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皮肤病久治未果,终被中国家庭常备药治愈

2019年04月01日

新 加坡气候湿热,

容易引发皮肤病。

例如湿疹,痤疮,皮肤癣等,

患病率都非常高。

在新加坡,7至16岁的学龄儿童和青少年中,约有20.8%患有异位性皮炎。(数据/樟宜综合医院)

有13.6%患上异位性皮炎的病人,会出现复发的情况。(数据/国立大学医院)

新加坡本地湿疹患者占比超过13%,多数20岁前就发病。(数据/全国皮肤中心)

奇痒难忍夜不能寐

病情发作反复无常

轻则影响容貌心情

重则波及起居饮食

……

对于长久以来一直深受其苦的皮肤病患者,若是西医治疗效果不理想,不妨试试中医疗法。西医治疗皮肤病一般都是局部治疗,药物以压制为主,因为许多皮肤病的病理不明,所以没有完全治愈病症的药物;而中医由于是从整体观念护法,又采取扶正培本的方法,因此对一些反复发作、需要整体调养的皮肤病有着意想不到的效果

顽固皮肤病久治未果,终被中国家庭常备药治愈

真实案例一则

该案例来自由新加坡报业集团旗下《健康NO.1》杂志主办的《如何缓解皮肤与肠胃问题》讲座

顽固皮肤病久治未果,终被中国家庭常备药治愈

顽固性皮炎,五年治不好

患者叶女士,是一位60岁新加坡公民,经西医诊断异位性皮炎症,五年病情一直反反复复。病变波及脸、颈、背、四肢等部位,眼不能睁、嘴不能张、手不能伸、头不能摇,痛苦不堪,自称“生不如死”,生活、工作、社交都受到严重影响。

为了治病,叶女士几乎跑遍了新加坡所有医院和诊所。“看医生看到恐惧,打针打到崩溃,五年来不记得花了多少钱,每次靠打激素压下去了,很快又会复发

她接受治疗持续时间最长的是在新加坡某皮肤病诊治机构,“我在那治疗了大半年,还用了像大烤箱一样的设备,医生让我脱光了进去烤,人都烤得要干死!可还是没用,病情仍旧会反复。”

中药“祛湿”,一月康复

面对痛苦的叶女士,同事给她推荐了一名中医师——杨永安,杨医师毕业于新加坡中医学院,行医20余载。

通过伤寒六经辩证,杨医师诊断叶女士为“少阳挟湿证”,于是便对症治疗——“先用针灸调神,使其形神兼备;后内服中药,但治疗了五个月,患者病情依然反反复复。”

杨永安医师介绍,“我甚至一度想放弃,劝患者另寻名医,以免耽误其病情,然而患者说虽没有完全好,可治疗过程中没以前那么痛苦,她不愿意放弃中医治疗,故我作为医者也应责无旁贷。”

就在杨医师一筹莫展时,他受邀参加“新加坡中医药交流中国之旅”,并亲眼见证中国制药的严谨与规范,无比感慨中药生产的规模化和现代化。尤其是当有团友偶遇肠胃不适时,服用藿香正气液立马见效,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返回新加坡复诊叶女士时,杨医师想到藿香正气液可“扶正祛湿”,而叶女士正好是“少阳挟湿证”,于是尝试让叶女士外用藿香正气液涂抹患处,没想到叶女士手部的肿胀不到十分钟就消退大半,杨医师十分震撼!故他在原用内服方剂的基础上,让叶女士加用内服藿香正气液以强化祛湿之功,同时每天数次外涂患处,杨医师感叹说:“没想到一个礼拜病情明显好转,且恢复进食、可睁大双眼!效果极为鼓舞。”

顽固皮肤病久治未果,终被中国家庭常备药治愈
顽固皮肤病久治未果,终被中国家庭常备药治愈

治疗前、治疗后对比

更让杨医师和叶女士想不到的是:叶女士一个月后就痊愈了!以前,叶女士不相信中医药、不愿去看中医;如今,叶女士成了名副其实的“中医粉”——“现在我出门都要拿两盒藿香正气液放在口袋,看到有皮肤病的人都要推荐。”

观看视频

“藿香”——千年名方,祛湿圣药

藿香理气和中,辟恶止呕;苏、芷、桔脾去湿,以辅正气。正气通畅,则邪逆自除矣

——《汤头歌诀》

气温,味辛甘,无毒,气浓味薄,可升可降之剂也。专治脾肺二经,入乌药顺气散中,成功在肺。加黄 四君子汤,取效在脾。故能开脾胃,进饮食,止霍乱,定呕逆,乃伤寒方之要领,为正气散之圣药也。其曰禁口臭难闻者,得非气味之芬香故耳。

——《药鉴》

以正驱邪

千古第一方

藿香正气 最早来源于千年古方宋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的处方:“藿香正气散”。可以“治伤寒头痛,憎寒壮热,上喘咳嗽,五劳七伤,八般风痰,五般膈气,心腹冷痛,反胃呕吐,气泻霍乱,脏腑虚鸣,山岚瘅疟,遍身浮肿,妇人产前产后,血气刺痛,小儿疳伤,并宜治之。”为什么称藿香正气散为千年第一方呢?

