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编辑界曝出桃色事件,受害女主是同一人,小编表示恐慌...

2018-10-05     693

昨天,新加坡编辑界,整天写别人故事的职业,现在自己也变成了故事!

新加坡编辑界曝出桃色事件,受害女主是同一人,小编表示恐慌...

今天小圈儿就讲讲自己圈里的桃色事件吧!

曝出桃色丑闻的还是新加坡超实力的巨头媒体,男猪脚还是两位资深的大编辑,他们合伙欺负了一位还在实习阶段的女小编...

新加坡编辑界曝出桃色事件,受害女主是同一人,小编表示恐慌...

《海峡时报》,是新加坡英语旗舰日报,创刊于1845年7月15日,一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在为读者提供服务。它的报道涵盖了国际、东亚、东南亚、新加坡、体育、金融、生活等多个领域,这也使它成为了新加坡国内受众最广泛的报纸。

现在,就是这家在新加坡非常有影响里的报社也出现了女实习生骚扰的桃色事件!

据说,女实习生是新加坡报业控股集团(SPH)奖学金得主,她曾经先后进入这两位高级编辑的部门实习。

当她的男友发现她与上司存在不正当关系时,女实习生情绪失控,竟然选择自杀!好在发现及时,她被安排住院治疗,目前已回到家中休养。

事件急转为恶[关键词屏蔽]件,不管女实习生会不会因为自杀受到法律制裁,而事件已经发酵了!

在舆论导向直视SPH,甚至延伸到大公司职场骚扰之时,同属SPH的《海峡时报》和《联合早报》如实报道了“家丑”。

新加坡编辑界曝出桃色事件,受害女主是同一人,小编表示恐慌...
新加坡编辑界曝出桃色事件,受害女主是同一人,小编表示恐慌...

根据The Online Citizen TOC网站报道,其中一位编辑叫Marc Lim,42岁,已婚,育有两个孩子,主要负责新加坡新闻在纸媒和电子平台的发布。

另一位Daryl Chin在《海峡时报》工作近十二年,负责社交媒体业务。

新加坡编辑界曝出桃色事件,受害女主是同一人,小编表示恐慌...
新加坡编辑界曝出桃色事件,受害女主是同一人,小编表示恐慌...

SPH发布惩罚结果——

其中一名编辑被撤换降级,派调其他工作岗位。

另一名收到书面警告,扣工资以及调换岗位。

据知情人员透露,两人都调换到了市场部(这这这!让小圈儿突然想到一件事!有个老板看不惯一个研发,又不好当面开掉,直接给转到销售部了...)

集团发表声明称,将严肃看待“员工任何违反行为准则的事件”,考虑到两位资深编辑工作能力强, 未对他们做停职处理。

同时,新加坡报业控股集团表示,愿意帮助女实习生及其家人共渡难关。

两位做新闻的高级编辑,万万没想到,今天自己变成了“新闻”,变成故事讲给他人听...

新加坡编辑界曝出桃色事件,受害女主是同一人,小编表示恐慌...

对比国内!

“资深媒体人”章文被曝性侵!

7月25日,一篇《章文,请停止你的侵害》(微博网友转发)的文章在网上流传开来,该长文细述了事件经过,作者明确表示:“2018年5月18日,我被章文强奸了”。

作者叙述,章文是自己“导师的好友”,在某个好友群里加的自己,在章文的某次饭局上,醉酒、身体不受支配的自己被章文带到他位于一个小区的“茶室”,“进了茶室,灯都没有开,他开始抱住我,脱我的内裤......我一直在求他放过我......”最后离开的时候,章文还告诉受害者:“已婚的男人都是这样。”

再次见面时,章文对受害者说了以下的话:你永远摆脱不了做我女人的命运;我上过100多个女生;做过十几年的记者,认识无数圈里的人......

文中,作者还放上了一些简讯截图,来证明和章文之间的往来沟通,截图的简讯中不乏威胁的内容。

新加坡编辑界曝出桃色事件,受害女主是同一人,小编表示恐慌...

章文其人,是南京师范大学新闻学硕士,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兼职教授,知名媒体人、时事评论员。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美国国务院国际访问者,多家媒体专栏作家。历任《南风窗》记者、《瞭望东方周刊》主笔、新华社《环球》编辑部主任、《中国新闻周刊》编委、《新世纪周刊》副主编。

如果想了解详情的圈友,可以找度娘和谷哥,网上一搜一大箩筐,各种文化人的丑恶嘴脸比比皆是,把衣冠禽兽演绎的是淋淋尽职,真所谓——

“流氓其实不可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新加坡编辑界曝出桃色事件,受害女主是同一人,小编表示恐慌...

