能坚持继续租多半年,但最终还是选择退房。

客工留新 新山掀退房潮租金降

房产中介林世远

他透露,本身在新山市区一带共有逾100间专门租给每天越堤的大马客工的房间,如今除了约30%是因为在新山没有亲人协助收拾租客的物件而无法退房,其余70%已经退房。

“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把租客对象转为本地人,房租也只好从每个月的700令吉下调为350令吉左右,降幅约50%。”

尽管情况如此恶劣,林世远始终相信,只要马新边境全面开放,这股退房潮将会“止血” ,毕竟新山一带的租房相比新加坡还是具有竞争优势。

他透露,在同样规格下的租房(一间主人房包含浴室),在新加坡的每月租金介于800至900新元(2400令吉至2700令吉),而且大部分新加坡屋主都要求与租客同住,相比新山的租房也没有那么自由及隐私。

“不要忘了,大部分大马客工的薪资也才1000多新元(约3000多令吉),扣除新加坡高昂的租金,已所剩不多。”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