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悬案:五名陪游女郎失踪案至今未破

2019年08月14日

本案的女主角是五个20出头的陪游女郎:新加坡人黄金叶和四个马来西亚人阮娣、司徒黛珍、王月珠和叶美玲。

  五女表面上自称是陪游女郎,其实是在一家没有陪游执照的非法私人俱乐部接待客人,陪客是一个小时100元。

  

新加坡悬案:五名陪游女郎失踪案至今未破

阮娣

  她们被三个土豪邀约参加游艇派对出海后就失踪了。失踪前,黄金叶曾邀请她的闺蜜一起参加,可是闺蜜有约在先就婉拒了。黄金叶彻夜未归,让警惕性高的闺蜜起了疑心。这名闺蜜先是联络上了俱乐部的妈咪,没有答复后及时报了警。

  警方起初以为是普通人口失踪,经过一番调查以后竟发现此案疑是与人口拐带有关。

  警方首先锁定了那三个土豪的身份。其中一个自称是香港富商,是私人俱乐部的常客。由于他出手阔绰,多金又会讨女人欢心,所以给人的印象非常深刻。另外两个男子是日本人,貌似是香港土豪的生意伙伴。

  1978年8月19日,香港土豪向私人俱乐部“买锺”,说是要在游艇上开派对,欢送日本的生意伙伴回国,于是挑选了黄金叶等五女,除了按小时计算的100元酬劳,还外加打赏每个人一枚钻戒。出发前一天,三名土豪带五女出去逛街购物,他们怕五女改变主意零时爽约,口口声声担保除非她们自愿,否则只求她们卖笑不卖身。

  1978年8月20日,这三男五女先是登上一艘电动舢舨在新加坡港口兜风游船河。凌晨时分,她们没有见到说好的游艇,反而登上了停在东海岸停泊处的货船。这艘货船朝印尼方向开去,这一出海,这五个陪游女郎再也没有回来。

  警方查到当中一名日本人在飞来新加坡之前,曾经在印尼的棉兰订了飞机票,但后来又取消了,相当可疑。于是警方要求印尼大使馆与印尼水警协助追查,可惜货船早已飘洋过海,目击者又记不起货船的船号与船名,警方的侦查方向犹如大海捞针,只好再从其他角度追查,并且把四名马国女郎失踪的资料,传了给马国警方,两国联手侦办这起离奇的五女失踪案。

  

新加坡悬案:五名陪游女郎失踪案至今未破

  五名陪游女郎至今下落不明

  五名陪游女郎失踪10天后,在新加坡岌巴船厂附近海面,距离五女登船处不远,浮现了一截断掌,警方最初怀疑跟五女失踪案有关,赶到现场捞起断掌,经过法医检验与对比指纹之后,证实跟失踪五女不相配。

  由于案子涉及日本人和香港人,新加坡警方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协助追查那三名土豪的下落。

  根据国际刑警的情报,原来,当时东南亚一代出现了一个大型的国际贩卖人口集团。在新马五名陪游女郎人间蒸发的两个月前,日本,澳门也出现类似女子失踪案件。失踪女子来自澳州、印尼、菲律宾以及泰国等地。

  澳门警方在展开的反黄行动中,侦查到三名妙龄女子在跟一名日本男子出外用餐后离奇失踪。这个日本男子也是以钻戒为饵,引诱女郎上钩赴约后,将她们掳拐出境,跟新马陪游女郎被骗上船的伎俩极为相似。这个在澳门做案的日本人叫福田,国际刑警已经掌握了他的素描画像。香港警方也揭发类似案件,而新加坡则是首次成为这个集团下手的目的地。

  警方根据情报拼凑这样的调查结果:那两个日本人使用伪造的国际护照进入新加坡,接头人香港土豪负责给他们物色猎物。两个日本人是跨国犯罪集团的成员,得手后将这五个女子转卖到以孟买为中心的国际人肉贩卖集团,再转售到中东国家或者日本及南亚一带当性奴。这些性奴被强迫签下五年合约,如果想要赎身,必须为组织先赚够50万新元。

  对于国际刑警的调查,日本的反弹很强烈。东京警视厅立刻出面否认有日本人涉及此案。他们认为因为犯案者所持的都是伪造的国际护照,所以持照人的身份应该也是冒名的,而且还指称那些所谓日本人其实是华人。

  虽然警视厅态度强硬,日本媒体却报道出,日本警方曾经在东京多家公寓的房里,拯救了九名被迫卖淫的泰国女郎。日本警方也在中部的甲府一家酒吧内救出三名同样被迫卖淫的三名菲律宾女郎。日本其他地区也发生多起类似案件。

  这一系列可怕的人口拐卖事件一度引起国际刑警与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可是,国际刑警在追查了三年,无奈始终没有五名陪游女郎的下落。警方最终在1981年放弃跟进此案。

  

新加坡悬案:五名陪游女郎失踪案至今未破

  据说1977年到1983年,朝鲜特务绑架拐带了很多日本人到朝鲜

  这个案子沉寂了25年,在2003年再度被提起。起因是因为一名美国前逃兵查理斯在日本京都的电视访谈中,惊爆亚洲女郎被卖淫集团掳拐的内幕。

  查理斯当时已经70多岁,他曾经在朝鲜与韩国边界服役。他的日本妻子也是受害人之一,她在五名陪游女郎失踪的1978年被掳拐到朝鲜。从妻子的口中,他得知各国女子失踪的内幕。这夫妇俩一直在朝鲜居住,直到2004年才迁居日本东京。查理斯说他的一个同僚也是个逃兵,在澳门娶了一个泰国女郎,而这泰女便是当年澳门警方反黄行动中营救出来的。

  查理斯向媒体揭发此事,目的是希望有关当局能把她们从淫窟中救出,帮助她们重获自由,重见天日。

  查理斯在受访时,访员向他出示国际刑警在报章上发布的失踪五女照片,他立刻凭阮娣左眼旁边的一粒痣认出她,说他在1981年于朝鲜一家“1美元”商店见过阮娣。

  日本访员过后通过日本驻马来西亚的特约撰稿人联络上阮娣的家人。阮家向马来西亚外交部求助,而国际刑警也再次联系上马国当局。马国驻平壤官员表示,他们没听说过失踪女郎在朝鲜出现的事情,除此,平壤对媒体与消息的来源极度限制,不容易证实查理斯德说法。

  

新加坡悬案:五名陪游女郎失踪案至今未破

  查理斯和他老婆

  查理斯的爆料虽然引起了新马及泰国相关当局的关注,重新燃起追查五名失踪陪游女郎下落的希望,可是,在多个机关的沟通与交换情报后,却认为一切只是查理斯一面之词,缺乏实际的证据来印证他的发现,因此案子又没有了进展。这五名女子仍然是失踪人口,没有人知道她们的下落。

新加坡悬案:五名陪游女郎失踪案至今未破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