2018年,国内在学术圈、大学里的一系列“教授”性骚扰事件的新闻,不停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

比如:据澳门媒体6月29日的报道,澳门大学一莫姓教授因涉嫌性侵内地女学生,26日已被澳门警方逮捕。校方也已终止其职务。

7月8日,5名女性发出题为《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的文章,举报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青年长江学者张鹏,多年来利用调查、指导论文等机会持续性骚扰多名女学生及女教师。

9日下午,中山大学通过媒体回应称:“今年4月份,中大已经开始调查核实工作,之后基于调查核实情况,给予了张鹏党纪政纪处分并在单位内部进行了通报。网文存在与学校调查核实不相符的情况。”

7月底,知名法学家、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北师大刑法学院院长赵秉志被举报性侵和强奸,后因生活作风等问题,被北师大党委予以留党察看、免去北师大刑法学院院长、停止招收研究生等处分。根据《经济观察报》的报道,数位北师大人士都介绍,赵秉志生活作风一直有问题,这次是“他被人‘下套’,拍了不少照片”,不过“他也是屡教不改。”有意思的是,赵秉志一直是刑法届的扛把子,参与过刑事立法的工作,他还写过这方面的学术研究:强奸罪的正当防卫与特殊防卫权;强奸罪的理论认定;强奸罪的死刑适用等等。

......

当然还少不了一些陈年旧账。

颇具代表性的就是张鸣。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吴法天曾在自己的博客上曝出,2011年,和自己一起录制过节目的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公知大V张鸣,对节目工作人员有过发送暧昧的骚扰简讯的行为。

网络流传的骚扰简讯十分露骨

新加坡编辑界曝出桃色事件,受害女主是同一人,小编表示恐慌...
新加坡编辑界曝出桃色事件,受害女主是同一人,小编表示恐慌...

之后两个人的嘴仗从未停过。

大学校园里的性骚扰事件不在少数。随着媒体的介入和女性的自我保护意识加强,一些受害者开始尝试站出来,揭露一些不幸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痛苦回忆。

这是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至2017年发生过的高校性侵事实或传闻:

新加坡编辑界曝出桃色事件,受害女主是同一人,小编表示恐慌...

讽刺的是,2月12日,张鸣曾经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中写过一篇叫《师德能管好吗?》的文章,文章中,对“师德”,张鸣是这样说的:

无论我怎么说,大学教授的道德状况,该糟还是糟,没有丁点改善,而且大有愈变愈坏之势。道德水准之下降,还不止表现在骚扰女生和做老板上,学术道德的败坏,招摇撞骗之恶劣,更是令人怵目惊心。有些教授,甚至是大牌教授,感觉真是没脸没皮,毫无羞耻感。俗话说,人要脸树要皮,一旦没脸没皮,就无药可医了,什么恶心事儿,都能做出来。

至此,“传道授业解惑”,似乎已经成了一种障眼法,“道貌岸然”四个字也终于有了具象化的解释。

虽然,性侵事件哪分什么圈子,每一个案例的发生都是人群中发生的那个“小概率”悲剧。但学术、媒体、公益......这几个圈子的频繁“爆雷”还是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学术界、媒体界甚至公益界已经变成了性骚扰的“高发地带”。

这些一向代表着知识、权威、正道、三观、正能量的字眼,正在被蒙上一层灰色。

演艺圈、学术界、媒体界、公益机构......这些“圈子”有着一些典型的特征,那就是行业中的女性数量较多,同时,行业的壁垒和门槛较低,行业层级分明。

“低层级”的人们通过“上位”,可以获得领域内的有限资源和呈指数级上升的回报,这就给了掌握著资源、掌控著晋级路径的“高层级”人士一个巧取豪夺的机会。

不过好在,受害者似乎开始了觉醒和反击。

不管还有没有人在说:“也许当时是自愿的,现在觉得受了委屈”“潜规则都是存在的,不愿意就不要混这个圈子”“三年前的事为什么现在才拿出来说”“性骚扰只是私德的问题,何必上升到对行业的道德批判”......如蒋方舟、易小荷等人,她们总算开始说“Me Too”了。

美国的“Me Too”运动,是2017年,女星艾丽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等人针对美国金牌制作人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多名女星丑闻发起的运动,目的是呼吁所有曾遭受性侵犯女性挺身而出说出自己惨痛经历,在社交媒体上贴上“Me Too”等口号标签,从而唤起社会对性骚扰、性侵事件的关注。

新加坡编辑界曝出桃色事件,受害女主是同一人,小编表示恐慌...

处理性骚扰事件,或许不需要轰轰烈烈的运动和标签化的噱头,对更多已经受到致命伤害的受害者来说,触目惊心的回忆和事过境迁的现状已不足以支撑她们喊出强硬的口号。受害者需要的,恐怕还是一个能够告诉她“该如何去做”的亲友,以及提供足够保护力度的法律保障。

相信过去发生过的很多性侵事件,都还安然地藏匿在冰川之下;同时,未来,谁都有可能成为那个不幸的小概率。

在呼吁对性侵事件的关注上,看客们在忙碌之余,说一声“Me Too”的力气应该还是有的吧。

新加坡编辑界曝出桃色事件,受害女主是同一人,小编表示恐慌...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