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可以在法国考律师执照了,“跨国”第一证还有中国情缘!

2019年01月06日

很幸运!

这位名为黄伟康的律师创造了历史,成为首位获得法国律师执照的新加坡人。

各位看官应该知道一点,就是很多职业执照,在国内被称为“证”,律师证、教师证、人力证、消防证、会计证...等等吧!

各行各业都得有个证...

新加坡多称为执照,有执照了才能从事相关的工作...

但无论是证还是执照一出国门,就几乎不承认了,包括学历有时候也存在这样的状况...

新加坡人可以在法国考律师执照了,“跨国”第一证还有中国情缘!

(图:来源自网络)

黄伟康当年在巴黎国际仲裁法庭工作后,要考取法国律师执照,不过有关当局却不让他考,理由是——新加坡也不允许法国人在本地考执照。

经过几个月的交涉和磋商,当局终于点头,他就成了第一个获得法国律师执照的新加坡人。

在法国,顶级律师事务所聘请律师都要求对方拥有法律以外的其他学位。

黄伟康拥有法学和经济硕士学位,他一拿到法国律师执照就获得巴黎最富盛名的基德律师事务所聘用。

“在法国的学习经历和工作经验,教会我以多元化的方式来开展律师工作,让我至今十分珍惜和感激。

“一个人如果对广泛课题不感兴趣、缺乏对不同文化的了解,也没有丰富的经历,那么他很难以一个世界化的角度来思考问题。”

掌握法语让他如鱼得水,再加上是基德律师事务所中唯一能说流利华语的律师,使得他能参与许多涉及亚洲区域的交易。

现在很多小伙伴,特别是工作后,应该能感受到新加坡双语的优势,而黄伟康就是收益人之一...

新加坡人可以在法国考律师执照了,“跨国”第一证还有中国情缘!

(图:来源自网络)

一次,他被派去为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收购法国酒庄的交易提供法律服务,这也是第一家收购法国酒庄的中国公司。

随后,法国和中国并购的交易纷至沓来,他都代表中国客户。

承办多个中国交易之后,他意识到中国作为一个超级经济体的时代就要到来...

“这萌生了我参与更多中国并购(兼并与收购)交易的愿望。”

在巴黎生活和工作了10年的他,认识了在奢侈品牌公司任职的香港籍女友。2012年,他决定带着妻子移居北京,女儿在北京出世。

当时正值中国对外投资大事宣传的阶段,上海是外资对大陆投资的首选地,而大部分陆资对外投资则来自北京。

“移居北京是个非常棒的体验,我的语言能力加强了,北京也开启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机会大门。”

2015年初,为了年迈双亲,他告别待了三年多的北京,回到新加坡。今年,他的6岁独生女上小一。

看了黄伟康的故事,是不是想回国了!

其实现在国内的机会真的多多滴!

黄伟康也分享了对合同的一些见解!

主要是阐述西方和中国对合同理解的不同!

文章是这样开头的——

对许多西方国家来说,签署合同往往是协商的最终目标;但是,中国却不同,签署合同反而是为了进一步协商而给予对方信任的一种形式。

意思就是——

“中国人对合同的观念,与西方人不同。对中方来说,签了合同不代表这个合同关系就定死了,很多时候还得考虑交情、与合作伙伴的君子协议是什么,长远的合作关系又是什么?合同有法律效果又怎样?我认为感情比较重要,关系比较重要。”

在中国,很多人都会强调“关系”的重要性,但他认为,“关系”的定义常常被误解了。

“所谓‘关系’,不仅仅是指你认识一个人罢了,而是需要你用时间和精力去建立对方对你的信任,并让自己成为合作对象的一部分,了解他们的真实需要,这样他们才会把你当成‘自己人’。

“从律师的角度来说,就是须全心为客户着想,提供优质服务。其实,我发现一些中国人是我见过最为忠诚的朋友和客户,因为他们会不辞万里地帮助你。”

新加坡人可以在法国考律师执照了,“跨国”第一证还有中国情缘!

(图:来源自网络)

比较法国和中国的文化差异,黄伟康说,在两国从事律师行业的感觉截然不同。

法国跨国公司通常非常重视顶尖律师所提供的意见。我在巴黎时,每天都和跨国公司的高层频繁互动,经常会比媒体更早了解到许多公司内部重要发展的一手资料。

中国公司则比较注重等级,律师们须要有效地通过一层又一层的级别,为顾客争取最好的结果。

法国人非常尊重会说法语的外国人,中国人也很欣赏能以中文有效沟通的新加坡律师。

...

各位看官有什么不同看法...欢迎留下您的神迹...

新加坡人可以在法国考律师执照了,“跨国”第一证还有中国情缘!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