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终于“封国”

新闻     2020年03月22日

当一场瘟疫以蔓延的态势席卷全世界,许多城市和国家都采取了严格的出入境制度,前有武汉甚至湖北,现在基本每天都能传来新的国家封国的信息,意大利、法国、加拿大……

尤其是新加坡的近邻马来西亚星期三“封国”,大家都在想,新加坡什么时候封国。今天新加坡颁布的新令,说明了新加坡开始实施“封国”。

终于! 新加坡政府宣布从明晚(3月23日)11时59分起,所有外国的短期旅客,无论国籍都不能入境新加坡,或在本地转机

工作准者持有者入境也将受限。人力部将只批准为新加坡提供基本服务的工作准证持有者以及其家属入境新加坡。即限于重要服务领域工作的人士,如医疗和交通工作人员等。

今天(3月22日)上午共同领导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的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对新措施进行了解释,他表示: 考虑到新加坡的新冠病例输入性风险日益增高,新加坡将禁止所有短期访客入境或在新加坡转机。这也将让政府节约更多资源聚焦于新加坡公民

在此之前,除了少数国家外,来自国外的短期访客到达新加坡时会被要求14天居家隔离,但仍然被允许入境新加坡。这意味着大量资源以及居家隔离跟踪措施都将被大量倾斜于外籍访客,当他们患病,我们还将向他们提供医疗救治

新加坡,在过去3天里80%的新增病例都是输入型的,大多是从国外返回的新加坡居民和长期准证持有者。这些输入型病例合计共有22个国家的旅行史。

他表示,那些从明晚起选择离开新加坡的工作准证持有者,未来有可能无法返回新加坡

根据新加坡卫生部文告,昨天(3月21日)依旧有533名短期访客入境新加坡。所有从国外返回的新加坡公民,永久居留者和长期准证持有者将获得14天的居家通知。所有进行居家隔离的人员在隔离期间不得离开住处。

目前为止,已有89名工作准证持有者被人力部撤销工作准证,他们也永远无法再到本地工作。其中有73名工作准证持有者在未获得人力部批准入境的情况下入境新加坡,另外16名工作准证持有者则因违反缺席假或居家通知条例遭处罚。

至今,新加坡的新冠疫情可以说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月23日到2月4日)为境外输入,主要为来自武汉的旅客。其中有些无意中造成本地社区传播,例如第8和第9例的武汉夫妇,由于参加了基督生命堂的礼拜活动,产生了基督生命堂感染群,还有永泰行感染群、君悦酒店感染群,都是由于解除了入境旅客而产生的。

第二阶段(从2月5日到3月11日左右)为本地传播。除了撤侨的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可以入境之外,暂停了有中国大陆旅游史的各国旅客入境,因此,不再有境外输入病例。本阶段出现多个本地感染群,包括实里达工地感染群、神召会恩典堂感染群、Wizlearn感染群、SAFRA感染群。

第三阶段(从3月11日左右至今)为第二波境外输入。3月初,欧美、东南亚多国疫情恶化,新加坡有不少公民和永久居民在这些国家出差和短暂旅游,在当地受到感染,3月中旬陆续回到新加坡,出现症状之后确诊。

由于许多国家和地区陆续执行边境管制,包括马来西亚、澳洲、新西兰、台湾等,在第三阶段(第二波境外输入)的高峰之后,境外输入病例应该会迅速回降。那么,就进入第四阶段,又回到本地传播的管控了。

第一阶段

1月23日-2月4日

武汉输入

第二阶段

2月5日-3月11日左右

本地传播

第三阶段

3月11日左右-3月下旬

本地传播与第二波境外输入

第四阶段

3月下旬

本地传播

新加坡眼评论

这是自1819年开埠以来未见过的边境大封锁。疫情发展到今天,何止“封城”“封国”,实际上已经相当于“封地球”了。

老聃说“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大概没想到这情景2500年后出现了。

“外封”

封,有外封和内封。

先说外封。新加坡的外封分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

1月23日,武汉封城,同日,新加坡出现首例确诊,是来自武汉的旅客。之后几天,陆续出现武汉输入。1月29日,暂停持有湖北签发护照的旅客入境,同时,在过去14天内去过湖北省的新访客,也不得入境新加坡,也不得将新加坡作为行程中转站入境。

之后,由于疫情在湖北迅速蔓延,中国各地开始控制。新加坡宣布,自2月1日11时59分起,禁止所有过去14天曾到中国大陆的旅客(不分国籍)入境新加坡,同时全面限制中国护照持有者的各类签证、准证发放。

此阶段的目的是减少第一波国际传播的输入。这个阶段的防御相对简单。

第二阶段:

自2月27日起:过去 14 天曾到访或在韩国大邱市或清道郡过境的人士被禁止入境新加坡。

自3月5日起,过去 14 天曾到访或在伊朗、意大利北部、韩国过境的人士被禁止入境新加坡。对此,韩国政府4日召见新加坡大使并提出抗议。

3月16日起,过去 14 天曾到访或在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过境的人士被禁止入境新加坡。同时,短期来访新加坡的所有东盟(东盟)国家公民,在启程来新前,须先获得新加坡卫生部批准。即使没有出现冠病症状,入境旅客也可能须接受鼻咽拭子冠病检测。

此阶段的目的是减少第二波国际传播的输入,重点放在疫情严重的地区如伊朗、意大利、韩国、瑞士、英国、日本,以及与新加坡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东南亚国家。

这当然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疫情迅速恶化有关。从上表清晰可见,新加坡最近的四个邻国在本月上旬病例报告不多,但到了中旬却迅速恶化。如果继续不控边境,恐怕病毒散播更是无从抑制。

第三阶段:

自3月24日起,所有外国短期旅客无论国籍,都不能入境新加坡或过境。到了此阶段,新加坡的所有主要贸易伙伴已经深受疫情影响,已经没必要差异化对待,于是,采取“一刀切”的最后办法。

尤其在这些主要贸易伙伴已陆续封国之后,新加坡即便主动不封,也约等于被封。到了这个阶段,封不封实质上其实已经没有多大差别。

我们3月10日《新加坡哪来的‘盲目自信’?又哪来的‘佛系成功’?》一文已经说过,“封城无异于自杀”,但是,“如果发展到不封城就无法保护生命与健康的生死存亡关头,还是会封城的。”

新加坡的第一阶段到第三阶段边控,很明显是对疫情在国际上的蔓延情况的阶段化应对。

“内封”

封国既有“外封”,肯定也有内封。

新加坡的“内封”措施,说白了,就是以人民的自律和不便,以及政府循证追查密切接触者,尽可能减少病毒传播(而不是断然制止传播),来换取不封城的自由和生计。

与“外封”一样,内封也是一步步来的。当然,对新加坡的“挤牙膏”,有人支持,有人反对。关于这点,我们另文评论。

将来

将来怎么样,实在很难说。

对新加坡外向度那么高的城市国家,目前的情势是200年来未见,极度挑战我们的认知和感知。未来一年,很多人都会吃草,有些甚至得吃土。大家必须做好吃苦的准备。

运气好的话,明春前后全球缓解,或许可以开始谈复苏;运气不好的话,病毒变异,变本加厉,六七成人口受感染,并非不可思议。

中世纪黑死病夺走欧洲三分之一人命。到了现代,人类在原始病毒面前,仍然脆弱。

无论怎么封,在任何时候仍是欢迎公民和居民回家。

新加坡网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