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政治互信 先从“知耻近乎勇”做起

2019年07月27日
重建政治互信 先从“知耻近乎勇”做起

新一代领导层有必要直面过往的政策错误。图为总理接班人王瑞杰(右)和总理李显龙(左)。(海峡时报)

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在人民行动党政策论坛上说,第四代领导班子必须随着时代更新领导风格,与选民建立新一层的信任关系。他强调,人民与领导人之间的信任不是继承而来的,第四代领导班子必须努力争取民心。

王瑞杰的这番话,切中了政治的要害,无论是当代民主政治,还是传统的天命政治,政治的运作必须建立在君民的互信之上。孔子就说过:

“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不同时代,不同的领导模式

但是,要如何建立这种互信呢?不同的时代,显然有不同的方法。在建国的动荡时代,人心惶惶,强人政治呼应时代需求,领导人一言九鼎,不容异议,国家就这样万众一心地前进。其中当然不乏代价,而且代价也不容小觑,可是民心显然接受,异议的牺牲,只能成为时代的无奈。

重建政治互信 先从“知耻近乎勇”做起

新加坡建国初期以强人政治挂帅。图为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海峡时报)

第二代的协商政治,虽然有让人耳目一新之感,毕竟还没能完全摆脱建国一代的政治影响,社会舆论空间尽管相对放松,谨言慎行却还是主流模式。大部分的人似乎还是习惯于物质生活改善的好处,对物质以外的目标的追求,仅限于少数的有心人。

重建政治互信 先从“知耻近乎勇”做起

第二代领导班子相对放宽社会舆论空间。图为前总理吴作栋。(联合早报)

资讯科技的发达,特别是互联网的出现,以及后来的智能手机,迫使政治文化必须做出相应的调整。新一代人远离了建国的艰苦记忆,对自己的权利更有意识,也更敢诉求。表现在政治文化上,就是对责任政治的要求不断提高。

在这样的新环境里,政治互信就表现为民众要求领导者对责任的担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关键就在于面对过失的态度。孔子说:

“过而不改,是谓过矣。”

当出现重大过失,人民看的首先是领导层是否承认有过,之后是责任如何归属,才会由衷产生信任感。

第四代领导班子如何避免政治互信被削弱?

王瑞杰今年初在《联合早报》发表文章,针对该报社论担忧军训意外频发、公共部门网络失守、停电事件接二连三等事件,承认在特定岗位上的人失责,但否认是系统性问题,更不是政府麻痹;乃至最近多位第四代部长警告,律师、医生等专业人士,以及公共机构必须赢得公众的信心,都显示第四代意识到政治互信可能有所削弱。

重建政治互信 先从“知耻近乎勇”做起

军训意外导致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图为军训意外不幸身亡的艺人冯伟衷丧礼。(联合早报)

虽然既往不咎是一种美德,可是过去的错误如果没有真正地面对和处理,就容易成为新错误发生时的扩大器。几年前地铁系统性瘫痪,正是多年来管理不善的结果;而管理不善,可能同地铁上市盈利有关。地铁公司最终除牌国有化,部分证明这种意见的正确性。但是,当局至今并没有真正去面对这些决策错误。虽然后续的补救措施改善了地铁效率,然而导致必须补救的原始错误,到今天仍然讳莫如深。

在平时,这或许不是大问题。问题在于碰到重大危机时,有心人若指出这些先例,到底有没有足够的政治互信来抵消这种疑虑?

所谓的善政,指的不只是施政效果的善,更是施政本质的善。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勇敢面对并承担过去的错误,是今后确立政治互信最重要的举措。

重建政治互信 先从“知耻近乎勇”做起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