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这位资深医生,用自己的血泪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

2018年10月08日

他叫黄昭华医生(Dr David Ng C H),巨蟹座,出生于一个普通华人家庭,中小学时就读于新加坡极其普通的邻里学校,大学毕业于亚洲第一学府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医学院,现在是一家皮肤与医美诊疗所的创始人。

在新加坡,医生是特别牛的职业。它特别难考,尤其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每年几千考生最后只能留下200人,差不多都相当于中国各省状元。

新加坡这位资深医生,用自己的血泪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

(David与母亲在国大医学院的毕业合照)

新加坡内阁很多核心成员都是医生,比如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他们都算是David的学长。

还有一些医生,他们有经验了以后,会离开政府医院,自己开私人诊所。

David只是芸芸众医中的一个代表。他的人生slogan就是:若要成功,稳扎稳打,事半功倍,一定要有一位启蒙导师的教导。

先来看看没有导师时他的血泪史吧。

中学时期要考8-9个科目,那时他觉得历史最难,但最后竟拿了A,这是最好的成绩。人人都以为是他聪明,但是鬼知道,他有多努力。

因为要背的东西实在太多,大考前2个月,他就开始“死记硬背”,第一天背第1章,第二天背第1+2章,第三天背第1+2+3章……以此类推。这个方法难就难在坚持,很多人会中途放弃,但是,他坚持下来了。

后来他回忆感慨到,如果那个时候有位学长能指点一二,或许就能找到捷径。

新加坡这位资深医生,用自己的血泪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

(中学时期:前排左边第5位)

之后,他还是一路“死磕”,再以优异的成绩,考进当时全国排名前5的淡马锡初级学院念高中,简直是鲤鱼跃龙门啊。

新加坡这位资深医生,用自己的血泪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

(高中时期,左上角那位)

两年后,又以全A的成绩,考上了梦寐以求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

内心os:虽然靠着后天的努力,达到了最终的目的,但是,很!累!啊!而且,没有最累,只有更累。

上大学之前,他去服兵役,没过多久,收到了父亲去世的噩耗,剩下他和母亲相依为命。医学院每年学费要2万新币,5年的大学,就要10万。当时80%学费都是跟银行借的,毕业后才开始每月慢慢还债。而且若有一科不及格,就得重修一年,还要另交2万新币的学费。唉,“重修”不起啊!

新加坡这位资深医生,用自己的血泪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

(后排左边第二位)

但是,更严酷的在后面。

大学第一年是刚接触到新的知识,第五年,要大考,要实习,要看病,要诊断……这些都还是初级的,真正辛苦的是毕业后到政府医院实习的那一年。

新加坡这位资深医生,用自己的血泪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

(医学解剖课:左起第4位)

当时在医院实习,几乎隔三天就可能有一次连续值班30多个小时的情况,睡眠严重不足。通宵值班,看新的病患,复查住院的病人,若遇到突发状况,更加招架不住……

有一次,值完班的第二天,要巡房,主治教授让他到电脑里找资料,找著找著就睡着了,醒来时,教授已经到别的病房看病人了, 真是又疲倦又尴尬呀。

所幸当时有一位学长叮嘱过他,说实习会很辛苦,但最有价值的也是这一年,因为这一年能好好地磨练意志力,以后再辛苦的事也不畏惧了。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就像得到高人点拨,他记住了“有价值”!他做好了心理准备,咬紧牙关,终于熬过来了。

在新加坡,当医生确实就像渡劫一样,经过一般人难以承受的辛苦,才会飞升成上仙。熬过了实习年,David接着在政府医院不同部门上班,例如婴儿科,急诊部门,综合诊疗所,等等。但,也是这几年,他彷徨了,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专科医生,还是做其他类型的医生。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皮肤医美科。再加上自己也曾有过皮肤问题的困扰——上高中的时候,脸上长过很多痘痘,这让他很没有自信,而且还是在青春期,没胆量去交新的朋友。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也是四处寻找方法。第一次去的美容院,花了近2000新币,这对正在读书的David来说,是很大的数目,结果还是没有很大效果,最后还是在皮肤诊疗所治好的。

新加坡这位资深医生,用自己的血泪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

(轻年时David右脸上有明显的青春痘)

后来他毅然决然放弃了做医院专科医生的机会,自己又去学了皮肤医美知识,在2010年,到乌节路的一家私人皮肤医美诊疗所,做起了诊疗所的“学徒”。

在这所诊疗所里,David遇到事业中对他最有影响力的导师。

这位带他启蒙的医生已60多岁了,是这里最资深的一位。相比之下,30岁出头的David,完全是个菜鸟。

头6个月,导师基本上都是让他站在身后看着,不让他上手,而其他同事医生待2个星期就可以开始看诊了。最开始他还以为是导师不信任自己,非常沮丧。后来才明白,这段时间是多么宝贵。

6个月,180多天,导师每天要看60-70多个病人包括治疗,自已在他身后看他做激光治疗,看他治疗黑斑或暗疮患者,看他应对各种关于皮肤医美的疑难杂症……耳濡目染,学到的都是老爷子的“秘笈”。

导师为什么对他这么好,David说,可能导师认为是一种缘分, 也觉得David是一张白纸,比较好教,导师教什么他都肯学;另外,David认真有上进心,会一直向他请教,后来提的问题越来越高深,导师也感到很欣慰。

现在回头想起来,David确实很庆幸自己能得到导师细心的栽培。

对David来说,导师,是像夜晚的照明灯一般的存在。若不是他,当初自己对患者的治疗方案错在哪里,可能也不知道。导师也教会他,不要死读书,要尝试采纳新的思维,才能有更好的治疗方案。还教他看诊的心态,成为更有魅力的医生。

除了导师用心的带领,David自己可能也是巨蟹座好性格成就了他。

以前,医美诊疗所要打烊的时候,病人才来,别的医生不接,他接;态度不好的患者,别人不接,他接;难度大的患者,别人不接,他也接……

后来,很多患者都点名想要他来看诊。David还曾治疗好了一位连导师都觉得有困难的“胎记”患者,可谓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新加坡这位资深医生,用自己的血泪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

(在前公司的庆生照片)

因为有了导师在皮肤医美领域那3-4年的宝贵指引,足以抵上别人在外自学10多年。

而且在那诊疗所工作了6年,David看诊过无数的黑斑,暗疮和其他的皮肤医美患者,也累积了上万次激光治疗的临床经验。从导师学到的、实际操作的,都打下了扎实的基础。更重要的是,他领悟到,做任何一件事,若有一位导师来指引,就会事半功倍!无须像学生时代那么累!!

导师离职后,David就成了那里最资深的激光仪器导师医生,也教导新来的医生。自己一边学,一边教,也存了一些积蓄,然后自立了门户,在丹戎巴葛中央区(Tanjong Pagar)创办了他第一间皮肤与医美诊疗所——One Face Skin & Aesthetics Clinic。

新加坡这位资深医生,用自己的血泪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

对于那些有皮肤与医美问题的患者来说,自己就担任了可以让他们少走冤枉弯路的导师。

新加坡这位资深医生,用自己的血泪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

Dr David擅长于治疗亚洲人常见的皮肤与医美问题,如

• 黑斑 (pigmentations)

• 暗疮,痘痘,暗疮疤印(acne & scarring)

• 脸部衰老,微整提拉(facial anti-ageing & lifting/tightening)

详细的,可以点击这几篇文章了解一下。

新加坡这位资深医生,用自己的血泪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

如果你对自己的皮肤与医美问题还处于迷茫状态,不妨找Dr David指点迷津。

新加坡这位资深医生,用自己的血泪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