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客鹊巢鸠占 屋主收不到租 还被恐吓

2019年08月12日
房客鹊巢鸠占 屋主收不到租 还被恐吓

吴英杰屡次叫房客搬走都遭拒绝,只好报警处理。

(新加坡11日讯)恶房客鹊巢鸠占,屋主有家归不得!

男子声称房子被房客一家霸占,收不到房租反被威胁,住在自己家里还被管东管西,处处受到限制。

屋主吴英杰(35岁,杂工)住在位于勿洛北1道第520座的三房式组屋,本来是与父亲同住,但父亲3月去世后,家中剩他一人。今年5月,相识一年多的同事向吴英杰求助,说自己没地方住,吴英杰因此答应让他暂住两个月。

吴英杰与同事口头协议,答应以每月600元(1800令吉)租出主人房,两人并没有签下任何合约。

不巧吴英杰当时因心脏问题必须住院,他出于信任直接把家中钥匙交给同事。谁知同事趁他不在家,先后将妻子与25岁的儿子接过来住,两个月之后也不再交房租。

吴英杰原本还不太在意,但同事的妻子经常与他争吵,还会大力摔门。有时候吴英杰带朋友回家,同事妻也会抱怨为什么没有提前报备,让他觉得莫名其妙。

“这可是我家,她凭什么管我?他们拖欠房租,在家里抽烟也就算了,还要对我的生活那么多意见,也太过分了吧!我警告过他们6月27日一定要搬出去,但他们不肯。”

同事一家搬来后,家中的水电费也暴涨,超出平时的五倍。吴英杰说:“本来一个月80元(240令吉)的水电费,这个月超过400元(1600令吉)!简直无法想像。”

对方坚持不肯搬走,几番争执下来,同事的妻子还发飙威胁他说:“你要赶我们走,我就杀了你!”

吴英杰被吓了一跳,彻夜难眠,后来还被迫花钱到酒店住了五天。

“我担心晚上睡不好影响工作,干脆就去住酒店,花了400多元。”

记者昨天上门询问时,吴英杰又和同事妻起争执,后来还闹到警察上门。吴英杰当晚决定去叔叔家里住,尽量不与同事妻过多接触。

吴英杰8月8日已到推事庭申请,希望能够让同事搬出去,也备案请警方介入调查。

房客鹊巢鸠占 屋主收不到租 还被恐吓

屋主与房客当面对峙,但房客仍不肯答应搬走,还指责屋主不该带她不认识的陌生人回家。

租客还借债

房客换地址动作迅速,原来是要用新地址借债,5月至今已有两组人上门讨债。

吴英杰说,同事的妻子入住之前,就在没有通知他的情况下,迅速将自己身份证上的地址换成他家,并以此向借贷公司借款。这令他觉得被算计了,好像对方早有预谋。

从5月同事一家入住至今,已经有两组人上门讨债,吴英杰烦不胜烦。

“我已经跟他们解释了,借钱的不是我,要讨钱找他们家讨去!”

记者向房客查询时,同事妻承认,确实已经更改地址,并用新地址借钱。但是她也解释,自己并不是非法借贷,一切程序都合法,他们也正在偿还债务。

针对屋主指控,她反而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么问题呢?我们已经在还钱了呀?”

住的很舒服不愿搬

不肯搬家的原因是自己已经住得“很舒服”了,房客还说自己是为屋主看家,对方却不知感激。

记者昨晚上门询问时,同事妻开口就说她是屋主的表姐,几番询问才承认两人其实没有亲属关系。

她也说之前确实与屋主有过争执,但对方从来没有很明确地叫他们搬走。屋主返家后在记者面前问她肯不肯搬家,她也直接拒绝。直到吴英杰报警,警方上门,房客一家才答应会在月底前搬走。

同事妻说,他们确实面临经济困难,希望屋主体谅。虽然没交房租,但他们之前有给水电费,以及家中宽带网络的费用。

“他(屋主)住院的时候我还帮他看家呢,但他并不感激。我们平时对他很好,有吃的也会请他一起吃。如今已经住得很舒服了,不想搬走。”

针对飙高的水电费,同事妻说:“冷气一个月没开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贵。”

吴英杰透露,同事妻当晚还发简讯质问他,为什么要逼他们搬走。

“我觉得月底前他们肯定不会搬的,”他无奈地说。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