在中医理论里,生病的根源是“六淫五邪”。人生活在天地之间,“六淫邪气”即大自然中的风,寒,暑湿,燥,火时时都在威胁着我们的健康。

而藿香是唯一可称为“正气”的一味药。夏天容易受湿邪,感受了风寒,这叫不正之气,感受了不正之气以后,出现了胃肠功能的紊乱,呕吐、拉肚子,这个时候用这个古方,来纠正这个不正之气,所以把它叫作藿香正气散。

从千年名方“藿香正气散”到现在家喻户晓的“藿香正气水”、“藿香正气液”, 因形态的变化和时代的不同,市面上的藿香类药物并不能一概而论。

顽固皮肤病久治未果,终被中国家庭常备药治愈

藿香制剂千年演变史

顽固皮肤病久治未果,终被中国家庭常备药治愈

第一代:藿香正气散

说起藿香正气,早在唐代“药王”孙思邈的《千金翼方》就收录了“藿香正气散”。到了宋代,“藿香正气散”又被收入《太平惠民和剂局方》这部广泛流传的方书中,此后一直为民间沿用。但是由于是固体制剂,缺点亦很明显,吞咽不便,药物有效成分也不易保留。

第二代:藿香正气丸、片、胶囊

藿香正气散之后,又陆续出现丸、片、胶囊等不同形态的藿香制剂。优势是携带方便、易吞咽。然而变化只停留在物理形态上,其本质还是固体,所以消化慢、起效慢、吸收慢等问题仍然存在,有效药物仍不能长久保留。藿香类有效成分广藿香油,在固体形式上很容易挥发。

第三代:藿香正气水

藿香水正气水改善了原本固体制剂内有效成分易挥发的缺点。但是藿香正气水在制造工艺中采用酒精作为溶媒,酒精含量常高达40%-60%,所以驾车出行或正处于室外高危险工作(入高空作业)者,不宜服用藿香正气水。藿香正气水的制作工艺简单,中国目前有230+厂家有能力生产,成本只要几毛钱一支,有些甚至用工业酒精来勾兑。

第四代:藿香正气液

顽固皮肤病久治未果,终被中国家庭常备药治愈

1989年,由太极集团生产、成都医药大学研发的藿香正气口服液在藿香正气水的基础上,以专利技术去除酒精溶剂,是目前市场上 最安全、最有效、科技含量最高 的藿香类药品,也是唯一拥有这项技术的产品。所以“藿香正气液”与“藿香正气水”虽只有一字之差,其效果和本质却是大相径庭。

顽固皮肤病久治未果,终被中国家庭常备药治愈

太极藿香正气口服液

顽固皮肤病久治未果,终被中国家庭常备药治愈

藿香类唯一一个专利产品。1991年一上市就获得了中国专利,1997年获得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颁发的中国十大发明专利金奖。

连续8年被列入《中国药典》名录。

2011获得印尼卫生部颁发的进口药品注册证书,进入国际市场;2013年受到欧盟多方关注并尝试进入欧盟。

国家中药保护品种。

入选国家基本药品目录。

OTC药品,国家社保品种,新农合及社区用药目录品种。

印尼海啸、512大地震等灾害主要捐赠药品

藿 香正气口服液在中药史上是革命性的突破,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常备药,仅在中国年销售量就超过20亿元人民币。太极集团将千古名方——“藿香正气散”发扬光大、传扬海外。2015年,藿香正气液来到新加坡,属于OTC非处方类药物在新加坡许多药店和中医诊所都能买到

藿香正气口服液的多种“妙用”

1、中暑

藿香正气液以解暑著称,也是中国军队防中暑的训练用药。这一点是藿香正气口服液与一般藿香正气水最大的不同。过往的藿香正气水酒精含量达到了40%,相当于40度烈酒,不仅不能治疗中暑,反而会加重病情。

2、胃肠型疾病

中医理论认为,消化系统功能就是脾胃的功能,脾胃同居中焦,湿浊中焦时,必然影响脾胃升清降浊的功能。藿香正气药物当中,藿香紫苏行气调中,大腹皮行气导滞,宽中除胀,祛湿浊;半夏燥湿化痰,和胃止呕,宽中消痞;茯苓补益脾胃,渗利水湿;桔梗具有引药上行,开提肺气,疏通肠胃之效;甘草、大枣等健脾助运,恢复脾胃功能,达到治疗目的。

3、外用

到了夏季,蚊虫繁殖速度快,若不慎被蚊虫叮咬,可以使用藿香正气液外涂叮咬处,可以减轻或消除瘙痒感;外涂或兑水泡澡,对婴幼儿痱子有较好的防治作用;临床证明,局部涂抹对皮炎、皮癣、湿疹、皮肤过敏均有不同程度的疗效。

4、预防疾病

藿香正气液因其有“正气”、“祛邪”之功,又具有防止蚊虫叮咬的功效,因此被广泛用于预防登革热和小儿手足口病。

走出国门,让世界见证中药文化!

太极集团董事局主席白礼西介绍说:“中医药学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在国内,我们有数千年的发展背景,老百姓对中医药都有很深的了解。但中药产品在国际市场普遍面临产品是否存在于中国药典,产品是否有科学的、丰富的临床研究数据做支持等‘门槛’。”

为了获得丰富的临床数据,2017年8月14日,太极集团启动“藿香正气口服液百万例真实世界研究”,获得了学术界的高度评价。

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表示:“太极集团的藿香正气口服液百万例真实世界研究将以高水平设计、高标准实施、高质量成果为研究原则和学术目标,探求太极藿香正气液的临床价值,遴选产品优势治疗病种,挖掘产品最优适用人群,提供临床诊疗的优效方案。

顽固皮肤病久治未果,终被中国家庭常备药治愈

一代名医扁鹊曾说:“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 所以不要小看疑难杂症的危害,传承千年的中药药方往往会有奇效。当然也切不可乱用药。藿香正气液的生产工艺是中国的国家标准,还获得了中国专利发明创造金奖,通过新加坡科学卫生局的严格检测、全检合格,所以从科技含量、疗效、安全等各方面考虑,是目前市场上最值得信赖的藿香类产品。

顽固皮肤病久治未果,终被中国家庭常备药治愈

(图文由太极集团提供)

顽固皮肤病久治未果,终被中国家庭常备药治愈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