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体没遮盖 野狗闯入 殡仪馆设施条件差

2019-06-10     2,607
遗体没遮盖 野狗闯入 殡仪馆设施条件差

目前关闭的Fook Sow Undertaker,位于芽笼峇鲁第89座。 (《海峡时报星期刊》)

(新加坡10日讯)印族男子请殡仪馆处理母亲的遗体时,惊见被放置在防腐工作台上的遗体毫无遮盖。夜晚,附近的野狗进入殡仪馆,睡在桌底下。

苏尼尔(54岁,贸易行业主)上月20日写信向《海峡时报》投诉,结果引发殡仪馆设施和条件差的讨论,导致殡葬协会采取行动。

《海峡时报星期刊》引述殡葬协会主席洪子生的话说,希望这一两个月内能与国家环境局会面,讨论这起事件和提升殡葬业水平的可能,但事情还未确定下来。该协会有37个成员。

苏尼尔在投诉信中,叙述他今年2月在芽笼峇鲁的负面经历。另一读者巴卢也回应,吁请当局重新整装殡仪馆的周围,指出他父亲在2015年过世时,他发现该区附近的环境和设施相当破旧。

巴卢(52岁,媒体公司董事)写道:“这是尸体未火化或埋葬前的最后阶段,我们须尽所能地确保亡者获得最后的尊荣,这也是我们能够给予他们最终的善行。 ”

环境局答复这两封信时,表示它在未来约10年将推出五个新的殡仪馆场地供发展。

环境局说,它将与利益相关者合作,同时征询宗教团体的建议,看如何改善现有的程序。

当局调查了苏尼尔的投诉,而相关人员上月发现涉及的殡仪馆已不再运作,“我们设法在联络执照持有人,调查还在进行中”。

不允进入处理防腐地方

苏尼尔在84岁母亲过世时,联络Rajoo Casket安排其身后事,包括为亡母冲凉和进行防腐工作。

该殡仪馆没有防腐设施,就把遗体交由芽笼峇鲁第89座的Fook Sow Undertaker处理,但丧礼是在芽笼峇鲁的另一殡仪馆举行。

多数家属不会观察防腐的处理,但苏尼尔和家人特地到场,以确保一切安排妥当。

他在信中写说:“我母亲的遗体是放在供洗澡用的铁盘上的一个单位,没有遮盖。在她旁边的是两具女性遗体,全部的脸部都用塑料袋盖着。 ”

他说,他母亲当时已完成防腐的处理。

他和家人感到难过,当天下午就要求把遗体移到另一家殡仪馆,只与原来那家隔离了两道门。

他说,该殡仪馆进行防腐的地点与举行丧礼的地点,只用一个窗帘隔开。

Rajoo殡仪馆负责人坚称,公司不允许防腐人把遗体暴露在外,“每个人都有权得到尊重”。他反而质问为何苏尼尔擅自进入处理防腐的地方。

苏尼尔回应说,他当时问工作人员,他母亲的遗体在哪里,结果对方让他和家人进入。

《海峡时报星期刊》联络上Fook Sow Undertaker,一个李姓负责人说殡仪馆在装修,不愿进一步置评。

遗体没遮盖 野狗闯入 殡仪馆设施条件差

条野狗在芽笼峇鲁台附近的殡仪馆流荡。一名男子上月向《海峡时报》投诉,他母亲的遗体交给殡仪馆进行防腐处理,有野狗进入殡仪馆。 (《海峡时报星期刊》)

My4yMzguMTczLjIwOQ==

业者惊讶 表明情况少见

遗体没有遮盖地摆在防腐工作台上,殡葬业者对此表示惊讶,因为这对往生者不敬,但他们纷纷表明这样的情况少见。

他们指出,当局没明文说明殡葬业者的服务作业方式和水平,这类疏漏的例子还是会出现的。

根据国家环境局,目前具备防腐设施的合格殡仪馆有21家,比10年前的23家少。它们多数聚集在芽笼峇鲁工业区、大巴窑8巷和新民通道,另三个是在淡滨尼连路、实龙岗路上段和劳明达街的新加坡殡仪馆。

不是所有的殡仪公司都有自己的防腐室,一些须向合格的防腐设施租用产场地,但有业者反映,每周会出现至少一次防腐室不够用的情况。

环境局有为业者列出防腐处理的卫生需求,但没具体说明该如何处置和收藏遗体,只列明应根据宗教和文化需求处理,过程中须尊重亡者和给予家属安慰。

《海峡时报星期刊》报道,目前有约20个防腐师,其中一半是业余性质,另一半是全职为殡葬公司服务。

防腐时间约一小时,收费500元(1500令吉)左右,但也有防腐师只收取少过一半的费用。

环境局会定期监督合格殡仪馆,如有投诉,将展开调查。

过去5年,只有一家殡仪馆因非法营业,在2012年被罚款。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