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来届大选,大约不在冬季

2019年11月20日
新加坡来届大选,大约不在冬季

人民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在行动党65周年党大会上,向在场的2500名出席者挥手致意。左起为迪舒沙、黄循财、杨莉明、黄永宏、李智陞、王乙康、王瑞杰、李显龙、颜金勇、马善高、陈振声、傅海燕、维文、陈川仁、黄志明、英兰妮和司徒宇斌。(联合早报)

民行动党上周的党大会,像个誓师大会,党领袖呼吁党员积极准备打一场硬仗。

大选不远了,但会不会就在12月速战速决?

关心这个问题的人不少。反对党不想自己措手不及,很多市民都有出国度假的大计。

大选如果闪电举行,有职务在身的,包括一些公务员和媒体人(如红蚂蚁),不得不销假上班,还可能赔上预付的旅费,是一件既伤心又伤财的事。

没有职务在身的人,很多也不想错过大选;不想失去投票的机会,更不想错过竞选期间那个热烘烘、很不一样的新加坡。

新加坡来届大选,大约不在冬季

新加坡大选投票日,全国246万多名选民履行公民义务,前去投票站投下手中神圣的一票。(新明日报)

就此来看,12月有无大选,影响国家政治,也关系个人福祉,很值得探究一番。

红蚂蚁为此爬梳了历届大选资料,结果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三、四十年前,人民行动党特别喜欢在12月举行大选,而且都是在圣诞节前两三天。

这些大选日期是:1976年12月23日1980年12月23日以及1984年12月22日

执政党当年对12月情有独钟?还是纯属巧合?

领导人没公开说过,专家也没分析过,不过当年的咖啡店政论家倒是提出了好些理论,综合起来主要有三:

其一,在那个年代,薪金制度比较简单,很多商家和政府机构一年只发一次花红,而往往是在12月佳节之前派发。红花到手,心情比较舒畅,怨气比较小,执政党开出的各式苦药也比较容易吞下。

其二,12月靠近圣诞节期间,美国式圣诞歌曲悦耳动听,商场酒楼昼夜播放,街头巷尾弥漫祥和福音,加上美酒美食当前。在那个年代,人们过年过节才有机会暴饮暴食。在这个美好的氛围中,人们火气没这么大,执政党说什么也比较中听。

其三,12月是雨季,经常连日大雨。竞选群众大会遇上大雨,人潮势必减少,反对党的损失大过执政党。在那个没有互联网、信息不畅通的年代,人们难得听到慷慨激烈的反对言论。竞选期间,涌向反对党的群众大会的人潮,也只有滂沱大雨阻挡得了。

上述都是平民百姓的政治理论,没经证实,不过从当年的选举成绩来看,12月大选对执政党来说不失为聪明选择,让它维持了一党独大的局面。

后来,也就是在1984年后,大选不曾在12月举行,原因不详。其中两次是在1月初,近年来更常在9月和5月。

新加坡来届大选,大约不在冬季

9月11日是2015年新加坡大选投票日。(新明日报)

或许随着社会和时代的改变,哪个月份举行大选差别不大,选情不受影响。

一个最大的改变是网络时代的到来。政治战场转移到网上,信息畅通无阻;执政党和反对党的支持者,天天都在网上较量过招,把自己的政见摊放过来。竞选期间的群众大会依然热闹,但它的效应不再那么关键。

此外,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以往过年过节才有的美酒佳肴,变得更稀松平常,节日的气氛对选情影响不大。

还有,12月出国度假者众多,投票的人减少,为大选成绩添加变数,而这不一定对执政党有利。

以上种种因素,加上时间的紧迫,执政党应该没有必要赶在下个月举行大选。(如果红蚂蚁过几天打听到确凿消息,再告知众蚁粉,好让大家放心度假去)。

顺便一提,政府已表示要提高消费税,并且会配上援助配套。消费税是一剂苦药,非得配上各式可口甜点,否则选民很难下咽。甜点配套的推出和宣传,需要一番铺陈,仓促不得。由此推论,大选大约不会在北半球的冬季。

新加坡来届大选,大约不在冬季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