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CCB◢10多年经验又怎样? 被裁近半年 她找不到工

141天前

受冠病疫情影响,全球进入经济衰退,新加坡正面临建国以来的最大考验。

新加坡贸工部估计,今年全年经济增长萎缩4%至7%。今年首季新加坡居民失业率已高达3.3%,是新加坡10年来的失业率新高。

◤新国CCB◢10多年经验又怎样? 被裁近半年 她找不到工

图:https://pixabay.com

局势动荡,年轻一代的就业前景难逃冲击。世界劳工组织上月27日公布的最新调查显示,自冠病疫情暴发以来,已有超过六分之一的年轻人停止工作,仍在工作的年轻人工时也减少了23%。

受访专家指出,在经济危机发生时,年轻人在就业方面遭受的影响一般比成年人严重得多。本次危机揭露的,恐怕是新加坡年轻一代长期依赖体制获取就业机会的脆弱之处。

原本在一家跨国电信公司担任执行助理的努鲁去年底被裁退,因为冠病疫情缘故,已有将近半年找不到新工作。

联合早报报导,在职场打拼10多年的努鲁(33岁)拥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她在取得银行与金融服务文凭后在银行工作7年,之后转行到电信领域工作5年,负责行政事务,最后一份工作月薪4000多新元(约1万2000令吉)。

不过她当时所在的电信公司进行重组,新加坡办公处的员工,包括努鲁及多名同事和老板在内都被裁退。她之后开始浏览招聘网站,并投出数十份简历,不过回复的公司只有三四家。

“我每个月都会分担家庭开销,失业后这几个月已拿不出钱,幸好家人还有工作,冲击没那么大,不过他们的收入本来就不高,一家人还是得勒紧腰带,能省就省。”

这段期间让努鲁意识到拥有一技之长的重要性。她开始上网自学社交媒体市场营销和平面设计。“时代变了,我们要调整心态,找工作不能那么挑,也要积极学习新技能,才能有更多工作选项。”

努鲁之前转行时,薪金减少1000元,但新工作提供不少出国机会,让她累积不少宝贵经验。“同样的,如果接下来能找到薪水更低但能提供更好职业发展的工作,我不介意从头开始。”

突然失业

2019冠病危机之前,27岁的黄钰惠原本在一家规模不大的数码媒体公司做营销。这是她踏入社会的第二份工作,任职不到八个月,她已经喜欢上这份职业,打算踏踏实实,至少两年不换工。

不料冠病对美食和生活娱乐业等主要客户打击严重,七八成的营销活动得暂停。公司高层4月初宣布,全员减薪三到五成,裁退四人,黄钰惠成为首批被“牺牲”者。

突然失业让黄钰惠非常吃惊,她事后反思说:“我的职责比较不重要吧,公司的核心团队是写手跟内容制作团队,数码营销这块后来由推销员替代。”

从4月中旬至今,黄钰惠发出的营销类工作申请有上百个,多数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同样面临就业难题的,还有一个多月后将从复旦大学汉语言文学系毕业回国的新加坡留学生黄诗颖(23岁)。她2月至今发出六七十份申请,都是营销和媒体类,一样无果。

她说:“一直以来,我对自己的语言能力和中国常识非常有信心,求学的时候,很多人说我们优势很大。找工作的时候我才发现,其实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较广泛的基础知识。市场似乎更需要一些掌握科技、金融等专业知识的人才。”

专家怎么说

研究微观经济学的官委议员、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受访时指出,根据他国经验,经济危机降临时,年轻人的失业率可能是成年人的两到三倍,不过他认为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在新加坡发生。

新加坡政府日前在推出第四个援助配套时宣布总值20亿新元的“新心相连”就业与技能配套,为受经济衰退影响国人提供近10万份就业与培训机会。

特斯拉说:“我们应该不会看到彻底的群体性失业,较有可能的是,大量年轻人会从事非理想型的工作,在专长领域之外寻找收入更低的短期或临时工。不少人也会在此时进入门槛不太高的自雇行业,如教补习、开私召车和卖保险等等。”

在当前的就业形势下,某些学科或热门技能如编程或数据分析固然能让年轻人占有一些竞争优势,但这或许不是谋生之道的全面,善于发现或制造机会才是生存的根本。

青年培育专家和社会企业Thought Collective董事及创办人之一唐屹说:“我个人认为(创造机会)与硬技能无关。我现在认识的几个年轻人完全不掌握任何硬技能,但他们有四五个聘书摆在面前。这是他们花几年建立关系网络的回报。”

“归根结底,大家都是在寻求机会。所以我们必须问的问题是什么因素为人创造机会?硬技能肯定能为人创造机会,但它是创造机会的唯一因素吗,答案显然不是。在危机时,机会大幅削减,此时谁会给你机会?这就回到之前的人际网络问题,你平时有积极参与什么平台或社群吗?遇到麻烦时有没有人会向你伸出援手?”

长远来看,国际层面的地缘政治矛盾有升级的迹象,中美贸易战和全球经济衰退为新加坡的外部环境增加更多变数。唐屹认为,年轻一代应付未来挑战需要企业家精神。

他说:“企业家精神的核心是在没有系统和规则的环境下生存,并主动为自己创造机会。新加坡正面临的困境是没人知道未来的世界秩序会是怎样,世界若走向分裂对我们绝对不是好事。所以我认为我国青年须尽快转变心态,别依靠体制告诉自己该做什么,也别过于活在自己的世界。多关注时事和发现世界趋势,才能防范潜在威胁和发现机会。”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