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脑瘤手术失败变植物人 女儿起诉索赔750万

2019年04月17日

(新加坡17日讯)64岁妇女到国大医院开刀切除脑部肿瘤,但手术失败变成植物人至今四年多,女儿代表她起诉医生和医院疏忽,索赔至少250万元(750万令吉)。

事故发生在2014年,案中病患是吴元心,当年64岁的她在2014年5月因头晕腿软到国大医院急诊,结果发现她的脑部长了一颗约5公分大的肿瘤,还压着脑干和神经线,导致脑部积水。

她经复诊后答应动手术,并于2014年6月2日到国大医院接受切除肿瘤的手术,当时为她开刀的是国大医院神经外科高级顾问医生姚进财。

不过,她的情况在手术后迅速恶化,最后变成植物人。

她的女儿詹玉珠(42岁)以诉讼代表人身份,起诉姚进财医生和国大医院疏忽,诉方律师透露,索赔的金额至少250万元。

根据诉方的开庭陈词,吴元心到国大医院复诊,也做了脑部磁共振扫描后,当时见她的是国大医院的客座顾问医生何齐行。

家属称何医生建议分两个阶段动手术,先在脑部植入分流导管来抽取积水,接着才割除肿瘤,家属一直以为动刀的是何齐行。

一直到了手术前一天,他们才得知负责开刀的是姚进财,起诉人称姚进财没有向病人解释手术风险,在切除脑瘤前,也没有如何医生建议的,分两步骤进行,而是直接切除肿瘤。

母脑瘤手术失败变植物人 女儿起诉索赔750万

妇女到医院动手术受变成植物人,女儿代她起诉医生和医院。(档案示范照)

吴元心在完成手术几个小时后,脑部出现血肿,姚进财认为看了电脑断层扫描后判断病患的脑部已严重血肿,不宜动手术消除血肿,于是为她植入分流导管导流她的脑积水。

家属称,这样的做法反而为病人的脑部带来更大的伤害,最终导致吴元心脑损坏,永久陷入植物人状态。

家属也说,姚进财在手术前人在曼谷,手术隔天也和家人出国度假,质疑他明知吴元心本该留院5天,但他这种“空中飞人”的医生,是否有尽到照顾病人的责任?家属因此认为,吴元心变成植物人是姚进财医生的疏忽所致。(人名译音)

手术风险:家属院方各执一词

家属称姚进财医生手术前没有向病人解释手术风险,包括成为植物人或丧命的可能性,但姚进财辩驳说病人麻醉前曾向她解释手术过程和风险。

吴元心的家属说,倘若吴元心知道手术风险,她不会答应动手术。

针对病人家属称不知他是负责开刀的医生和其他指责,也是国大医院神经外科部门主任的姚进财辩称,在2014年5月底的一次部门例常会议上,何齐行请他为吴元心进行切除肿瘤的手术,姚进财答应这么做,何齐行过后也有转告病人此事。

他也说,多名脑外科医生在会议上也同意,由于吴元心的脑积水问题不算急性脑积水,所以不必在切除肿瘤前做疏导程序。

姚进财表示,手术当天,他在吴元心被麻醉之前向她解释手术过程和风险,病人也同意他所选择的手术程序。

被追讨逾期住院费

国大医院通知家属指吴元心已逾期住院,但子女坚持是医生与院方治疗疏忽,拒绝接母亲出院和拒付医药费。

手术完成约四个月后,即2014年10月份,国大医院诊断吴元心情况稳定,可以出院并改到疗养院或在家中接受护理,但家人反对让吴元心出院。

2015年7月,院方发信通知家人,会把吴元心列为“逾期住院者”,她接下来须支付全额医药费,无法享有政府津贴。

被列为第二答辩人的国大医院也提出反诉讼,向诉方追讨被拖欠的住院及医药费。

另外,在吴元心住院期间,女儿发现母亲的左右小腿出现淤青,并坚持院方调查和给予解释。经过超声波扫描和X光检查后,医生发现病人膝盖有骨折。

女儿指责院方照护病人出现疏失,但国大医院驳斥说,病人一直获得妥善治疗与护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